藏域行走八千里 (西藏阿里大环线)
作者:macro     来源:蚂蜂窝     日期:2013-06-05    点击:40

2012年 后序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也原谅我没有一一回复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托阿里的福这个帖子一直很火,而且一年比一年火。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西藏,关注阿里。这其实是件让人很揪心的事。时不时有朋友从西藏回来带来西藏大发展的消息。屋顶都彩钢了,再也不用担心漏水;南线都已经铺好了油路;电线杆子也都一路铺到亚东;各处观景台的大门也都快完工;如此种种。似乎一部巨大的经济机器开动了起来,疯狂吸金。经济的发展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可伴随而来的是文化、景观、环境和心灵的破坏。不过忧心归忧心,该来的一定会来,无论是喜剧还是恶梦。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年内这帖子会很有周期地变化着。11月后就淡了下来,5月之后又热闹了起来。这一枯一隆就象在昭示着一年一年岁月地更替,仿佛这帖子也有了生命。

对于准备去西藏的朋友特别是想去西藏摄影的朋友我想推荐刘树勇的这篇《你老去西藏干什么》http://www.cphoto.net/luntan/02/57.htm

昨晚看片会上一位去亚东、吉隆、扎日的朋友说他这次旅行的后半程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离西藏。

现在再问我有多想再去西藏,我想西藏并不在我出行的计划表里。因为那些转经人们眼神中的光芒已经暗淡了。

每个准备去西藏的朋友都应该想想为什么去西藏。去西藏不仅仅是赶时髦和猎奇。

 

 

2010年序:写给去阿里寻梦的人。


旅行对我是一场梦境,是梦就总归是要醒的,梦醒了自己也就回到了现实。可这次我有些醒不来。节后第一天坐在公司的电脑前,隐隐地有些头晕乏力,思想飘飘地定不下来。难道这是醉氧的感觉?

这是生平第一次让我觉得分不清是醒着还是梦着。脑子里还残想着昨日和好友们在拉萨的道别,回想一路撒在身后的风尘不由地还是几番唏嘘,似乎和现在的我那么接近又那么遥远。梦着醒不来也好。因为,西藏,我曾在梦中拥抱过。
十年前就和朋友商量着要去西藏。十年来一起做梦的朋友换了一波又一波,但是去西藏的梦想却从来没有减淡过。

没想到今年这一去就去了西藏的西藏,屋脊的屋脊——阿里。

在群山深壑的阻隔中那是一个神秘而又荒蛮的疆域。高耸入云端披着金色霞光的雪峰,高原上撒开的是那一抹抹比天空还要湛蓝的湖水,点缀期间的是牛羊和唱着藏歌的牧民......时而苍茫得象是身处亘古,时而激荡地象是奔流东去的怒涛,时而又能触动久藏心中的那一处许久没敢触碰的柔棉。

阿里,旅行家的家园,探险者的天堂,是我这等摄影人永远的梦想。

于是我们出发了。。。。。。

队员:
MACRO,一舟,毛毛,Shamo,ike,贾哥,贾嫂,舍利,老狼。

阿里景点图片

队员合影 (那根拉哑口5180m)

司机:平措,加措,多吉。

行程:
9月22日 各地飞抵拉萨;
9月23日 拉萨—羊卓雍错—卡若拉冰川—江孜白居寺—日喀则;
9月24日 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定日—绒布寺—珠峰大本营;
9月25日 绒布寺—老定日—希夏邦玛草原—佩估错—萨嘎;
9月26日 萨嘎---仲巴---帕羊—基乌寺;
9月27日 基乌寺—扎不让;
9月28日 扎达-狮泉河;
9月29日 狮泉河休整;
9月30日 狮泉河—亚热乡;
10月1日 亚热乡—措勤;
10月2日 措勤—文布南村;
10月3日 文布南村—尼玛;
10月4日 尼玛—纳木错;
10月5日 纳木错—拉萨。

阿里自助游图片

 

PS:好多朋友问背景音乐是什么歌。

这首是刀妹的《想和你一起飞》。

如果你有机会去走世界,那你是幸福的;如果你有机会带上心爱的她,那你们是最幸福的。

 

9月20日,我从上海飞拉萨。直飞的航班都很贵,为了省钱买了经停昆明的航班。不想这一路起起落落了四次才于21日下午抵达了拉萨。中间经停武汉、昆明、中甸,外加在昆明机场蹲了一晚上。在昆明机场汇合了队友毛毛。一路疲累加上晚上没睡,一到拉萨就有点不适。我们预订了锦江之星(上海大厦),相对有点小贵,大家在苦行之前都想好好休整一下。下午赶在大部队汇合前在酒店里睡了一觉,醒来恢复了不少。 21日晚,毛毛在拉萨的朋友疯子请我们先行抵达的队友们去一家传统的藏餐厅吃藏餐。疯子一脸大胡子皮肤黝黑,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位高原汉子原本竟是江南人士。暴乱前一天,疯子在八廓街开起了一家小铺子,讲起当年拿着刀子和妻子躲在铺子的隔墙里还是唏嘘不已,不想一转眼开了这么多年。那日正当是中秋,大家又聊得投机,于是把酒当歌,居然破了第一天到西藏不喝酒的戒律。吃完饭外面已然下起了大雨。拉萨的雨说来就来,打在石板路上啪啪地响。我在心底祈祷明天起伴随我们一路的可要是好天气啊!

22日一早起床,真庆幸的是天气放晴了。我们去药王山守候布宫第一缕阳光。那日的光线还是欠了些,没能照到布宫的金顶上,要不然照片就更灿烂了。

第一次入藏看到雄伟的布宫难免有些激动。但布宫已只是个象征的空壳了,灵魂的中心还是在大昭寺。日头上来我们就去大昭寺闲逛,拍那些转经磕头的人们。

这里整天都是从各地赶来磕长头的信众。八廓街当然是戒备森严,这没什么不好,至少给我们路过拍照的带来了安全感。大昭寺门前广场上磕短头的信众转经的老妪,脸上刻着岁月沧桑。当然并非所有磕长头的都是虔诚的信众,好多老面孔长期以路人布施为生。在人流的挟裹中,我们加入了朝圣者的队伍中,穿过一副活生生的藏民市井生活图,又仿佛穿过了历史回到了仓央加措的年代。是的,在街角就是那间玛吉阿米吧,现代的男女主人公正在上演当年的故事。

下午我们打车去拉萨西北角的色拉寺,拉萨两座较大的格鲁教寺庙之一。色拉寺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色拉寺的辩经。下午3点在一片灰石头铺地的树荫下喇嘛们席地围坐,时舞时击掌,探讨佛经感悟佛法。明显西方人对此比较感兴趣,游客多为西方面孔。据说现在辩经是表演多过了宗教的本意。

色拉寺辩经的喇嘛 在色拉寺辩经的院落里有好些衣着华丽的藏民在观看,更引我注意的是一些可爱的小孩。这里所有的藏族小孩的鼻子上都抹了一个小黑点,不知何意。我最喜欢西藏小孩,那一对纯真清澈的眼眸。虽然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学会伸手要钱要糖,但这是我们这些商品动物带来的孽。

责任编辑:macro
上一篇:西藏阿里:“世界屋脊”昔日戈壁滩换装变绿洲   下一篇:一个人的 西藏 令我那么迷恋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