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的西藏旅游
作者:Tibet Tourism     来源:西藏旅游网     日期:2008-03-05    点击:1719
    西藏,早就是我向往的地方,可是在这个烦杂的城市谁又能那么轻易地为一个梦放弃眼前的一切呢?女孩平是决心最大的,她把薪水不错的工作辞了,一心就想到逃离到那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最终我在麦当劳里一张塑料板凳上吃雪糕的时候,也痛下决心,走吧!向那片神圣的净土进发,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从美国回来的林,带上他身上所有的积蓄,还有几张透支的信用卡,背上他巨大的行囊,和我们一起上路。

于是,有了这一场醒着的美丽的梦,透明的蓝色的梦,象韩红歌里唱的那样。我惊喜地发现,一个大美的地方,一趟难忘的旅程,真的是人生一次盛宴,一笔收藏于心灵的财富。

炫目的阳光舞台
天气:晴


格尔木市到了。刚走出车站便被一群人围住:“要车吗,直达拉萨,逢景必停!”“拉萨拉萨!”第一次听见那座教人神往的城市在这么多人口里说出,激昂的情绪就油然而生,好像那一切已近在咫尺了。

住在一家干净的宾馆,我们三个人住一间,很便宜又有热水和独立卫生间,只要80元。我们可以在这里渡过一个几天来最舒适的下午了。

最让我热爱的,是这里奢侈的阳光。走在市中心的大道上,干燥的阳光扑面而来,整个人都像要化掉了,连身后的影子,也显得特别自在和慵懒。各种食肆的招牌目不暇接,羊肉汤和馅饼的香味四处飘溢。林没有胃口,只吃了个饼子,我和平也只要了碗凉面,没吃完就草草收场。回房间狠狠地把几天的脏衣服洗掉,然后把它们挂在天台的铁丝上。通过长长的走廊和一个小门,再穿过停车场,攀上两个自建的木梯子,就到了天台。

天台是一个炫目的阳光舞台。在横七竖八的铁丝上已挂了很多白被单,雪白的颜色在阳光底下泛着耀眼的亮,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衣服就那么随意地摊平晾挂着,它们在风和阳光里肆意张扬,我们的疲惫连同衣服上的水珠一同在这样的阳光下倾刻间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愉快的来自太阳的香味。

哪儿也没去,有这猛烈的光的照耀,一切都已是最美的。我干脆就靠在天台的栏杆边晒太阳,看着停车场里的越野车出出进进,要上路的人和到达目的地的人忙忙碌碌地交叠,他们的脸都被晒得开了花一样。看门的老工人和路过的阿姨搭上了腔,他们的目光停留在阿姨手里挽着的菜篮子上,也许在讨论这段时间的菜价?无忧无虑的大男孩骑一辆赛车倏地从他们中间晃过去了,留下一个响亮的口哨声。低头专心走路的姑娘偶然抬起了头,我看见她圆圆的脸红艳艳的,清澈的眼睛略带娇羞的神色。

一个悠闲的明媚的下午就这么飞快地消磨掉,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什么样也不想,那是甜蜜的空白。有一刹那忘了自己来自遥远的南方。在这里的人们按他们的规律简单地生活着,以他们的方式自在地快乐着,如果我在这里生活,想必也一定不错呢。

阳光在傍晚变成通红,晚霞登场了,暖烘烘的感觉消退了。把干爽的衣服收回,女孩平困倦难当倒在松软的床上,我和林出去买些吃的。街上人很少,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走到一家卖小炒的小店,坐下来等着把菜打包。林说起很多他在国外的事,他总是很恬静的样子,说话慢悠悠的。回去后大家都没什么胃口,于是便早早睡了,想到明天将要踏上艰苦的旅程,我激动得一夜没睡好。

漫漫青藏路
天气:大风,雨加雪


今天我们真正上路,上那条著名的路。天还没亮就爬起来,本约了5点在宾馆等我们的车没有到。林只好跑出去找车,我和女孩平则不停地打电话找人。一直等到8点多,那人总算出现了。

开始得很不顺利。9点时那人虽叫来了车,但却在一个停车场里逗留了一上午,也就是傻乎乎地等了3个多小时。原来他们是一个汽车公司的,要送新车到拉萨去卖,所以几辆车必须一起上,而我们是最早租车的,只好干等着。有几个北京的一早也来了,但其中一个女的患了感冒,非要打完吊针上路。结果等我们望穿秋水盼她打完针回来,司机又不敢载她,说这样的身体会出人命,紧接着举了好几个得感冒肺气肿在路上丢了命的事,好像很可怕的样子。

好不容易劝这帮人留下,1点多我们总算出发了。前面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当时真有点忐忑不安。另外有5个从湛江来的和我们同路,唯一的男性也是领队是一个医生,看上去三四十岁吧,好像知道的很多,于是我们成了8个人的一队。

两辆白色簇新的北京战旗雄纠纠气昂昂地驶在青藏公路上。

天阴沉了,云层也越来越厚,到昆仑山的时候,碰上了雨加雪,气温骤降。在公路边一个小馆里吃羊肉面,店主长得很帅,也很热情,说高原的天气时晴时雨,有时一天里就让你经历一个四季。林穿得很单薄,还跑到风雪里拍照,我们要他穿上羽绒衣,可他好像一点也不怕冷。昆仑山口更是冷风呼啸,在海拔4767米的纪念碑旁,挂满了褪色的经幡,让人感觉很悲壮。不冻泉的水,已是刺骨的冰凉。

经过雨雪的洗礼,公路变得湿漉漉的,空气也越发稀薄和寒冷。司机好像很心急,一路紧赶慢赶。由于路况不好车速又很快,整个车像跑马一样晃荡得不行,我们几次被抛得头撞在车顶上,颠得脖子都快断了。只好硬撑着不让自己入睡,把注意力移向美丽风景相伴的窗外。天渐渐暗下来,景致不断变幻,也越来越荒凉。

停下来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因为疲劳没有胃口。还没到燕子坪,林就下车吐了,可能是车颠得太厉害。小饭馆里有一个在西藏求学的小伙子,他边吃着面饼边对我们说:“兵站里曾经流行一句话,过了五道粱,没法见爹娘。”说是燕子坪过后海拔会急剧升高,许多人到了这里都会非常难受,生病的还有可能挺不过去,让我们有心理准备,听得我心里发怵。幸好当时我还没有太多的不适,只是觉得疲惫,骨头跟散了架似的。而林则变得十分虚弱,什么也不吃,只喝了几口水。

天黑前我们顺利驶过了二道口和五道梁,因为只是很短暂的停留,我们不但没事还很兴奋,平非要在五道梁兵站前拍照,为了见证激昂悲壮的情绪。这一刻大家暂时忘记了疲劳,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夜幕降临,我们继续飞奔在莽莽苍原上。星星高挂在天边,没有月亮,风声很刺耳。我蜷缩在车里,已经开始昏沉沉了,只觉得好想睡去,但整个脑子里乱哄哄的,怎么也睡不着。凌晨时分,车忽然停下来。有人激动地喊:唐古拉山——!我强打精神下了车,一阵阵蚀骨的寒风吹得我直往后退,那声音像在怒吼。一抬头吓了一跳,满眼的经幡旗神秘地在黑暗里狂舞,朦胧中还看见一个巨大的塑像,顶天立地地站在那儿,天神一样。我想走动,脚却不听使唤,高高低低地像走在棉花上。气接不上来,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嗓子又干又哑。另外那几个女的,硬是相互搀扶着到纪念碑前拍照,闪光灯像幽灵般,照亮了更多塑像,它们隐藏在无底的黑暗里,被一阵阵阴风包裹着。到处很静,但呼啸的风声扰得我思绪不宁,这是神的力量吗?冥冥中有一种畏惧。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在我的想像里,唐古拉山口是壮烈的,阳刚的,催人向上的啊。也许是太累的缘故吧,现在想起来那一切像一个神秘幻觉。

很快司机要开车了,毕竟是海拔5700米的高度,人类生命的禁区,停留久了会有危险。我糊里糊涂地经过了这里,像梦一样经过。
车到安多的时候已是凌晨3点,司机累得不行,直喊“受不了啦”。于是他把我们放在一个很小的旅舍。这个旅舍非常简陋,只有男女两个房,里面各一张大炕。我们6个女的挤在一张5人土炕上,甚至没有灯。因为太累,我连炕的样子都没看清就躺了上去,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这时候要是有人问我是谁,我大概也不知道了。

藏北重镇的吊瓶
天气:晴

清晨醒来,头就疼得厉害。女孩平一起来就吐,尤其是林,反应更严重,连喝水也吐。幸好同行的甘医生给他打了一针止吐的针。他看上去非常虚弱,昨天买的氧气袋不知怎的在昨晚的混乱中漏气快漏光了,他只好抱着袋子蜷缩在前面的位子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好让人心疼。这一路上我们三个人互相照应着,他那么照顾我们,怎么忍心看见他这么辛苦的样子。

车上,林对司机说:“到了那曲让我打一支葡萄糖针吧。”近乎是哀求的声音,虚弱无力地。觉得他很无助,很孤单。一时无语。大家都在承受身体的挑战。这个上午好漫长,林整个好像埋在座位里,一直闭着眼睛,从后面只能看见他耷拉的脑袋。不会有事的,我不停地想。

终于在中午到达那曲。那曲是藏北重镇,看上去很热闹。车淌过泥泞的路,停在最繁忙的一条街上。两边是矮矮的商店和食肆。围绕着这里的不是高楼,而是数不尽的大朵的云和望不到边的蔚蓝色天空。尘土飞扬中牧民赶着马车穿梭来往,耀眼的阳光喧染着一片热闹的马铃声。

找到路边一个小小的卫生所,把林放在那儿的床上。个子瘦小的医生似乎对这样的病人司空见惯了,很有信心地给他吊了一针氯化钠。我和平一点胃口也没有,只喝了几口羊肉汤。回头看林时,叫上甘医生和阿娟,他们建议再给吊一瓶营养药。林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大凡男孩病着的时候,就会安静下来,然后很让人怜惜的样子,等待着别人的照顾。虽然只是朋友,但我的心软软的。

走时把吊瓶也带上,阿娟帮忙把瓶子在车上固定好。一路颠簸,吊瓶总不停地晃荡,阿娟一直没敢休息,很认真地看护着。虽然在昨天以前我们还是陌路人,可今天坐在了同一辆车里,我被她的善良感动。

这个下午就这么悲壮地在车里度过。傍晚,车到了当雄,意味着艰辛的路程已经过去,离拉萨也只有三小时的车程了。两个司机都不愿进纳木错,说是天晚了路太险不敢走。于是我们只好决定先到拉萨再做打算。现在,和他们几个成为一队了,最年长的甘医生自然还是领队,因为他考虑问题比我们周全,而且多年前曾经来过。

吃饭时林的气色好多了,也吃了不少东西。我的头疼也消失了。看来海拔的高低对身体影响真的很大,想着很快就要到拉萨了,大家都轻松起来,回想起在安多的一夜,我们几个都呼了一口气。“本来没想到真的这么辛苦的!”一路反应挺大的湛江女孩说。

晚上十点,我们顺利进入拉萨市区。冰冷的雨一直不停地下,这著名的高原城市,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就用这种方式迎接我们。看着被雨珠爬满的车窗外若隐若现的灯光,我的心潮澎湃着,激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可是一打听,市中心到处都住满了人,全是为明天的雪顿节而来。我们只好住进偏远一些的金珠招待所。不管怎么说,来了就是一件快乐的事。不是吗,这儿是拉萨,多少人向往的地方!

悲情圣湖
天气:晴转阴,大风


决定推迟三天才回去,和他们一道去林芝多玩几天。可是林好像不太喜欢,他说不想总在车上颠簸,宁愿一个人静静地在一个地方呆着,这样才能更好地领略那里的美。头天晚上他就收拾好行李,说是要在纳木错过一夜,自己独自在那儿露营。在荒凉恶劣的自然环境里一个人过夜,无疑是件很危险的事,我们大家都劝他,可他说决定了,一副很执着的样子,真的是个倔性子。

今天是此程中最伤感的一天,不知为什么,一早醒来就被淡淡的愁绪笼罩着。去纳木错的路全是乱石和泥泞,车颠得厉害极了。可恶的是两辆越野车里有一辆大概是年老失修,在半路彻底坏掉了,只能等人来修,于是耽搁了很长时间。中午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我心中的圣湖。

一切的疲累都忘却了。下车时头很疼,我只知道不顾一切地朝湖边大步走去。那种美是震撼人心的,我仿佛看见一个圣人,她那么凄婉而又气定神闲地静躺在那儿,就像在等待我投入她宽阔的怀抱。淡淡的愁绪因为这无以言喻的美不休止地膨胀,百感交集的泪,就这么一路喷涌出来。最后,我站立在湖边软绵绵的稀松的草地上,失声而哭,巨大的哀伤,不知从何袭来!

面对一泓无边无际,消失在灰蓝色天与云之间的湖水,望着迷朦不清地隐现在水雾中的念青唐古拉雪山,想起在梦中在脑海里不止一次出现的这一幕,除了眼泪,已没有什么可以抒发此时的心情。飞扬在湖上空变幻的云,从灿烂到阴暗,从薄雾到深沉,那么神秘莫测,这样一种让人落泪的凄迷,渗透着忽明忽暗的情绪,像奇斯洛夫斯基电影里明艳而忧郁的女主角,眼神中暗涌的是孤傲,柔情和叛逆。相信这绝色的风景,在我这一生中不会再有,不会再有。

我不停地按动手中的快门,鬼使神差似的,一连好几张,含着眼泪。当寒风渐起把泪风干的时候,我在纸上写下“我爱你,纳木错。2001年8月20日,下午14:55分于寒风中”,然后埋在湖边松散的花草下面。

一群非常可爱的羊向着我跑过来,咩咩地叫着,有的脖子上还画了红色的记号,这高原的精灵。我兴奋起来,忙乱地跟着它们拍,直到把相机里剩下的胶卷全用完。找到了在湖另一边的林,他给我拍了照。没有人了解我复杂的心情,也许,连我自己也不太了解吧。

不久就真的起风了,刺骨地寒冷。天色无端暗下来,湖面变成一片一片光斑,那百变的云更是无常,颜色也越来越浓厚。在圣湖最后的阳光里,我恋恋不舍地又拍了几张照,司机着急地催我们离开,说是很快会有暴风雨。这一走也就是说要和林以及这风光如画的湖告别了。

当林转身背着他巨大的行囊走向湖边的沼泽地时,我喊住了他,递过去一块巧克力。他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不再回头,好悲壮的样子。我们呆站在那里,注视着他远去,那一刹那间天忽然很蓝,云很高,他的身影很小。

回来的一路,都被巨大的悲哀笼罩,很多种伤感的情绪,那云,那离愁,那绝然的背影,那美得让人痛哭的地方……我一直止不住泪水流下来,只好拿帽子遮挡。车上一下挤进来4个人,嘈杂极了,没有人留意我这副样子。我的牵挂全留在那蓝得教人心碎的湖边了,那些迷人的羊群,从身边顽皮地溜过,回头时,它们已倾刻化为白色的小点,成为一个记忆的瞬间。

我为我无法留住的一切,落泪。

迷人的旅舍
天气:晴,夜有雨

离开纳木错那一夜,真的象恶梦一样。当车子历尽艰辛冒着倾盆大雨来到羊八井时,碰上这里修路,当兵的不放行。司机们都很怕当兵的,除了一些有特种牌或有关系的车以外,其它车一律被卡在那里。于是一路上无数的车辆就这样眼巴巴地停在路边,一停就是一个通宵!迷糊中我打着伞到车下方便,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只听见路边一条湍急的大河哗哗地流淌,天上闪烁着无数亮晶晶的星星,很美,却已无暇顾及。坐在车里时间非常难熬,睡了醒,醒了睡,总算看见天蒙蒙亮起来,前面的车也开始缓慢蠕动。其实从这里回到拉萨市,只是40分钟车程,而我们花了整整12个小时。

上午没有休息,吃完午饭,他们建议换一家旅馆,于是我们从金珠搬到了北京中路有名的吉日。那儿住的全是远道而来的旅者,气氛和感觉很亲切,空气里散发着一种整装待发的气息,让人无端又多了一身的激情。年轻的背包族大多住在四人的通间里,房门总是打开,随时迎接志同道合者的到来,回廊里摆放着长木凳,晒太阳的金发女孩,或戴鸭舌帽的大男孩,就懒懒地坐在那儿看书,或者什么都不干,躺下睡一个好觉。

进大院的过道里,风把贴满整个黑板的纸片吹得沙沙响,象来自冥冥的呼唤声,这声音给人带来勇气和振奋,让你深深感到自己并不孤独。

纸片上写的全是征集旅伴的消息,有到珠峰大本营的,到林芝的,到阿里的,甚至还有去尼泊尔的,有的还打印着照片。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肤色,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都有着同样的愿望和友好的笑容。中间一个不起眼处,我看见一则寻人启事,是一个男孩寻找他在日喀则一带失踪的朋友,还翻译成英语和日文。“我们想念你。”这简单而深情的一句,刺激着我的神经。他被找到了吗?他在哪儿?我站在这穿堂的风里,呆呆地,为一个陌生人。

住进了吉日最贵的南楼双人房,因为带洗手间。房间非常漂亮,墙壁到处手绘着一簇簇五颜六色的花纹图案,连天花板上也有,就像一个巨大的帐篷。我的床就在窗边,拉开金色的薄帘子,就能看见远处蓝天白云和青山。近处有一条小路,两边全是屋顶和院落,藏式的窗台上面,都摆放了盛放的鲜花,在灿烂的阳光下,那颜色惊艳得让人心跳。房间里的柜子和镜子,也同样画了细致的花纹,传统藏族人家的款式,朴实温暖。雪白的床单和被褥,对于我这么懒的人来说,真是一种无价的享受。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过夜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果然,睡着松软的枕头,倾听窗外沥沥的雨声和远处的狗吠,好美。

第二天一早醒来,忽然一个穿藏服的女人站在床前,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南楼的服务员,她敲门见我们没应,就直接开门换开水瓶了。到了晚上,她还会把装在布袋子里的脏衣服收走,然后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她像猫一样在长长的二楼走廊里走来走去,头发长及腰际,编着很多条麻花辫子,眼神是那样虔诚,口里不断地念叨着什么,是我听不懂的藏语。于是我对她笑了,她回给我一个含糊的笑容,然后就默默走开,微微蜷缩着她瘦弱的身子,勤恳地干她手中的活。不知怎的,她好像总有满怀的心事。

让人高兴的是,林出现在下午的阳光里。他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状态好极了,穿着白色T恤和摄影背心,皮肤晒得红红的。他说那天在纳木错遭遇暴风雨,他的帐篷全湿透了,羽绒衣,睡袋,相机,鞋全是湿的,而他则一个人泡在深几厘米的水里过了一夜,当时的境况可想而知。那场雨下了一宿,直到第二天9点,他不得不离开。背着重重的行装,一个人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很巧地遇上一辆丰田车,正好也是回拉萨的。林盛赞那位好心的司机,还和车上的人成了朋友。更巧的是,他回来后就住进了吉日,而且就在甘医生的旁边!看见他很开心,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朋友似的,心头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

那一段插曲对林来说,一定会是一个难忘的故事,个中的体会,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绿海中绚丽的彩虹
天气:雾,晴,雨

昨天一大早就被人喊醒,他们马不停蹄地又要出发了。有时真不想和他们搅和在一起,也许碰见他们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行军式的旅行并不太适合我这种人散慢的性格,我会宁愿自己静静地在这座美丽的城市里呆几天,逛逛漂亮的寺庙,把难忘的一切深深印记在眼睛里,让纯净的蓝天映照在心上。

坐了一整天的车,好痛苦。傍晚来到八一镇,因为是广东援藏的重镇,所以给人很腐朽的感觉,路和房子都建得很广式。就在我们住的旅馆下面,卡拉ok的歌声响了一夜。旅馆却连自来水都没有,我们连牙也没刷就睡了。

不过庆幸的是今天的风景给我带来了惊喜。迎着早晨6点清寒的风,我们沿山路爬上去,一路上雾色苍茫,云山雾罩。朦胧中看见松柏树直挺挺地立在山间,沿途还有白亮亮的山泉倾泻而下。黄色,紫色,白色等各式各样的小野花,漫山遍野地开着,晨露把它们点染得湿漉漉的,一切都很润泽,很鲜活,使原来干燥的空气也变得舒畅起来,一不留神,还以为到了九寨沟呢。西藏的神奇,就在于无论你走向东西南北哪个方向,都会看见截然不同的好景致。

牛羊成群地出现在云雾缭绕的山坡上。笨笨的牦牛安静地站在一边,一副沉思默想的样子,像神秘的哲人;羊的品种则变化多端,每上升一段路,就会出现不一样的毛色,有的像少女,有的像贵妇。它们都那么毛茸茸,胖乎乎的,可爱极了,又那么自在,真让人羡慕。也许在来世,做这么一只自由地在大山里转悠的牛羊,随便在哪个山脚躺下,随便在哪个坡上吃吃草,徜徉在青山绿水间,写意地生活着。
迎着雾蒙蒙的湿气,困意全消。在一出泊泊的山泉边拍照,同行的湛江人说这里好像广东的鼎湖。也是的,这么灵气的山水,这么广袤的绿海,怎会想到是在西部!还有人在小河边洗衣,马摇晃着尾巴在浅草的沼泽边饮水,五彩的灌木林散布在流沙中间。难怪有人说林芝是西藏的江南。来到这里,连嘴唇的干裂也完全消失了。

下山的时候经过一个叫泽布的小村庄,真像世外桃源。草树丛中星星点点着几处粗糙的木房子,旁边有成片的黄色野菊花,还有红彤彤的草和到处流淌着的清甜的甘泉。假如能隐居在这样的风景里,一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大自然,真的令我着迷!

车子一路飞驰在蜿蜒的山路上,沿途的美景数不胜数,让我们把疲惫抛诸脑后。藏族的司机大叔像个铁人,一直保持同一姿势开车连续4、5个小时不停,而且可以不吃不喝。我们都很佩服他,他是一个特别和蔼的人,饱经风霜的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容。虽然他不爱说话,但我们都很喜欢他。

最难忘的就是黄昏了。下午5点多,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天边的云开始浓厚。不出半小时雨就停下来,光线变得好美,是那种日落时温暖柔和的感觉。我和女孩平下车,走到青山下小河边拍照,一转头看见了彩虹,很安静地挂在那儿,优雅而浪漫。那是雨过天晴的刹那,空气中还弥漫着湿润的水雾。开始还只是一个半角,后来变成一个完整的拱形,更壮观的是,很快在它上面又出现了一条,它们在晚霞的绚丽中交相辉映,七种颜色看得真真切切,美得无以伦比。我们都禁不住欢腾雀跃。

那无名的小河也很美,被天空映照成闪眼的蓝色,透明凝固,像宝石一样,配以两岸灿烂和鲜艳的草丛。公路两旁整齐地长着灌木,银色的枝条和四周景致一起,交错着冬与夏的色泽,很神奇。

晚霞中的拉萨河,宁静地晃动金光,耀眼的亮有时让我睁不开眼睛。一路的牛羊成群地穿过马路,仿佛与我们同行,和川流不息的车一起被照耀在同一片金光下,那种祥和的气氛,真的有家乡的感觉,让心暖暖的。忽然间我想,这就是这片土地这么令人神往的原因之一吧?

走在圣城看风景
天气:晴,偶尔有雨

在拉萨呆两天了,很舒服,很悠闲,也很快乐。这里时差比我们那儿晚两小时,人们都在9点半才开始上班,日光虽强烈,但要到9、10点以后才出来,温差颇大。

阳光下的拉萨,风高云阔,天蓝气爽。人们都很开心地在大街上前行,带着散淡的神情。手里晃动经轮的喇嘛,脸庞被长袍映得通红,绽开和太阳一样的笑容。

日光城里的一切,到处被照耀得一尘不染的样子,光亮亮地,闪着眼。于是很快,皮肤就健康得像当地人一样,也从不像在城市里那样要化了妆才可出门——这段日子我过得非常自然,很本我,是什么样就什么样,走在街头,和灿烂的光融为一体,明媚而没有一点拘束,放松之极。

人力车到处都是,在北京中路上招摇而过,价钱偏宜。骑车的人吹着口哨,黄铜色的马铃叮当摇摆着,一路童话一般驶过路边的温州小店。温州小店很小,但每天早晨都有我的至爱早餐——油条茶蛋和稀饭。恩爱小夫妻和气的迎来,那样子像看见从外乡归来的家人,捧一碗热腾腾的白米稀饭,操着软软的温州语调说:“要不要来点儿咸菜?”

经过装点辉煌的亚旅舍,不远处就是开夜市的青年路了。青年路里那家小小咖啡店的露台,鲜艳的波斯菊肆意地开着,红黄相间的布帘子外,是藏味十足的小房子,颜色好看的墙,成为我们的背景。吃飘散淡淡酥油味的雪糕,和对面天台上的那只晒太阳的小狗一样,摊开身,享受稀薄但轻盈的空气。

大昭寺广场是可以消磨整个下午的好地方。八角街里的人们出出进进,穿什么衣服的人都有,而且手里都拿着他们喜欢的东西。广场斜对的刚吉餐厅有着更宽的露台,干净,安静。要一壶奶茶,用俗艳的暖水瓶装着,奶香四溢,夹杂一点亲切的羊骚味。

三个人坐下来,可以安安静静地凝视眼下这美丽的广场了。看见一个盛装的女子,如一弘天水般的自在和坦然。她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衣,打出长长的衣袖,外面再是一件天蓝的长袍,腰间搭的也是蓝白相间的挂裙,闪眼的银首饰和绿松石点缀在脖子和手腕上,和灿烂的笑容一起盛放在明媚的阳光下。她的脸上丝毫未施粉黛,却给我浓郁的感觉,不知是因为她红彤彤的双颊,还是因为弥漫了她整个身体的熠熠生光的蓝色。我问身旁的人,藏族女孩总是这样盛装吗?朋友说,每次朝拜就是她们的节日,她们因为信仰而快乐。确实,在这样的蓝天和白云下面,她们是最美的,也是最快乐的。从此,这样的蓝成为我迷恋的颜色。

许多四角的风筝飞上了天空,淡淡的,虽然简单,但很自在。我就坐在靠边的位置,呆呆地望着它们时高时低地飞,心情也无端地轻松得想飞。其它人在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他们说了些什么,都消散在风筝翻飞的动作里。我悄然等待着,等待落日的辉煌洒在大昭寺迷人的金顶上,让天上的风筝和我的手,都可以沐浴在这样的圣洁里面。

手抓羊肉的味道真好,在秀色可餐的景色面前,吃什么都会很满足。陷入在八角街的五光十色里,差点着迷得走不出来。

夜色降临,却降不低人们脸上的热情。寺院门前的两只大狗,它们依旧悠然自得地躺在那儿,在来往朝拜的人群中,半眯着慵懒平静的眼睛。

季吉颇纳的灯笼亮起来,照耀在里面的画和照片上。林带我走进这家温暖如春的小屋,门边的墙上贴着有关老板娘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汉族女人嫁给康巴汉子的故事,里面一定有很多动人的细节,只要看老板娘那一脸幸福的笑容,就能深深感受到。

当阳光下的喧嚣消失殆尽的时候,我们走进“旅行者”,这是一个藏味十足的小酒吧,出自一位热爱拉萨的四川人之手。要了两瓶啤酒,和别人一起在昏暗的灯光下着迷地看北京电视台的一个节目,然后找来一大堆旅游书,全是关于西藏的。发现有太多值得去的地方,仅仅十来天是远远不够欣赏那些绝美的风景的。西藏这个神奇的地方,无论你走到哪儿都会有截然不同的风光,永远走不完,永远看不完。我是不是已经像很多人那样,迷上这里了?想起过两天就要走了,不胜唏嘘。

回旅馆的路上,看着路旁四方形窗户里漏出来的点点灯光,我说:“住在这儿真不错啊!”

半个弯月挂在了天上,星星虽然稀少,但很亮。

最后的拉萨河
天气:晴,多云,夜有雨


今天的天气依然很好,拉萨的天空,从来没有吝啬过阳光。想着明天就要走了,怎么也不应该浪费时间。上午爬上了好高好美的圣殿布达拉宫,穿过长长的金光闪闪的门廊,一直到达金顶。在宁静而耀眼的奢华里,在别致而灵气的神秘里,跳跃着让人感动的明黄和鲜红。
下来时林在广场上等我们。得知他没买到明天的机票,意味着我要孤身踏上归路。而女孩平是最幸福的,她有时间留下来,准备走日喀则直到珠峰大本营。

下午到“旅行者”租了自行车,和林一起骑。阳光越发猛烈,但也非常振奋和刺激。到邮局寄走了几把藏刀,写的是广州家里的地址。寄给自己的邮包,收到时一定会感慨万千。

穿过短短的朵森格路,很快就来到市区边缘。其实拉萨市不大,一下子就可以熟悉。在美丽的风景里骑车,好轻松也好快乐,陪伴我们左右的,是大朵大朵有生命的云,不断变换着它们调皮的表情。看见拉萨河对岸的洋洋洒洒的小树林和木房子,完全是一个世外桃源。可惜,我们没能找到通往对岸的路。

在青川藏公路纪念碑旁边,我们把车锁好,翻过围墙,越过大堆小山似的石子,就到了河边。河水湍急地流,发出哗哗的声响,还有漩涡。阳光细致地洒在浪纹上,泛起银光,很多漂亮的白色鸟儿在浪尖上嘻闹而过。对岸光影疏离的山峰,优雅地连绵着。

又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我体会着人生最美的幸福。

岸边停着两条废弃的铁船,铁锈的深铜色在鳞鳞的波光中浮沉,我想是以前用来运石或沙子的吧。河边低矮的灌木下,有很多光滑的鹅卵石,这激发了我们的一个想法——砌马尼堆。于是来到闪眼的河水边,脚下这匆匆忙忙的波浪,让我有了移动的感觉。

林开始砌他的“马尼堆”,说心要诚就能砌得很高。我帮他忙活了一阵,发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无奈只好退出,在旁边一块大而平坦的石头上坐下,挨着一棵很美的小叶灌木。天很开阔,水纹一直动人地亮着,鸟儿就在跟前玩耍,身边流淌着清澈的河水,如一路欢声笑语般,伸手就可以轻拂到它。闭上眼睛,四周只能听见这热闹欢腾的声音。偶尔有鸟儿的一两声招唤,清脆悦耳地穿梭在宽广的山水中,那种感觉很纯粹。

就这样躺下,我一定会甜美地睡去,梦见自己化做翻飞的白色鸟儿。

林的“马尼堆”叠得奇形怪状,而且越叠越“尖端”,有的还是小石头垫底,还真亏他能叠起来,叠起来又倒,自己一个人在那儿折腾半天。等我闭目养神后再张开眼,这家伙还是以同一姿势蹲在那儿,一丝不苟地继续他的“伟业”,口中念着“有信心就能行”、“凡事要适可而止”等等我听不清的话。

美妙的阳光暖暖地烘着背,在我的左上端,天空里隐约嵌着半个透明的月亮;而在我的右上方,却是那个明亮耀目的太阳。日月同辉的天空下,有拉萨河,有我。

不禁哼起一首歌来“布达拉的灯光闪亮,我站在金顶守望,张开双臂就可以飞翔,飞回我拉萨的天堂……”

真不舍得离开这灵山秀水啊,真想永远呆在这急急东去的大河边,这块平坦的石头上,让鸟语花香永远不曾在眼前耳边停止,身边总被那成群可爱的牛羊围绕,一生以它们为伴。

黄昏,大片的云从天边袭来,遮挡了太阳。林的三个奇形怪状的“马尼堆”最终没有成功地砌起来,无奈时间有限,只好放弃。后来听他说在我走后的第二天他又回到那里,可是他的“杰作”已经被人收拾了,连个影子也没剩下。

明天,当西部最豪迈的阳光,再一次洒满拉萨河的时候,我就已离开这个让我依恋和醉心的地方了。人在得不到一样东西时,总会无限地惋惜。这与你擦身而过,失之交臂的地方,因为遥远,而显得弥足珍贵。但人总要回到现实中去,总要见到许多许多让你厌倦和无奈的事情。为什么?是上帝规定了你必须喜忧参半吗?无从选择!我的脆弱在折磨着我,脑子里的记忆像回放的电影,每一幕都会永久定格在心的深处。时间怎么总要流逝,美好的一切怎么总在过去!这一路难忘的旅程,让我悲喜交集的旅程,不知何时才得以延续?相信我会在不久后的一天再踏上这美丽的土地,回到这一片自在的天空下,这里已成为一个梦,让我神往的美梦。

拉萨河,在我最后一次回头看它的时候,它有点黯然。

很晚才睡。最后一夜,我在床上流泪了。午夜时下了一场雨,就像我刚来时那样。
Tags:西藏旅游
责任编辑:Tibet Tourism
上一篇:西藏游:探寻阿里   下一篇:拉萨 在阳光下唱歌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