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魂牵梦系的净土
作者:Tibet Tourism     来源:西藏旅游网     日期:2007-11-09    点击:304

 

  终于搭上格尔木到拉萨的班车,走上青藏公路最艰辛的一段路。沿途,除终年积雪的昆仑山脉和唐古拉山脉止终陪伴在我们的左右外,就是笔直的公路,刺眼的阳光、蓝得令人怀疑的天、白得耀眼的雪山,还会偶然见到的修路工和路边小店之外,就只剩下隆隆的汽车声,连车内的人都是噤若寒蝉,除了我好奇地东张西望外,其他人都毫无表情——他们都见怪不怪了。凌晨,汽车行至唐古拉山口时,高原反应终于找到了我:头痛、作呕、头晕、心跳加速,整个人就是浑身不对劲,实在难受,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窗外繁星点点的天空上。窗外万簌俱寂,只有亮亮的星星低低的挂在天上,低得像伸手可摘,亮得可以看书,好美的星空,好美的夜晚,本应是好浪漫,好诗意的,但在那个浑身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觉得那么峥嵘:远处的群山雪顶在星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冷冷的寒光,像是在嘲笑着我,而暗处的山却像传说中的怪兽那样,在黑暗中对我张牙舞爪虎视眈眈。     

 

  走那曲过当雄,经过30多小时的颠簸,带着一脸的尘一脸的土一脸的疲备像一个真正的灰姑娘,终于在夕阳西下时,到达了拉萨。首先映入眼的并不是雄伟的红宫,而是拉萨市的标志:巨大的黄铜牦牛雕像,走过一条笔直宽阔的马路,才看到夕阳中散发着诱人红色的布达拉宫,那一刻,真有点疑幻似真,有点百感交集。    

  终于来到了拉萨,终于来到布达拉宫前了。当我一步步登上布达拉宫,看着身边走动的朝觐客,倾听着他们口里念着的经文和祈祷;着见他们手里摇着的经轮,目光中虔诚,还不时行以“五体投地”之礼,或用头轻碰着建筑物而面上一脸的满足,渐渐我的眼光和思想都给吸引了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怎样的生存信念令他们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虔诚地异无反悔的繁愆生息着,只为最简单的生存而要付出他们的所有。步入了布达拉宫内,才知布达拉宫占地不算广阔,且布局整齐。一层一层的上楼,房屋结构几乎都是一样的,每个殿堂里都是香火袅袅,油灯彤彤。殿堂里所供的佛像造型生动多样,神态各异,基本没有相同的样子,而且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典故和来源。来寺院的每个人都是静静的看,静静的走,静静的在祈祷,气氛安静祥和。    

  走上了布达拉宫的顶层,双眼立即给金色填满了:镀金的巨大法器、吉祥器,金瓦屋顶、黄色的帐布,在烈日下骄傲地闪烁着,像在向人们展视着它那至高无上的地位。走出布达拉宫,转到了八角街上,那些大模大样闲逛的喇嘛,那些衣著色彩缤纷的藏族人,那饱受高原紫外线映照成红黑红黑的肤色,那皱纹龟裂得刀刻般的脸,都那么的有魅力那么的吸引。街上摊挡上的货品琳琅满目,七彩缤纷:有透着神秘的宗教物品,有精致的装饰品、铜制品,多数我都闻而未见过的。小贩们用中、英、土混合语言努力与顾客讨价还价,力图能赚点就赚多点。那边厢为一元几角在讨价还价,边厢却是无私的奉献。八角街尾,就是大昭寺了。磕长头的人布满了大昭寺的门口,寺院门前粗糙的石板,经过千百年周而复始信众们身体的磨擦,已变得像镜子般的光滑。信众不但奉献着他们虔诚的心,还有他们的辛勤所得,毫不吝啬地布施着。   

  寺内百多个转经轮,千百年来倾听着信众们的祈愿,承受了多少的希冀多少的泪水,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有些已东倒西歪了,寺院内更是一脸的沧桑一脸的残旧,但这一些都无损它在信众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都是显示它有着辉煌的悠久的历史。一些边远地区的信众以一生中去了大昭寺朝拜为荣耀,也以此为一生夙愿的地方。     

  拉萨市内还有一座与布达拉宫、大昭寺、塔尔寺等著名寺院一样,对西藏的宗教政治和稳定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寺院——哲蚌寺。哲蚌寺虽然没有布达拉宫的闻名遐迩和雄伟,没有大昭寺的历史故事和古旧,有一书上说哲蚌寺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院。的确,走在寺院当中,就如走入迷宫一样。宛窄如蛛网般的巷道,随山势层层升高的房舍,还有寺院红色的墙体,金色的法器和房顶,七彩的经幡都令人一时间晕头转向,方寸大乱。每年八月份的雪顿节,在哲蚌寺的山上进行晒大佛时,满山遍野都是人,全西藏起码有一半的人跑到哲蚌寺来,哲蚌寺以它的阔大包容了这一切。     

  西藏,我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了,没有带来什么,却带走了永远的记忆。西藏,它没有山水秀气,没有田园风光,没有璀璨繁华。它不是一块乐土,但绝对是一块净土。它令人心灵动荡,令人魂牵梦系。平时,人们总是忙忙碌碌觉得时间在身边飞快的流去,总是把神经的紧紧的,而在这里,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让人可以静思,可以领悟,可以放纵心身,让思想驰骋纵横。西藏就是这样:没来之前是向往,来了是舍不得走,走了是久久的萦绕。它那特有的人物景观、浓烈的色彩、空气中漫延的味道、还有那六字真言“啊嘛哩吧哩啌”,都令人久久回味,久久难忘。对西藏,是眷恋,是缱绻,是希望再来。 

  走那曲过当雄,经过30多小时的颠簸,带着一脸的尘一脸的土一脸的疲备像一个真正的灰姑娘,终于在夕阳西下时,到达了拉萨。首先映入眼的并不是雄伟的红宫,而是拉萨市的标志:巨大的黄铜牦牛雕像,走过一条笔直宽阔的马路,才看到夕阳中散发着诱人红色的布达拉宫,那一刻,真有点疑幻似真,有点百感交集。    

  终于来到了拉萨,终于来到布达拉宫前了。当我一步步登上布达拉宫,看着身边走动的朝觐客,倾听着他们口里念着的经文和祈祷;着见他们手里摇着的经轮,目光中虔诚,还不时行以“五体投地”之礼,或用头轻碰着建筑物而面上一脸的满足,渐渐我的眼光和思想都给吸引了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怎样的生存信念令他们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虔诚地异无反悔的繁愆生息着,只为最简单的生存而要付出他们的所有。步入了布达拉宫内,才知布达拉宫占地不算广阔,且布局整齐。一层一层的上楼,房屋结构几乎都是一样的,每个殿堂里都是香火袅袅,油灯彤彤。殿堂里所供的佛像造型生动多样,神态各异,基本没有相同的样子,而且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典故和来源。来寺院的每个人都是静静的看,静静的走,静静的在祈祷,气氛安静祥和。    

  走上了布达拉宫的顶层,双眼立即给金色填满了:镀金的巨大法器、吉祥器,金瓦屋顶、黄色的帐布,在烈日下骄傲地闪烁着,像在向人们展视着它那至高无上的地位。走出布达拉宫,转到了八角街上,那些大模大样闲逛的喇嘛,那些衣著色彩缤纷的藏族人,那饱受高原紫外线映照成红黑红黑的肤色,那皱纹龟裂得刀刻般的脸,都那么的有魅力那么的吸引。街上摊挡上的货品琳琅满目,七彩缤纷:有透着神秘的宗教物品,有精致的装饰品、铜制品,多数我都闻而未见过的。小贩们用中、英、土混合语言努力与顾客讨价还价,力图能赚点就赚多点。那边厢为一元几角在讨价还价,边厢却是无私的奉献。八角街尾,就是大昭寺了。磕长头的人布满了大昭寺的门口,寺院门前粗糙的石板,经过千百年周而复始信众们身体的磨擦,已变得像镜子般的光滑。信众不但奉献着他们虔诚的心,还有他们的辛勤所得,毫不吝啬地布施着。   

  寺内百多个转经轮,千百年来倾听着信众们的祈愿,承受了多少的希冀多少的泪水,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有些已东倒西歪了,寺院内更是一脸的沧桑一脸的残旧,但这一些都无损它在信众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都是显示它有着辉煌的悠久的历史。一些边远地区的信众以一生中去了大昭寺朝拜为荣耀,也以此为一生夙愿的地方。     

  拉萨市内还有一座与布达拉宫、大昭寺、塔尔寺等著名寺院一样,对西藏的宗教政治和稳定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寺院——哲蚌寺。哲蚌寺虽然没有布达拉宫的闻名遐迩和雄伟,没有大昭寺的历史故事和古旧,有一书上说哲蚌寺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院。的确,走在寺院当中,就如走入迷宫一样。宛窄如蛛网般的巷道,随山势层层升高的房舍,还有寺院红色的墙体,金色的法器和房顶,七彩的经幡都令人一时间晕头转向,方寸大乱。每年八月份的雪顿节,在哲蚌寺的山上进行晒大佛时,满山遍野都是人,全西藏起码有一半的人跑到哲蚌寺来,哲蚌寺以它的阔大包容了这一切。     

  西藏,我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了,没有带来什么,却带走了永远的记忆。西藏,它没有山水秀气,没有田园风光,没有璀璨繁华。它不是一块乐土,但绝对是一块净土。它令人心灵动荡,令人魂牵梦系。平时,人们总是忙忙碌碌觉得时间在身边飞快的流去,总是把神经的紧紧的,而在这里,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让人可以静思,可以领悟,可以放纵心身,让思想驰骋纵横。西藏就是这样:没来之前是向往,来了是舍不得走,走了是久久的萦绕。它那特有的人物景观、浓烈的色彩、空气中漫延的味道、还有那六字真言“啊嘛哩吧哩啌”,都令人久久回味,久久难忘。对西藏,是眷恋,是缱绻,是希望再来。 

  终于搭上格尔木到拉萨的班车,走上青藏公路最艰辛的一段路。沿途,除终年积雪的昆仑山脉和唐古拉山脉止终陪伴在我们的左右外,就是笔直的公路,刺眼的阳光、蓝得令人怀疑的天、白得耀眼的雪山,还会偶然见到的修路工和路边小店之外,就只剩下隆隆的汽车声,连车内的人都是噤若寒蝉,除了我好奇地东张西望外,其他人都毫无表情——他们都见怪不怪了。凌晨,汽车行至唐古拉山口时,高原反应终于找到了我:头痛、作呕、头晕、心跳加速,整个人就是浑身不对劲,实在难受,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窗外繁星点点的天空上。窗外万簌俱寂,只有亮亮的星星低低的挂在天上,低得像伸手可摘,亮得可以看书,好美的星空,好美的夜晚,本应是好浪漫,好诗意的,但在那个浑身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觉得那么峥嵘:远处的群山雪顶在星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冷冷的寒光,像是在嘲笑着我,而暗处的山却像传说中的怪兽那样,在黑暗中对我张牙舞爪虎视眈眈。     

 

  走那曲过当雄,经过30多小时的颠簸,带着一脸的尘一脸的土一脸的疲备像一个真正的灰姑娘,终于在夕阳西下时,到达了拉萨。首先映入眼的并不是雄伟的红宫,而是拉萨市的标志:巨大的黄铜牦牛雕像,走过一条笔直宽阔的马路,才看到夕阳中散发着诱人红色的布达拉宫,那一刻,真有点疑幻似真,有点百感交集。    

  终于来到了拉萨,终于来到布达拉宫前了。当我一步步登上布达拉宫,看着身边走动的朝觐客,倾听着他们口里念着的经文和祈祷;着见他们手里摇着的经轮,目光中虔诚,还不时行以“五体投地”之礼,或用头轻碰着建筑物而面上一脸的满足,渐渐我的眼光和思想都给吸引了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力量、怎样的生存信念令他们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虔诚地异无反悔的繁愆生息着,只为最简单的生存而要付出他们的所有。步入了布达拉宫内,才知布达拉宫占地不算广阔,且布局整齐。一层一层的上楼,房屋结构几乎都是一样的,每个殿堂里都是香火袅袅,油灯彤彤。殿堂里所供的佛像造型生动多样,神态各异,基本没有相同的样子,而且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典故和来源。来寺院的每个人都是静静的看,静静的走,静静的在祈祷,气氛安静祥和。    

  走上了布达拉宫的顶层,双眼立即给金色填满了:镀金的巨大法器、吉祥器,金瓦屋顶、黄色的帐布,在烈日下骄傲地闪烁着,像在向人们展视着它那至高无上的地位。走出布达拉宫,转到了八角街上,那些大模大样闲逛的喇嘛,那些衣著色彩缤纷的藏族人,那饱受高原紫外线映照成红黑红黑的肤色,那皱纹龟裂得刀刻般的脸,都那么的有魅力那么的吸引。街上摊挡上的货品琳琅满目,七彩缤纷:有透着神秘的宗教物品,有精致的装饰品、铜制品,多数我都闻而未见过的。小贩们用中、英、土混合语言努力与顾客讨价还价,力图能赚点就赚多点。那边厢为一元几角在讨价还价,边厢却是无私的奉献。八角街尾,就是大昭寺了。磕长头的人布满了大昭寺的门口,寺院门前粗糙的石板,经过千百年周而复始信众们身体的磨擦,已变得像镜子般的光滑。信众不但奉献着他们虔诚的心,还有他们的辛勤所得,毫不吝啬地布施着。   

  寺内百多个转经轮,千百年来倾听着信众们的祈愿,承受了多少的希冀多少的泪水,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有些已东倒西歪了,寺院内更是一脸的沧桑一脸的残旧,但这一些都无损它在信众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都是显示它有着辉煌的悠久的历史。一些边远地区的信众以一生中去了大昭寺朝拜为荣耀,也以此为一生夙愿的地方。     

  拉萨市内还有一座与布达拉宫、大昭寺、塔尔寺等著名寺院一样,对西藏的宗教政治和稳定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寺院——哲蚌寺。哲蚌寺虽然没有布达拉宫的闻名遐迩和雄伟,没有大昭寺的历史故事和古旧,有一书上说哲蚌寺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院。的确,走在寺院当中,就如走入迷宫一样。宛窄如蛛网般的巷道,随山势层层升高的房舍,还有寺院红色的墙体,金色的法器和房顶,七彩的经幡都令人一时间晕头转向,方寸大乱。每年八月份的雪顿节,在哲蚌寺的山上进行晒大佛时,满山遍野都是人,全西藏起码有一半的人跑到哲蚌寺来,哲蚌寺以它的阔大包容了这一切。     

  西藏,我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了,没有带来什么,却带走了永远的记忆。西藏,它没有山水秀气,没有田园风光,没有璀璨繁华。它不是一块乐土,但绝对是一块净土。它令人心灵动荡,令人魂牵梦系。平时,人们总是忙忙碌碌觉得时间在身边飞快的流去,总是把神经的紧紧的,而在这里,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让人可以静思,可以领悟,可以放纵心身,让思想驰骋纵横。西藏就是这样:没来之前是向往,来了是舍不得走,走了是久久的萦绕。它那特有的人物景观、浓烈的色彩、空气中漫延的味道、还有那六字真言“啊嘛哩吧哩啌”,都令人久久回味,久久难忘。对西藏,是眷恋,是缱绻,是希望再来。 

责任编辑:Tibet Tourism
上一篇:圣湖纳木错 撼动灵魂的纯净   下一篇:在西藏与活佛同行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