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雅鲁藏布大峡谷
作者:西藏中旅     来源:西藏旅游网     日期:2009-03-04    点击:1265

林芝地区米林县派乡以北的雅鲁藏布大峡谷位于著名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南迦巴瓦峰附近,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长达496.3公里,险峻幽深,侵蚀下切达5382米,它的长度超过曾号称世界之最的美国克罗拉多峡谷(长440公里),深度超过了曾号称世界之最的秘鲁科尔多峡谷(深3200米左右)。
雅鲁藏布大峡谷具有从高山冰雪带到低河谷热带季内雨林等九个垂直自然带,是世界山地垂直自然带最齐全、完整的地方,这里汇集了许多生物资源,包括青藏高原已知高等植物种类的2/3,已知哺乳动物的1/2,已知昆虫的4/5,以及中国已知大型真菌的3/5,堪称世界之最。
雅鲁藏布大峡谷怀抱南迦巴瓦峰地区的高山峻岭,冰封雪冻,它劈开青藏高原与印度洋水汽交往的山地屏障,像一条长长的湿舌,向高原内部源源不断输送水汽,使青藏高原东南部由此成为一片绿色世界。
雅鲁藏布大峡谷里最险峻、最核心的地段,是一从白马狗熊往下长约近百公里的河段,峡谷幽深,激流咆哮,至今还无人能够通过,其艰难与危险,堪称“人类最后的秘境”。由于雅鲁藏布大峡谷环境恶劣、灾害频繁,构成人们很难跨越的屏障和鸿沟,其落后与闭塞,使墨脱成了高原上的“孤岛”、远离现代社会的“世外桃源”,至今少有人涉足。
1994年,我国科学家组成一科学考察队,对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进行科学考察,才揭开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神秘面纱的一角。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雅鲁藏布江切开喜马拉雅山脉,围绕南迦巴瓦雪峰作了那个神奇的 大拐弯后,就流进了藏东南那个最具诱惑力的墨脱县。大峡谷最惊心动 魄的地段,就在墨脱县境内。

  墨脱是藏语花朵的意思。

  历史上传说墨脱这地方粮食堆积如山,取之不尽;肉食各取所需,用之不竭;虎骨、麝香、雪莲、灵芝俯拾即是,山珍野味、香甜果品应 有尽有……所以这里就成了朝佛圣地,多少虔诚的佛教信徒不远千里、舍生忘死来到这里。到墨脱转山朝圣的事虽然成了历史,但当时佛教信 徒们确实以到过墨脱为荣。

  有人说墨脱绝对是一个犹如埃及金字塔、大西洋百慕大三角区、西亚裂谷中的死海一样神奇的地方。这个雪域中的“江南”,那环境气候 的险恶怪异和野兽、蟒蛇、蚂蟥、蚊虫的危害是骇人听闻的。然而,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那闭塞的交通。

  墨脱县是全国惟一没有公路因而也不通汽车的县。它不与任何一个县市地区通车,更不与任何一个乡镇村寨通车,它几乎成了与世隔绝的 孤岛。正如想象的那样,墨脱县城高踞于山包之上。周围是大大小小的高山谷地,散居着门巴族和珞巴族农牧民。县委、县政府等县级机关设在山顶最高处,县委、县政府、人大、政协等各类机关,都集中在两三栋平房里办公。我粗略浏览一下,就见到工青妇挤在一间办公室,公检法也是合署办公,至于工商、财税、工、农、牧业以及文教卫生等局,更是一人兼多职,一间办公室几家合用。

  县城的规模、容量、面积和人口,实在顶不上内地一个乡镇所在地 。可以说这是全国最小的一个县城,一个十足的袖珍县城,一个没有街 道、没有交通警的县城。

  墨脱县全境的公路等于零。然而我们在县城坡下竟奇迹般地发现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这是一辆“死车”,长期的风吹日晒雨淋,使卡车 的铁皮生锈,木板腐烂,车厢里长满了青苔绿藻。

  墨脱没有路,那么车是怎么进来的呢?原来,墨脱县有过几次与邻县的公路已经修通的说法,试行的大卡车推拉抬撬,总算开动了。新华 社的电讯稿已经发出,举行通车庆典的请柬也送到各单位领导手中。不幸的是,突然而至的雪崩、泥石流,在一瞬间又把刚刚诞生的公路冲毁 砸断。

  最后,这辆被强拉硬拽弄到墨脱的大卡车就有来无回,成了一个将来的希望、历史的陈迹,一个轰轰烈烈的壮举,一个具有哑剧效果的幽 默…… 细线游丝绝壁路从背崩乡、墨脱乡经达木乡往邦兴乡走,越走脚下的路越高。峡谷两岸的高峰与谷底的相对高度差五六千米。背崩乡的海拔高度仅有六百米,它靠近雅鲁藏布江畔,江面宽阔,水流平缓;而到南迦巴瓦一带,海拔高度就猛增到七千米以上。雅鲁藏布江被挤在一个夹缝中,江面越来越窄小,落差加大,水流湍急。两边的山崖在不断增高,江水却在连续下降,流速越来越快,迂回曲折,汹涌澎湃,犹如利剑巨斧,把群山从中间劈开,飞流直下,势不可当。

  此刻,我们正行进在大峡谷幽深险峻的山道上。两岸群山对峙,直插云天。山道紧靠石壁,如一条游丝细线,浅浅地绕在山崖石壁上。忽 然,这条细线断了。向前无路,向下是直上直下的绝壁。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进退维谷,什么是畏途,什么是绝路。人们前后拉开距离停了下来,向导也不敢往前走了。我们向前向后大声交谈,商量对策。拿出长镜头照相机,发现前面断线的地方虽然是直上直下,岩石贴壁,但造化偏偏在这里巧夺天工,让几株杉树从石缝里长出来。有先行者在两枝孤零零悬于半空的树干上搭了一些树枝,有人已从这上面走过去了。

  我们也将从这里走过。此行的危险性人人心里明白,两棵树干之间铺上树枝,是虚浮不踏 实的。如果失足踏空,坠入大峡谷中,那必将是粉身碎骨。此刻的心情主要不是恐惧,而是急躁,想回家因而也愿冒险。况且 有树枝障目,看不见有几十层大楼高的万丈深渊,在心理上也能得到一 些宽慰。

  当我走上这悬空铺设的树枝时,心情忽然平静下来。天下最危险的事情,无非是一死。脚下是空空的、虚虚的、软软的,一步一闪,一步一颠,一步心一跳,那几十秒钟就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又不敢快走,更不敢跑,那难挨的时光啊!

  终于走过来了。我们总算安全地越过了又一道鬼门关。 峡谷瀑布之谜面对峡谷的林木花草、珍禽异兽、江河瀑布、云雾雨雪,那包罗万 象的种种背景,不由使我想起“虚怀若谷”这句成语,并深切理解了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太阳刚刚偏西,就听到天际传来一阵阵雷鸣般的轰响。不好,变天了,如果下起雨来,前面的路就更不好走了。不料举目看去,云雾消散 ,峡谷和天空都露出了灿烂的容颜:春日艳丽,峡谷璀璨。原来那轰隆隆的声音,是江中瀑布发出来的。

  大峡谷中,我们沿途见到许多大大小小的瀑布,有妩媚秀丽、含蓄深沉、轻轻下落的,也有气势磅礴、撼天动地如巨龙飞落似的,还有雪 沫激扬、珠玉飞溅如银河倒悬于半空的。更有的瀑布分层分段有序降落,飞泻于千仞绝壁,穿过云雾,越过林海,撞击巨岩,陡然跌进谷底深 渊,发出震撼空谷的巨响。

  而眼前的瀑布则不同,它是因江面跌落、江水猛泻形成的。这种瀑布在江中飞落,扬起一片雪帐,激起万点花朵,发出狂风吼叫、猛兽咆 哮般的声音,现了两条大瀑布。在雅江主干上生成大瀑布已是稀罕之事,而飞落的瀑布在阳光照耀下还升起美丽的彩虹,于是贝利瓦特就把它们命名为虹霞瀑布。

  我们从雅鲁藏布江的中游到下游,并追溯到大峡谷顶端,都没有发现虹霞瀑布。没有发现不等于不曾存在。当地老乡说过去确曾看到过, 那是一九五○年以前的事情了。自从那次发生大地震之后,虹霞瀑布便悄然消失了。

  那么,是地震震落了瀑布虹霞?一九五○年八月十五日的特大地震,当时被外界称为察隅大地震, 实际上那场大地震的震中在墨脱境内。震级被确定为八点五级,是中国大陆本世纪以来最大的地震。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只有七点三级。

  地震释放的巨大能量,把大峡谷几千米高的山峰上的巨石崩落下来,砸入湍急呼啸的雅鲁藏布江。希让村以南的更巴拉山竟轰然倒塌,千 米见方的山体填入江中,大坝突兀筑成,使江水倒流,浊浪滔天。随之回水又摧毁了山体堆成的巨坝,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下游扑卷而下,无数 村庄良田被狂涛毁坏,下游霎时成为一片汪洋。更为惊奇的是,南迦巴瓦峰一处冰川抖落,顷刻断为六截,从数千米高处跌入江中,使雅鲁藏 布江因堵塞而一度断流。至今,那条冰川一段的末端,还悬挂在江边附近高高的山体上。

  喜马拉雅古老造山裂变的余波,活生生的现代地壳构造运动,使大峡谷山河面貌为之改观,何况消失两条瀑布这区区变化呢? 峡谷真容 地球画屏从邦兴出发去大峡谷的顶端——加热莎乡,可谓通往绝境的鬼门关之路了。这里处处是畏途,步步如踩雷。但是,这里的风光之美却是举世无双。

  一幅地球上最巨大的画屏,从喜马拉雅山体七千七百八十二米海拔高度的南迦巴瓦峰抖开,一直垂挂到只有七百米左右海拔高度的雅鲁藏 布江大峡谷底部。特殊的地球地段、气候特征和自然条件,直接排定了森林植物的垂直分布格局,在喜马拉雅山南坡形成完整典型的垂直带谱 。特别是南迦巴瓦峰南坡,就成为我国具有最完整、最典型的山地垂直植被带谱的惟一山地。

  在这世所罕见的生态系统中,发育繁衍着复杂丰富的植被类型和动植物区系,因而被生物学家称为“植被类型的天然博物馆”、“山地生 物资源的基因库”。同时,它也是地球的一个伟大杰作,世界上最大的巨幅画屏。

  以南迦巴瓦峰为主的喜马拉雅山南坡,从海拔七千多米高的冰峰雪岭,到海拔高度只有几百米的密林峡谷,自上而下出现极大反差,我们 可以看到自然造化的种种神妙景观。

  在海拔一千一百米以下的河谷地区,是低山热带雨林带,树种组成复杂,它们依次是常绿雨林和半常绿雨帧R恢曛旮叽蟮氖鞲擅懿甲判? 多附生植物,那宽大的板根从树根基部向外延伸,像一道挡风的壁围,老茎古花,果实累累,不时还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粗大竹林拔地而起,傲 然挺立于丛林之中。

  第二层是海拔一千一百米至二千四百米之间的山地亚热带常绿、阔叶混交林带。这里遍布着刺栲、薄片稠、墨脱青冈等壳斗科植物,还有 香樟、楠木、木荷、木莲、含笑等珍奇林木。至于香蕉、菠萝、柠檬、柑橘等果类,在这里更是应有尽有,比比皆是。

  第三层是在海拔二千四百米到四千米之间,属于山地暖温带和寒温带针叶林带。最突出的是高达八十米、直径二米至三米的云南铁杉,以 及墨脱冷杉、苍山青松,那坚硬的木质、直插云天的雄姿令人难忘。

  第四层在海拔四千米以上,进入了寒带灌丛草和草甸带。山坡上杜鹃、报春、点地梅、驴蹄草、银莲花等竞开怒放,争奇斗妍;黄、红、 粉、绿、白五彩纷呈,宛如一座百花盛开的山顶花园。这里的花草生机盎然,又略带些旷野仙山的神话色彩。

  到了五千米以上的海拔高度,便是永久性的冰雪带了。冰峰雪岭银妆素裹,怪石嶙峋裸露其间,仿佛是远古先民的遗存、洪荒时代的弃物 。

  这垂直的地球画屏,高扬在世界屋脊,垂落在世界第一大峡谷的谷底,是造化的神工鬼斧所为,还是大自然的生花妙笔所描绘?更可称奇的是,因为大峡谷是一条印度洋暖湿水汽的大通道,所以 就出现了南北植物大交移的奇特地理分布现象,喜马拉雅山北坡的植物 在南坡气候下落地生根,南坡的植物也赫然出现在喜马拉雅山的北坡。这种特异现象,在国内外其它地方是罕见的。我们就在这样林木隆盛、 鲜花怒放的仙山秘境中行进着。

  这里是地球最大的一幅垂直立体画屏!  

  这里是人类最鲜活的一个多维彩色时空!置身其中,就阅尽了大自然的一切景色。

责任编辑:西藏中旅
上一篇:西藏民主改革50年:世界屋脊上的鱼水深情   下一篇:西藏百科全书《藏地密码》有望成为好莱坞史上最贵探险大片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