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青藏线 风雪唐古拉!
作者:西藏游者     来源:西藏旅游网     日期:2007-11-08    点击:317

  那哪是星星,简直就是用铁钎在一块青石板上凿出的新崭崭的白印子,似乎还散发着灼热,在青石板上腾起若隐若现的青烟…… 
  翻过昆仑山口,便算真正走进了青藏高原。 

  高原反应还是来了。 

  先是呼吸不那么顺畅了,每吸一口,总觉得用了全力却只收到一半的效果,接着便昏昏欲睡,迷糊二三十分钟,又难受地醒过来,如此反复,每次睡醒,头便疼得更厉害。小彭开始间歇性地流鼻血,只好用面巾纸塞住鼻孔,马建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话也越来越少了。 

  我们要在这种状态中咬牙坚持10多个小时。 

  在进藏的四条陆路线中,青藏线算是路况较好的,但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之一。从格尔木至拉萨段,全长1100多公里,全程要翻越四座大山:昆仑山、风火山、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跨过三条大河:通天河、沱沱河和楚玛尔河,沿途平均海拔4500米,其中西藏境内540公里,穿过藏北羌塘草原后,在拉萨与川藏公路汇合。 

  要真论挑战性,青藏线尚不及新(疆)藏线,但它保留了许多其他线路无法超越的第一,比如它是世界上在多年冻土区里程最长的沥青路面高原公路,比如它是我国第一条通往西藏的高级公路……至今,它仍然承担着西藏85%以上进藏物资和90%以上出藏物资运输任务。 

  从1954年底建成通车以来,在茫茫高原上,青藏公路像一条沉沉血脉,一直孤寂地流淌着。 

  如今,这长达半个世纪的孤寂被打破了,在青藏公路旁,几乎是平行的,有了一条崭新的铁脉——青藏铁路。
一出格尔木,青藏铁路便仿佛似一个淘气的孩子,一会儿躲进山坳背后,一会儿又钻出来离你近在咫尺,时而依偎在雪山脚下,时而静卧于荒凉戈壁,若即若离,却一直不分开。在开阔处,它笔直地延伸到天际,在峰回处,它又扭动身形,化刚为柔,蜿蜒盘旋。 

  忽然想起法国著名女探险家、藏学家大卫.妮尔在1923年化装穿越西藏腹地时的预言:“毫无疑问,将来准会有一天,横穿亚洲的快车将会把坐在舒适车厢里的旅客运往那里(拉萨)。”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此刻,这条同样是世上独一无二的铁脉,正等着汽笛鸣响、车轮轰隆的那一刻到来。 

  数天后,还是在回程的路上,我恰好与青藏铁路公司一位姓夏的工程师同行,今年7月1日铁路正式开通后,青藏铁路公司将负责这条线路的运营,他告诉我:“届时会开通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至拉萨四条直达线路,从合肥来拉萨,应该在蚌埠乘上海至拉萨的火车,50个小时就到拉萨了。” 

  无疑,一条路会改变一座城市,青藏铁路,带给拉萨的会是什么呢?
继续前行,一边与高原反应作斗争,一边巴望着早点到达终点。 

  天黑前,我们在沱沱河停了下来,要填肚子了。 

  一下车,大家都忍不住打了个趔趄,长时间坐车,加上缺氧,每个人的腿肚子像是面团,软塌塌的使不上力。一步一捱地走进一家清真小饭馆,才发现里面挤满了附近工地上的工人,这些人脸脏得仿佛几年都没洗过,一咧嘴,牙齿便分外白亮。听着窗外扯着嗓子呼啸的寒风,看着这些蓬头垢面的民工,我们不由交换了一下眼神:在这样的环境里,别说一呆几年,就是几个小时,又岂是常人能够忍受得了的? 

  胡乱将一碗汤面吃下肚去,又晕晕乎乎出得门来,上车,继续赶路。 

  抬头看天,渐渐黑了下去,低头看表,已是夜里8点钟了。想合肥此刻已是万家灯火,而站在青藏线上,远山轮廓尚依稀可辨——整整两个小时的时差呢。 

  吃饱喝足,大家打足精神,准备迎接第二个挑战高度——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
也许是得到了休整,李师傅的兴致陡然高了起来,一上车,便说个没完,扯来扯去,还是说到这高原反应上来。 

  “十年前我第一次上高原,那个时候青藏线哪像现在这么好走,坐大客车晃晃悠悠走了三四天,一到天黑就停下来,我当时不但头疼,还冻坏了,那个难受啊,连死的心都有,真想跳下车回家去算了。” 

  李师傅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神态淡定自若,仿佛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在高原这十年,他将最宝贵的青春抛洒在了高原,从当初无法适应高原生活,到渐渐离不开高原,直至扎根生子,还一口气生了三个孩子。 

  “有一次我拉了四个北京的女孩上来,一路说说笑笑,好不开心,对于我说的高原反应一点也不当回事,可是上唐古拉山的时候,坐在车上还好好的,一下车,其中一个女的就‘扑嗵’一声倒在地上了……” 

  “现在我要是回老家,还真不习惯,整天只知道犯困,至少要一个礼拜才能倒过来,他们说这叫醉氧,哈,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醉氧?醉氧!此时此刻,醉氧听上去多么奢侈,这一路上来,氧气就像青春一样越来越稀少,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它被稀释,就像看着岁月流逝一样徒叹奈何。 

  我将目光看向车窗外,再偏过头向上,去看蓝幕似的天空,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满天的星星!可那又哪是星星,简直就是用铁钎在一块青石板上凿出的新崭崭的白印子,新的好像能灼痛人的眼睛,那凿出的坑沿,连纹路都清清楚楚,还散发着灼热,在青石板上腾起若隐若现的青烟……无论瞧向哪一处,都是密密麻麻,串成线,连成片,压在头顶,整片天笼罩在淡淡的青烟里,星星却反而更刺眼了。 

  真想跳下车,只要向天空里踮踮脚,伸手便能摘下一颗来,我敢肯定。可是,可是,我已经蜷缩在车上,不想动荡一下。
车速稍稍缓了下来,车内不知什么时候也安静下来,凭直觉加上一路上对地图的研究,我知道,唐古拉山口快到了。 

  “下雪了!”李师傅喊了一声。 

  可不,外面飘飘洒洒下起了干雪,在夜风里舞成一团,向我们直扑过来,很是狰狞。车在搓板一样的路面上吭哧吭哧好半天,终于爬上了青藏线最高点——唐古拉山口。 

  山口漆黑一团。借助车前大灯的光,依稀能看到那座标志性的军人石雕像和“海拔5231米”字样的大石,可我是真无法动荡了,胃里好像在翻腾,头疼得像有道箍在越勒越紧,我只巴望着马建平和小彭他们早点上车,赶紧下山。 

  车又开了,大家都不说话,好像都在憋着仅有的一口气。可惜,我没有憋住,刚下山口,我“哇”地一声,将在沱沱河吃的那碗面悉数吐了出来。 

  好嘛,给我也来了个下马威。 

  吐完后,一阵轻松,不由一觉睡去。复睁开眼,窗外灯火通明——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宽敞的街道?明晃晃的路灯一路延伸竟然望不到头? 

  凌晨4点半,我们终于抵达青藏线的尽头——拉萨

责任编辑:西藏游者
上一篇:那一月 晃荡在西藏 !   下一篇:布达拉宫门票价格将调整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