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穿越之——QQ闯阿里
作者:Tibet Tourism     来源:西藏旅游网     日期:2007-11-15    点击:1582

极限穿越之——QQ闯阿里

一. 由来

周4是游侠的FB日,晚上大家聚在“梭边鱼”店里吃饭聊天好不热闹,外面全是等位的,这里的买卖可真火,8点半,小三来了,我们和大家打了招呼就匆匆离开了,我们要去长春看车,现在就出发了,估计要开一夜,下午在越野网站看到一辆二手的LC80(丰田4500)价格也合适,就打算当夜就去看看,差不多就开回来完成我们的西藏之旅。去年小三开着我的6缸切诺基跑的川藏线给颠的够戗(因为越野需要,我把车改的很硬,走搓板路时象开机枪),今年想舒舒服服玩一趟,毕竟要带家属嘛。我俩开着捷达车上了京沈高速,直奔东北驶去。早上到了长春,联系了车主,不一会儿,就开着那辆80来了,这车还真不错,内饰外观和机器都特棒,就是挂着公安牌照,行驶证是四平公安局的,据说是原来这单位为了拍马屁给市长买来下基层用的,所以挂的公安牌子。于是就让朋友上公安系统网站上一查还真有这么个车,我俩觉得不错,就问的更具体些,问题来了,车不错就是不能过户,对方能提供的只是行驶证和车其他都没有,还是打电话问问当警察的朋友吧,毕竟是个十四,五万的东西,还是小心点好,电话那头传来的是100%的否定,“公安的车是不能卖的,除非那里的公安局长不想干了,谁会为了这辆车这十几万块钱冒这个险呢。四平竟是车骗子,小心吧。”我们一想也是,那就再琢磨琢磨吧,小三在车 的后备箱里看到了其他3辆车的手续,看来那人是车贩子,不太靠谱。还是从长计议吧,就当来长春兜个风。说话已到了傍晚,吃完饭,开车到了沈阳找了个洗浴中心,先解解乏吧。一边洗澡一边和小三聊着天,小三真的很喜欢那车,还念念不忘的,可是手续是假的,也没办法呀。小三突然说:“要不开小车走川藏吧,反正也没什么人走过呢,要不咱试试?”我当时就答应了,约定他开捷达,我开QQ一起走川藏线。于是小车走西藏的计划就在沈阳的洗浴中心草拟了。回来后开始准备,都安排各自的工作,计划9月出发。性急的我先换了5条“百路驰”的AT胎,(AT就是全时路面胎)这是我最信赖的轮胎品牌,我的2辆越野车上用的都是它,它陪我走过沙漠,河滩,草原,烂泥路,冰雪路,就是在礁石上开也没被划破过。计算了离地间隙,接近角和转向角等,我选了165/70/13这个型号,它能让小QQ的接近角和离去角增加10度,也大大提高的通过能力,我计算了一下应该比捷达还要好,胎面也宽了些,增加了抓地性和操控性。而且也不用举升车身。十天后的一天夜里,接到了小三的电话,说快上网看看有QQ走川藏回来了,好象是云南大队的,我一打开电脑,看到了这么一行字,“QQ伴我川,滇,青藏线,里面有很多照片,我看了既激动又沮丧,为QQ车真能走完这些烂路而激动,为这次行程有人走在我们前面而沮丧。不过还有机会,就是他们没去珠峰大本营。(那里的路更烂,)看过,睡去,无语。又过了3天,小三又来短信了,好象是早上4点,“上网看看吧又有QQ到珠峰了。”怎么都开QQ啊,开QQ的人怎么都疯了啊。心情更沮丧了。第2天告诉了要好的朋友黄哲,他说:“想在地球上写个名可真难。”现在川,滇,青藏线都有人走过了,剩下只是“新藏线”阿里,那就是传说中的无人区了,3000公里的大搓板加烂泥路还有河流,河滩碎石路,深沟,沙化的土地,海拔最高,稀薄的空气等等,不敢想啊。马上到9月了,约了几个经常走阿里的,玩越野车的朋友一起吃饭,再多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可能开QQ去。4哥告诉我们,阿里是4大母亲河的发源地,那里好多地方都是河流,要从河上面开过去,有雨水时是不可能的,前几天有40多辆车都困在里面了,等待救援呢。不过雨水少的时候又该下雪了,如果运气好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人和车都不能怂,有的地方明知道要拖底也要冲。吃完饭,暗下决心,就为了4哥说的那句话:如果运气好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准备给养去了。给QQ车换了前后簧(试了好几种,最后选的天津大港的加高簧)和易损的胶套,换了离合器,带了路上可能会坏的各种配件(连汽油泵,减震器都没落下)装了一纸箱子。等待着那快乐的日子的到来。临行前和朋友们聊天,有的说我们疯了,有的说一定要小心不行就退回来,还有比较了解西藏的朋友说,让我们什么配件都不用带,带2瓶敌敌畏就够了。他们都是为我们好,我们也无比的感激这些惦念我们的同志们,我们也舍不得你们啊。

二.出发

    9.18号,是个快乐的日子,上午安排好了公司的事务,摄影师“红果”送了我一套补胎工具,带着从“三夫”买的大号铁锹上路了,我和安娜象飞出笼的小鸟那么的兴奋,那么的愉悦。和小三约好在高速的第一个服务区集结。小三LP由于公司有事走不开所以他只能和我一起到西安,顺便送一条狗,还要看牙(看牙还要跑西安,真腐败)。汇合后顺着高速飞奔。路上开着车,用台子聊着天,心情无比的舒畅,不知不觉已到了山西临汾。吃饭睡觉,第2天中午到了西安。小三去送狗看牙了,我们吃了贾三灌汤包子,在文化街闲逛等他(小三坚持让我们等他,要送我们到兰州再分手,感情深啊)。晚上7点我们出了城决定开到12点找地方休息。我告诉小三兰州有个“33公里羊羔肉”特有名,咱到了一定先吃了再走。次日中午抵达兰州,用GPS定好位,QQ车顺着109国道,直接领到了羊羔肉的大门口,吃完了真是名不虚传啊。就2字“防空洞不叫防空洞”——地道。分手的时候总让人有一种莫名惆怅,虽然有着快乐的旅行,但朋友要离开时心里总是酸酸的,看着彼此的眼神有着太多的含义了,那种滋味只能自己去体会。就2字——友情。我们把车停到一起,人站在一起,啥别说了,留个影吧。各自上了高速,向不同的方向使去,小三去川西北转一圈,我们直奔拉萨。路上还用车台寒暄了几句,很快就无法通联了。剩下的路只有单Q完成了。晚上住在了青海湖打算明天到格尔木的路上看看这有名的第一大湖。早上沿着青海湖边的国道径直下去,,由于现在不是季节,鸟岛上的鸟都飞走了,又赶上个大阴天,湖水不象在照片上看起来的那么美,不过一路的风景也给旅途带来了许多生气,今天的海拔在3000多,人还没什么大感觉,在夜幕降临前抵达了青海边缘——格尔木。还没进城就被警察拦了下来,超速,限速40,安娜开了64KM/H,超速50%要罚2000,最后好说歹说,200块。还说是看你们大老远来的照顾照顾。让我对格尔木的印象一下差了许多。按照“叉子”介绍的酒店住下了,这儿的房间里还能上网,真是不错,赶紧休息休息吧,明天还有几座5000米的高山等着我们呢。

三.4大高峰

早上6点带着浓浓的睡意从床上爬起来就匆匆上路了,放弃了7点30分的早点,心里还有些遗憾,没占到便宜感觉真不好。从格尔木出来,天还是黑黑的加油站有的还没上班,在一家中石油加油站,加了100块钱油就上路了,听加油站工人说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现在已经不早了奔赴今天的第1个高峰——昆仑山口,出了市区天渐渐亮了起来,一路上看到的是巍巍的昆仑山脉,让我想起了 北京昆仑饭店大厅的一幅壁画,好象就是这个样子。不过现在眼前的景色更加的真实了。用新买的CASIO80测了一下海拔4050米,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任何反映,这让我放了一大半心,心里想翻昆仑山口时是4700多米,应该没什么问题。

  经过了150公里的跋涉,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第一高峰——昆仑山口。下车后风还是挺大的照了像就匆匆赶路了 这时有许多车都追上了我们,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这些越野车从QQ车身边呼啸而过,这方圆1000公里好象被丰田公司给垄断了,不是4500就是4700,要不就是3400。从它们的后面看去好象 有点喜欢3400了,油耗低些,扭距也不错,价格也合适,不过对它的资料还不是很了解,回去设计一下吧,难怪朋友“小三”对他情有独钟。

  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真有些反映,头有些微痛但还不影响开车,下到4300左右时就没什么事了,我和安娜都有些想抽烟了,于是就分头点上,在这个高度用打火机是点不着的,幸好从宾馆里顺了盒火柴,现在可派上用场了,点烟器也能正常工作,抽着小烟感觉不错,心里暗想还想抽烟呢,不会有什么高原反映的。下一个山口是“风火山”5000多米,海拔一直在4500米左右,天气也有些冷了。开了大约3个小时开始爬坡了,有的地方只能用2挡,3千到4千转,到了“风火山”天气很冷,下着细雨,在车里照了路牌,没下车直接通过。过去后觉得头疼有些厉害,身上还有些发冷,不会是感冒吧,真是丧,不去想它,继续向前走,肚子有些饿了,希望到下个村镇加油吃饭。70公里后发现了个镇子,在路边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一个能进的饭馆(太脏象工棚),路两侧全是大车,看了车上的油表,还有大半箱,还是继续走吧。这时身体的虚弱感越来越强,勉强开到100公里外的镇上,找个饭馆吃饭休息吧,在路的左侧停着2辆军车(好象是猎豹),饭馆里面被解放军占领了,只剩下一张最里面的木头桌子,就这吃吧,经常出门,找饭馆要找车扎堆的,这里还有解放军,他们吃的炒面,我们也要了2盘,看到冰柜里有酱牛肉就让老板热了一块,味道还不错。这时发现在饭馆的 另一个角落有个穿着军绿棉袄的人,在喝着百事可乐,这个屋子里除了穿着迷彩军装的解放军,就是他了,虽然都是绿色,但有着很不同的地方,他的脸和手又黑又粗糙,在屋子里还带着我小时候见过的深蓝绒手套,只有抽烟时才偶尔摘下来,我看到他的手已经冻伤了,左手的食指好象不听使唤,用中指和无名指夹着香烟。旁边还放着一个大双肩书包,包上还放着一面红旗,可能是因为好奇,我和他聊了起来,原来他是大连人,一个人从西宁徒步走到这里的已经走了45天了,他问我们是哪天出来了,我回答是周1,他迟钝的反映了好一会,我赶紧告诉他是18号,(我也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他说哦,已经21号了。我问他终点是哪里 他说去拉萨,我说你一个人徒步走到拉萨有什么想法吗?他告诉我他是一路拿着自己家乡的旗子宣传大连城市的,真是好样的,我也有个朋友徒步走过川藏线,我对这些有毅力的人都是由衷的佩服,于是和小伙子聊起了一路上的趣闻。小伙子叫欢欢,他是大连人,喜欢西藏这片土地,于是就离开自己的家乡踏上了这片神圣的土地,用自己 的方式来宣传他那美丽的城市——大连。我真很敬佩眼前的这个眼睛里带着灵气的小伙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徒步走过那2个山口的。前几天他碰到了狼,就在他露营的周围,但没有袭击他,袭击他的是一群老鼠,在他周围转悠了一夜,把他的压缩食品都吃光了,他也不敢阻止它们,尽情的让那些老鼠们享受它们这一生都没吃到过的东西,可能正因为这样,狼才没有攻击他,狼一般在人最虚弱的时候,才会攻击人,它们会一直跟着猎物,到他们最虚弱的时候才动手,现在这个季节狼还有吃的,所以算是 欢欢走运。接下来 的一天,他又遇到了野狗,一直叫着跟着他走了半天的路程,那些我想是领地狗,一出它们的领地就不再追逐和嘶叫了。虽然有惊无险,也让欢欢害怕了好几天。欢欢没看过狼图腾,我对狗和狼的了解都出自那本书,如果真正了解它们就不会那么害怕了,不过如果我遇到了那种情况不知有没有他那么冷静了。他又喝了口汽水,突然问我,你路上是不是看见一个老奶奶,我回忆了一下,好象在过昆仑山后看见了欢欢说的那个老奶奶,他说老奶奶和他一起走了3天,欢欢碰到她时是在露营的时候,因为下雪了,老奶奶把土盖在自己的身上过了一夜,真是可怜,她有2个儿子,都不愿赡养她,让她住在猪圈里。老人家一气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已经3年了,我想只能是一路乞讨,老奶奶说她想死,但要死在西边,人要归西嘛,所以只知道向西走。欢欢碰到她时她已经神志不清了,身上只有3。9元钱。欢欢给了老人家50元钱,老奶奶可能没见过大额人民币接到钱看了半天,她只认识上面的毛主席,说毛主席又瘦了。看着这钱哭了一天。听到这里,我眼睛突然湿润了,谁没有母亲,谁不是被母亲养育成人的,作为牧民的她有着所有母亲的胸怀,不知过了多少辛酸的日子,把孩子养大,这样的儿子却让母亲睡在猪圈里,这种事情不仅在城市里发生,在边远的牧区也在上演,这个社会是怎么了,人们在追求物质生活的同时怎么能忘记母亲呢?可能只有儿子才会无情的抛弃母亲,母亲在最困难的时候是决不会抛弃孩子的,这连动物都明白的道理怎么在这个越来越文明的人类身上就退化了呢,中国五千年的传统会就这么越来越丢失了吗?我想人类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丢掉了一些最宝贵的东西,这是我们的悲哀吧!祖国也是我们的母亲,看到母亲如此的一心要归西,她那心里的痛有谁能比,母亲不是户外爱好者,怎么也能徒步走三年呢,她只有一个心愿人要归西,要死在西边,可谁又能体会她内心的伤痛是永远不会拭去的。

突然脑子里浮现出自己母亲的身影,那不知哪年全白了的头发,和看到孩子时眼里慈爱的目光,离开时眼里的恋恋不舍,一切都在眼睛里,也都在心里,这些年做儿子的我刚刚能看懂,能多为她做些事情,可母亲是无欲无求的,只要孩子过的好,一切她都能承受。这就是母亲的胸怀。多为他们做些事情吧,他们的日子真的不多了,自己的快乐也多和母亲分享吧!

  在和欢欢告别前,在他的红皮本里留下了我的签名和电话,他也留了电话给我,我们彼此照了像,我把车里的压缩食品给了他些,压缩食品是当兵的朋友从部队里送来的,里面有压缩干粮,压缩牛肉,和鸡汤咸菜等,够他吃几天的了。从欢欢那得知70公里后有个大镇,有中石油的加油站,看来他的地图都能背下来了。他包里有一副登山杖,是路上广东人送给他的,他从来都不知道是做什么使的,告诉他后欢欢还挺高兴的,说终于有专业的设备了。我真是苦笑不得,记得我参加户外俱乐部活动的时候,他们那里一去就问您穿的什么鞋啊,用什么包啊,要是去2天的活动没有冲锋衣可不行什么的,弄的人一去就觉得自己是老外,要多买东西多花钱。再看眼前的这个小伙子,背着一般的双肩背书包,穿着黄绿色的短棉袄,普通的球鞋和裤子在徒步走西藏。和他比起来,躲在冲锋衣和高档设备后面的人不脸红吗,人家玩的不是别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可敬的无畏的精神。路上我和安娜还在说欢欢,他今年20岁,她问:如果有这样的儿子你会喜欢吗? 我说我会为他骄傲。聊着聊着已经到了70公里外的镇子,真的有中石油加油站还有93#油,一路上的加油站都只有90的,真是幸运,前面的唐古拉山是今天的最高峰而且连绵起伏数百里,没93#油恐怕车会没劲儿。把从北京带的油精也加上了,跑了400多公里,加了20个油,高原真省油啊。奔向前面的目标——唐古拉山口,路上的气温越来越冷,高原反映也有些严重了,安娜在旁边昏昏睡去,这是她减轻反映的最好的方法—嗜睡。由于昨天没休息好,起的又早,到现在已经开车近10小时感觉一直不舒服,身上不时发冷,头越来越疼,烟也不想抽了。天上又下起了冰(准确的说是冰雪),打在车身上劈啪作响让人不禁直打冷颤。开始爬大坡了,小QQ使出了全身的劲一路轰鸣着爬到了山顶,离合器传来阵阵胡味,那也不敢收油,油门踏板踩到底的感觉真好,就是离合器的胡味越来越浓,真怕把飞轮打坏了影响以后上坡,就在这些矛盾中我们来到了唐古拉山口。风雪大的让人睁不开眼,据说有个笑话说:是男人就要在“唐古拉山口撒过尿,和蒙古姑娘睡过觉”我是到唐古拉山口也撒过尿了,至于蒙古姑娘嘛~~~ ,这条山路可真够长的,连上带下要4个小时,而且全都是风雪,本想过了山口天气就没那么坏了,可从对面来的车看,全都让冰雪覆盖了,连 牌照都看不见,车身上全是冰,下山的路因为有冰雪速度不敢很快,小QQ的表现实在是令人满意,又加上出来时新换的“百路驰”AT胎,在冰雪路面上没有任何打滑的迹象,这让我开着它更有信心了,最高的山峰都安然通过了,没有它不能完成的了。

车到安多~~~~~~~~,已是晚上8点了我看了一下海拔还在4500米的高度,继续走还是住在这里,这让我很是犹豫,高原反映随着夜幕的降临和旅途劳顿越来越严重了,不过还是决定再向前140公里到 “那曲”再住,现在的140公里可不比刚出来时了,头痛欲裂,加上天黑山路时速也就40公里,刚离开安多~~~~~~~几公里就上山,这里的山比唐古拉山还要陡峭,有时2挡都很难前进,看着大货车象蜗牛一样的在山路上爬,自己也尝到了它们的滋味真是慢啊,不象原来开着6缸切3档超车时那么的爽了,看来谁都不容易,慢慢爬吧,心里想要不赶路就好了,住在安多~~~~~~

可能现在都在宾馆的床上了。不过我玩越野车多年从来就没走过回头路,不能给越野人丢脸,前进!翻过了那座破山,天完全黑了,路开始好了起来,偶尔也能挂4档了,时速保持在70左右,好景不长,开了10分钟瓢泼大雨把整个山区灌溉了,也包括我们的小QQ,前面的车时速很低,只有到平道时,QQ有动力了才能超车,头疼的感觉蔓延到了眼睛 眼眶周围都跟着疼起来,坚持吧,这会安娜也昏昏沉沉的,不敢让她开车,还有一半的路自己安慰着自己向着前方挪动着,不知过了多久,山上下起了大雾,能见度也就10米,再加上大雨瓢泼,车速越来越慢,偶尔能见到一些大车还在赶路,几公里都见不到活物,心里有些后悔了,真应该在上一站就住下,也不用在这荒芜人烟的大山里受罪啊,终于后面赶上来个大货车,可能怕费眼睛一路跟着我,就这么行驶了大约2小时,看到了城市上空的灯火,“那曲”我们来了。真TM不容易。

随便找了宾馆就住下了,还在3楼,背着行李爬上去差点晕死在楼梯上,让老板出去买了“红景天”口服液,喝了连饭都没吃就睡了,浑身发冷,裹上睡袋还压了床被子,吃了感冒药,一头便昏睡过去。

早上醒来身体轻了许多,高原反映也明显减弱,睡在4600米的地方,也慢慢适应了,可能是昨天赶路太辛苦,又没休息好所以才头疼的厉害。算了一下昨天开了16个小时。

泡了方便面吃了几口就撇了,还是不太舒服,退房走人,我拿了东西到大厅退房,安娜到后院开车去了,过了许久听到了她西部靴的脚步声,手里拿着钥匙回来了,说打不着车,还有嗡嗡的怪声,这使我刚刚缓解的大脑又嗡了一下。出去着车,空转马达就是不着,我打开机器盖子,里面全都是唐古拉山的红泥,可能是昨天过山口冲水坑时留下的吧,检查了分电器和缸线,没有松动的,再着 还是光转马达,我想不会是汽油泵坏了吧,于是拧了几次钥匙门,让汽油泵多吸些油上来可能就好了,连续做了几次都还是没有反映,心想这下完了,虽然带着许多配件,换汽油泵又要耽误半天时间,真是倒霉死了。要是油电路组合故障哪辈子才能查出来啊,这里的修理工可能都没见过QQ,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天都黑了,还是自己想想辙吧。围着车转了2圈,开始发呆,想是哪里出的问题呢,大约过了5分钟,突然想起了在北京是和“叉子”吃饭时他好象说过到了高原车也会缺氧,早上不好着车就给它打些氧气。(叉子是北京蜂鸟俱乐部玩越野车的,算是老人了,

玩西藏有10年了,原来给科考队当向导的,也是个风云人物),于是打开工具箱,卸掉空滤,把氧气瓶插上管直接插到了空滤最深处,放氧气,着车,车突噜了一下,又灭了,好象一下子来了那么多氧气不太习惯似的,我一看有门,就让安娜抱着氧气瓶继续放氧,

再一打钥匙门,车终于发出了我们熟悉的声音,听着那欢快的马达声我的心都醉了,缓缓的把油门踩到2000转稳住了,让安娜停止放氧,车好象适应了现在的环境,不紧不慢的悠闲的发出快乐的音符,这时我心里感觉它也似乎有了生命,能和主人沟通和交流了,体会到了人车合一的感觉。出发了直奔当雄,140公里的路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当雄找了一家最好的宾馆餐厅大吃了一吨。据说离当雄60公里是西藏的第一大圣湖——“那木错”,吃完饭,直奔。几公里过去了,看到了大门,买票进去80/人,没想到去的路上又要翻一座5000米的山,刚刚歇过来的小QQ只能用1档慢慢的爬,这山可真TM高啊,1挡开了20分钟才爬到山顶,离合器又传来了那熟悉的胡味,真是心疼啊,小车表现真不错,不管自己多难受也好象能领会主人的意图似的,不断的用它那沙哑了的轰鸣声带我们走到了目的地,真想亲死它!安娜说QQ可能也很骄傲,能和主人到好多艰险的地方,就像军犬一样,胜利完成任务,自己也很快乐,我们好象真的能体会到它生命的存在。出了那木错离拉萨还有170公里,身体也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一路上安娜开着小车看着路边的美景,沿着雅鲁藏布江慢慢飞近心中向往的地方,老天也下起了绵绵细雨,嗅着湿润的空气听着小曲别提多美了,拉萨好象也知道了我们的到来,用彩虹欢迎着远道来的客人,那从山边架起的彩虹桥好象在预示着这里的一切有多美好。拉萨——我们来了.

四.拉萨

   离拉萨还有几公里,又看到了限速标志,这回长记性了,紧紧跟着前车,不敢超速。给叉子打了电话,得知宾馆已经定好,去前台登记就行,于是就用GPS定了位,直接到了“武警宾馆”大门口。打开车台,调到439,925和叉子通联上了,他正在布达拉宫广场前照相呢。于是先登记入住了。宾馆的条件真的很好,屋里还有制氧机,房间又大又明亮,雪白的厚被子,一看就觉得暖和,卫生间里还有整体浴室,160元/天的房价真是很便宜。听说叉子认识这里的什么司令,每次来拉萨都被照顾的很好,我们也沾沾他的光吧。啥都别说了,先洗个澡舒服舒服。洗完澡,身上轻了许多,旅途的劳顿和高原反映也瞬间即拭,拉萨只有3千多米,从5千米下来,到了这个高度,就象平原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不由得让我们更加喜欢这做美丽而又神秘的城市。到楼下吃完饭,去广场溜达了一圈,回来美美的睡了一大觉,醒来已是第2天11点了,该出去转转了,叫了个车到八角街逛去了。一直逛到晚上7点,买了许多小玩意儿后的安娜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接到叉子的电话,一起去吃烤串儿了。吃完饭去“八郎学”的酒吧喝酒去了,那里的老板和叉子是朋友,歌唱的特好,半屋子都是老外还有个老外喝美了,抱起吉他自弹自唱了半天。我们边吃边聊,叉子本来也是要走阿里的,到这里后得知,今年阿里的水很大,恐怕开着他的“依维克”过去很困难。据说连去那里的班车都停驶了,前几天叉子的朋友开着2驱“塞弗”进去了,她说有几个坡冲了5次才过去,这个消息让我很是惊讶,本来就是奔着阿里来的,要是按现在的情况,很难进入了。小QQ车的底盘和动力远不及吉普车,在那曲时还要靠打氧气才能着车,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泡汤了。在拉萨住着的3天里,有好多朋友打来电话,都告诉我今年阿里的水比往年大,连“陆巡”(丰田的陆地巡洋舰)都拖底,有个朋友刚从新疆穿阿里过来,坐的4500连底盘都磕漏了,在里面修了一天车。一切的信息都是否定的,就一个信息是肯定的——就是过不去。连常跑这条线的武警,看着小小的QQ都连连摇头。这些消息更是让我犹豫不决,在惆怅中度日的感觉真不好。

五.“女疯子”

    这天我和叉子去修理厂修车去了,我换了机油和3滤,把火调快了(这样有利于高原行车),检查了底盘螺丝和胶套。叉子换了水箱和风扇。回到宾馆已是下午4点了。一进宾馆后院,看到一个40多岁的男子正和那里的武警战士聊天。我一停车,那男子就走了过来,和我说:“我们老总想和你聊聊,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原来他们也是住在这里的客人,看到了我车上贴的地图,知道我要开QQ去阿里,特意让他在这里等我的。我说那好啊,就去房间吧。不一会儿,那男子带着老总来了,一进屋,我竟然发现那老总是个女的,大约30多岁的摸样,人很和善,是长沙人,到西藏来旅游,住在这里时发现了我车上的车贴,知道我要开着QQ走阿里,很是感动,都离开拉萨100多公里了,又特意掉头回来想和我们一起走阿里。她问我为什么要开QQ去,我告诉她:我喜欢玩越野车,不过越野对我来说不是单纯的看开个越野车走个越野路,它是一种精神,一种勇气和能克服一切困难的能力。我觉得越野的精神要比越野车更为重要。我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具备了这种精神,很想试试。女老总听完后说:如果这个车能过去的话,我也买一个QQ,和你一起穿越。我们聊得很愉快,都被彼此的精神打动了。一不做二不休,去拉萨的4S店买车去。大约5点半钟我们来到了拉萨奇瑞的4S店。要买个1。1的QQ,被告知,没现车。这可愁着我们了,和店里的卖车小姐说明了我们买车的原因,小姐也被感动了,打电话通知了经理,让一定想想办法。一小时过去了,得知最快也要等一周才能有车运上来。于是又找卖车小姐对付去了,说来也巧,正好有个红Q车主来做保养,我们好说歹说,把她那辆开了2年的1。1卖给了我们。老天爷真给机会!

次日办完车的过户手续,唐总去买装备了(唐总是买QQ车的女老总,路桥设计专家,长沙人大代表)。叉子去日喀则了,我给小三打了电话,他刚到西安,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小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想到,原来还有比自己更野的人存在啊,还是个女的。小三毅然决定,排除万难,直飞拉萨,加入我们穿越的行列。我们约好第2天10点在机场的半路上汇合。安娜为了进阿里,把头发编了110根小辫,在楼下美发厅3个人用了4小时才编好,破了美发厅记录(阿里地区没法洗澡)。又一个早晨到来了,它是那么美丽,那么神秘,那么让人心醉。我们吃完早点准备出发了。我把车钥匙扔给了安娜,让她先去热车,没想到钥匙跺到了地上,断成2半了,备用的也忘了带,这可急坏了我这个冒失鬼,这皇帝远的地方能有配车钥匙的么?啥别说了,出门打了个三轮,满城找配钥匙的,终于在广场东面找到个修鞋配钥匙的地摊儿,在那些钥匙堆里,找到了个“别克”的坯子,看起来好象差不多。把断了的钥匙用模具卡好,终于配好了,虚惊一场。回到宾馆,看到唐总的车已经在马路边等多时了,发动了车子上路吧。刚开出200米,就被警察拦了下来,红QQ刚才等我时在路边违章停车,还没系安全带,2罪合一,罚400块。没办法,接受处理吧。在拉萨缴罚款要到指定的交通队去,在加上唐总的车刚办的过户,还没有牌照,足足等了1个小时还没处理完,接到唐总电话,说要把刚才开单子的警察找来才给办理,于是我们满大街找那个警察,终于在一个路口找到了它老人家,把它接到了交通队,说明情况后,进行正式办理,还要写口供,经过和检查,最后还在好几个地方按了手印,对于这个走南闯北的人大代表来说可是头一回,刚流露出一点不满的态度,就被熊了一顿,说:你违反的是交通法,犯法了你知道吗?我们是依法办事,要不就等明天再来解决。一下子都老实了,乖乖的按程序走吧,接受完处罚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接到小三的短信,飞机早就落地了,现在他抱着2个大包在公路边“傻老婆等汉子”呢。不管那些不愉快的事了,赶紧出发吧,离小三那里还有60公里。一路上我们欣赏着路边的景色,在台子里聊着天,把刚才的处罚当成笑料了,心情挺舒畅的。小三的短信不断,一直问到哪了,怎么这么慢什么的,告诉了他我们的频点,让他在耐心等一会,马上幸福的时刻就来了。手机里又传来的嘀嘀的短信声,打开一看,是小三发来的一首诗:“天空是多么的蔚蓝,阳光是多么的灿烂,浮云是多么的洁白,你们是多么的缓慢!” 这代表了他又踏上西藏这片土地的激动和傻老婆等汉子的急破心情,“看来王小柱真的要疯了”。
六.他乡遇故知

   用短信告诉了“小三”台子的频点,一会儿台子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小三”用的手台功率也就能打几公里,估计马上就能汇合了。拐过一个弯儿,到了日喀则和拉萨机场的岔口,看到了“小三”和他的几个大行李躺在路边,很象“驴”,我们又见面了,心情真是很激动,“他乡遇故知”的含义在今天才真正体会得如此深刻。“三”也很是快乐,又踏上这片纯净的土地,也付出了许多代价,据说都快众叛亲离了(快离婚了)。我们上路了,在台子里“小三”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后说:因为有了大家,我才有这次走阿里的机会,我真心的感谢你们!我在飞机上竞拍到了一张3折拉萨了机票,我愿意送给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们边开着车边聊着,欢乐的气氛一直陪伴我们到了日喀则。到了日喀则已经是中午了,该找个地方吃午饭了,我们在城里找了家川菜馆开始点菜。这时台子里传来“叉子”的呼叫,原来他看到我们的车队了。“小三”和叉子也是老熟人了,在台子里寒暄着,“叉子”一直在嘱咐我们一定要小心什么的。又听到乡音的感觉真好。午饭后我们带着朋友的祝福和嘱咐继续赶路,黄昏时分,在一个山口堵车了,前面道路正在施工,单向放行,看来要等一会儿了,在我们车前车后几乎都是“陆巡”,把QQ加在中间就好象蚂蚁和大象的故事。天气开始冷了,在加上山口上的风,让人都不敢下车。这时排在我们后面的4500里下来了3个年轻人和我们搭讪,原来他们也是北京来旅游的,从拉萨包车去阿里,堵车时看到了北京牌照的QQ很是好奇,下来打个招呼,问问是不是同路,我们和这几个好玩的同乡聊得很投机,给他们开车的司机是个大胖子老藏,我上前给了大胖子老藏一根“中南海”,边抽烟边问问前面的路况。大胖子老藏说他在这条路上已经跑了15年了,还没看见过有小车走的,你们的底盘太低,动力又不够,一路上好多地方都在修路,要下道走,路基也很高,恐怕很难过去。听完大胖子司机的介绍,我不但没象在拉萨时很苦恼沮丧,反而更增加了要征服阿里的信心了,光顾着聊天了,烟都灭了(这里的空气明显少了)。了解完路况我们彼此寒暄了几句,留了电话号码,午夜前赶到了“拉孜”。从今天起我们就要在高海拔的日子里度过约半个月的时间了,从这里起海拔都在4千以上,有时还有6千多,对人和车都是很大的挑战,还要穿越传说中的“死人沟”,赶紧好好休息吧。除了“小三”初进高原,有些反映外,大家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对接下来的行程都充满着信心
七.遇险

    清晨还残留着夜晚的寒意,我们上路了。(这里的太阳8点才露头)昨夜睡的很沉,精力充沛,今天的路大约有500公里,听说好多地方都在修路,很不好走,问过当地的司机,他们告诉我们应该早在日喀则就绕路走,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走吧。前面的一切都那么陌生和神秘。出城的路大约就1公里,就上了大搓板,一路颠簸着,车速也就30公里,这就开始考验QQ的底盘和减震器了。果然20公里后就遇到修路路段了,小QQ还真很争气,在大坡和水塘面前一点都不逊色。有几个坑洼,水里夹杂着淤泥,要用1挡踩到4000转才勉强冲过去,这对于我这个老越野来说是小菜一叠,就看QQ的动力了。我因为有越野经验,走在车队的最前面,“唐总”开着刚买的红QQ随后,“小三”和“老段”开着“猎豹”断后(老段就是在拉萨宾馆停车场等我的那个男子,他和他LP还有“唐总”开着唐总的“猎豹”,一起从长沙来拉萨玩,据说在长沙有个汽车俱乐部,这次来探路的)。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把他当成救援队队长了。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QQ动力不足或陷车时,及时让我们拖困的。老段40多岁,人很厚道,据说在青藏线上当过汽车兵,对车的构造和修理很有一套。我们这种组合,在以后的日子里显露出很大的优势。在过完几个复杂路段后,我们继续沿着搓板路前行,台子里传来“唐总”的声音:“你好勇敢哦,刚才的泥路,我还认为过不去呢。”我拿起手咪回答:“你也不错啊,那么深的水,蹦着就下去了,真勇敢,女中豪杰啊。”我在台子里大概介绍了一下,这些路段的通过方法:1,过水坑,首先要目测大致的距离和深度,在宽度不超过5米时,提前减好档,前轮入水后在加大油门冲过去,水坑过宽时,要提前加速,象扎猛子似的,扑进去,以免失去动力,过去再说(在高原,小排量的QQ“快走沙子慢走水”的传统方法不行了,只能硬冲)。2,沙地,遇到沙地时,动力明显不足,用最快速度减到低档,把转速轰到4000转以上,猛抬离合器,冲出去,一定要有,不把车嘬灭了,决不收油的革命大无畏精神。3,沙石路,因中间有连绵不断的石碓,一定不要骑着走,因为我们是QQ不是“陆巡”,底盘低,要单轮轧石碓通过,车有些倾斜,但决不会拖底。这对轮胎也是个很大的挑战。我的车换的“百路驰”AT胎,“唐总”的车在拉萨换的“三角”AT胎,“猎豹”也换过轮胎,所以这样的路面,对轮胎的要求,也是很挑剔的,我们的小车能经的住这样的考验吗?——天知道。车子连蹦带跳的跑了一上午,来到了一个村子,我们找了一家饭馆吃点东西,这时,昨天在山口碰到的那几个北京朋友也来到了这里,我们一起吃饭聊天。大胖子老藏司机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真厉害,没想到刚才的路你们没陷车就过来了,真是牛。不过后面的路才是真正考验你们的呢。我又跑到大胖子司机旁边,问前面的路况,他说从这里开始前面300公里都在修路,你们走走看吧。再想细问问,人家不太愿意说了,据我看来,他好象不想多介绍了,认为你们根本到不了那么远。于是找到了饭馆旁路边坐着的解放军问问吧。那解放军还是个当官的,这段路正好都归他管。他告诉我们前面几公里开始都在修路,由于雨水大,前几天,连他们的柴油4驱五十铃过去都很困难,最难走的是15道班——22道班,不过这几天晴天了,你们走走试试吧。不确切的回答令通往萨噶的路又披上一层神秘的色彩,等着我们去探询。饭馆里做菜基本都用高压锅,因为这里饭菜很不容易熟,我们草草填饱肚子,穿过村庄又上路了。刚走了半小时,就遇到修路路段了,我们下道,沿着其他车留下的车辙继续前进,顺利通过了2条小河后,一条大约宽十几米的河挡在了前面。我在河这边停了车,看着湍急的河水,真是不知深浅啊。前方远处看到了尘土,我估计是有车过来了,还是等会先让对方车过来,看看深浅在说吧,于是在台子里告诉后车,停车等候。对面来的是2辆大货车,它们直接轧着河通过了,我大概看着它轮胎轧过的位置,暗暗记下了行车的轨迹。待大货车通过后,我按照它通过的轨迹,挂上1档,轰着大油门,第一个下河游泳去了。刚走到一半,被一个河底的大石头顶了起来,车身向左歪了一下就不动了,我用倒档想退出来,没有成功,有挂上1档,还是不行,河底的碎石很松软,没有附着力,没办法下车吧。这下老段可派上用场了。我把QQ的拖车棒取出来,想拧到后保险杠里,弄了半天,也没搞定(后来才知道它是反扣)。从后备箱里取出钢缆,想直接挂在后轴上拖出来,可后轴还在水里,能隐约看见的就是后平衡杆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它了,把拖车绳挂在后平衡杆上,另一头挂在了“猎豹”的前拖车钩上,我上了车让老段把车拉出来,挂好倒档,在台子里说:“好了”。感觉车猛的被提出了水面,出来了。车是出来了,可由于老段用力过猛,后平衡杆也弯成了90度。左后轮的位置也向右偏了有半尺。一开就晃。真TM丧,怎么连拖车都不会啊,还TM军人呢(正确的拖车应先把拖车绳慢慢绷直,缓缓的把车拉上来,这样不会伤到车)。这下可好了小QQ成瘸子了。咳,也不能赖人家,谁让自己把拖车绳挂在平衡杆上呢。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我把车倒到了一个坡上,把平衡杆拆下来一看,原来比值的平衡杆,已是狗啃的一般,左侧30CM处被折成了快90度,焊在底盘上连接平衡杆的三角支臂也错位了。要说老段这人还不错,怕我们体力透支,拿出了2罐红牛,让我们先喝下。我和“小三”,老段看着底盘,研究着解决方案。7嘴8舌后,按我说的计划实行了。先把平衡杆装上,在用大锤矫正,能复位多少就多少,如果不继续赶路就要睡在这鬼地方了。装上了平衡杆,没用大锤,我用脚把平衡杆踹了进去,好象位置还差不多,就是左轮向右偏了一点。复位后有2个意见,1是返回拉孜修车(200公里),2是继续向前,走更烂的路到萨噶(300公里)。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如果第1天就返回,对大家的士气有很大的影响,我玩越野多年也从没走过回头路。不能给越野人丢脸,向前,招呼。我们小心的过了那条让我伤心了小河,径直向萨噶奔去。由于刚才的险情,我们开的更小心了,昨日路上调侃的心情,在今天已经完全消失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严峻的神情,因为下面的路更加艰险了。

  再向前走,基本上都在修路,我们一次一次的下道,过河,不厌其烦。经过了刚才的小插曲,大家都十分谨慎。路基越来越高,每次下道都几乎拖底,不过在基本上都是软土,对车没什么伤害,再加上我们2个小Q都加装了底盘护板,影响不是很大。前面看到上路基的路了,就是实在太陡了,而且道上都是软土,我把档位换到1档,油门踩到底,小QQ怪叫着冲了上去,随着石头敲打底盘的声音,QQ的转速表从5000,降到了500。眼看车就要嘬灭了,我几乎快站起来了,全身的力量好象都在右脚的油门上,这时小QQ的左前轮已经搭上了路基,我看了一下转速表到快降到0了,小家伙好象知道胜利在望了,又拧着身子使出全身的劲冲了上去。其实车也是有生命的,只要你和它融为一体,它真的知道你需要什么,在不觉中也在不断打破着自己的记录,创造着自己的奇迹。我越来越爱它了。

  开着开着,觉得小Q没劲了,减到了2档,油门到底,还是要灭车,看来是在爬山。在高原上,由于缺氧,又不是柏油路,你在平原上觉得能过的陡坡,在这里却很难通过。我减到了1档,油门踩到底,小Q象背着沉重的担子的挑山工,艰难的缓缓的爬着。在即将灭车的一瞬间,又征服了一座高山。向右转弯后,看到了一辆大货车翻倒在路上,把窄小的路面堵了个结结实实,可能是过弯时角度太小,再加上道路不平,货物太高,把车上的物资全扣在了窄小的弯道上,谁都别想过了。这时天色已近黄昏,看情形,没几个小时是过不去了。我果断的掉了头,用台子叫:后面的2个车先别上山,在半山腰好象有条斜着的路,我迅速的开到了岔路口,向另一条路一看。妈呀,比刚才的坡度要陡好多,说是路其实就是有车轧过的痕迹,看来这里经常翻车啊。开到岔路上靠边停了,给后面的2车让出了车位,由于怕把这条路也堵上,还是先把后面的越野车放过去吧。我后面有7,8辆“陆巡”,我下车示意他们从这边走,有的司机很明白,一下子就拐了过去,加大马力爬上去了,有的还径直向翻车的方向驶去。不一会就掉头回来了——白跑一趟。我们就看着这些“大油耗子”一辆一辆的冲过大坡,有2辆在最陡的地方停住了,可能是动力也不足了,要换到低速4驱档,发挥最大扭力,才能够通过。最难的是在冲破之前有个弯道,弯道上全是烂泥,动力会全损失在烂泥路里,等向上冲刺时已没有多少动力了。就连“陆巡”都会停在半破上,小Q想自己通过已经不太可能了。等“陆巡们”都过完了,该轮到我们了,我们可不能在着破山里等死。首先出场的是老段,他先把拖车绳拿出来,一头挂在了“猎豹”的车尾,另一头挂在了红Q的车前。我在台子里指挥着:“`猎豹`先把低4挂上,一入弯道,2个车一起加油,不要管拖不拖底,只要油门到底就行。”(其实我心里很明白,这样做很危险,要是动力不够的话,2个车都会往下划,在这么陡的破上,刹车根本刹不住,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话音一落,大家分别上车,准备玩命了。车子缓缓的开动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只见2车加大了马力一起向那个陡山冲去。快到坡顶了,我看到他们的速度没有一点减弱,一直到了最高点。我在台子里激动的喊起来:“好样的,加油,牛X。”接下来该我了,“猎豹”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把我也拉到了山顶。

我们都下车了,互相拥抱着,鼓励着,就连被堵在后面的大车司机,也在为我们鼓掌。我们那时心中的喜悦就象登上了珠峰。今天算是穿越的第1天,我看到了大家的表现都如此出色,心中暗想,这样的组合,穿越阿里8成会成功。

    随着夜幕的降临和登顶的喜悦,大家彼此的感情在一点一点拉近了,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但我们在台子里的欢笑声,不断的回荡在无人的山间。就是有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能彼此支撑着走过。夜间行车最大的难处,就是辨不清路况。到处都在修路,哪里都没有路,哪里也都是路,走错了就会遇到更危险的情况。我完全是凭着直觉在寻找着那些不属于路的路,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也不知道方向对不对,硬着头皮艰难的前进着。借着月光,看到了前方,好象是水的反光,我倒吸口凉气,如果选错了道路,走进了泥潭,或沼泽,那在夜里救援的难度我想都不敢想(头车真TM不好当啊)。每过一个沟谷,我都非常小心的选择道路,那里面都布满了岩石和砾石,一不小心就会扎胎或拖底,“小三”在台子里提醒红Q上的唐总,一定要按照头车的路线行驶,安娜说:“看小三对你有多信任啊。”我说:“那是,我们去过多少比这里还复杂的地方,不都安全通过了吗。不过开的都是越野车,开QQ心里还是没底啊。”这时小三告诉我,有个拉油的油罐车,从后面超车过来了,我心中狂喜,让他超,这下我们可有向导了。油罐车好象也明白了我们意图,径直超了过去,速度很快,看来是经常跑这里的老司机啊。我们就紧钉着开吧。QQ的底盘太底,在这种路况下,要经常减速,过沟,过坎。油罐车的底盘高,速度也比我们快,我有些跟不上了。已经看不到它的车尾灯了。我想加快速度追上去,可又一想要是这黑灯瞎火的,再伤到车,就更不划算了,还是按安全速度开吧,顶多就睡在这荒郊野岭里挨到天亮再说。
在阿里最让我感动的事之一,就是这油罐车司机了。它居然在一个转弯处,打着双闪,停车等我们呢。待我们跟上了,才又起步出发。在它停车的地方,是一片水塘。它可能是怕我们看不到,故意在这里,停车提醒呢!

于是我们跟着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复杂地段,他还是在转弯处,打转向灯提醒我们,在下沟前,停车示意,看我们远了,就慢慢的等在那,带我们走出了这条魔鬼般的道路。跟着油罐车,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子,他停了车,下来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们还有70公里就到萨噶了,剩下的都是沙石路,很好走。他们要在这里吃饭,我深深的表示感谢后,拿了2包“中南海”递过去,那小伙子说什么也不要。无奈.道别后,已是晚上11点了,我们继续向萨噶驶去,路上接到了“大胖子老藏”车上的北京同乡的短信,他们已经到了,问我们到哪了,用不用帮我们定房间,在这个漆黑寒冷的夜里,我又一次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暖,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这里变的那么近,那么近,就象亲人。在这里,我感觉到了藏族人民的淳朴,也理解到“帮助”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无私奉献几乎不在身边出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越来越多了;在无人区里,在远离现代文明的这里,在鸟都不爱来的阿里,他们给我们这些城里人凿凿实实的上了一课。愿上天能保佑他们,愿好运能伴随他们,愿他们能拥抱神灵。

责任编辑:Tibet Tourism
上一篇:QQ西藏行—非凡的西藏之旅   下一篇:西藏茶俗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