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湖的黄昏与清晨
作者:阳光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日期:2010-08-25    点击:105
    纳木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藏语意为“天湖”,这是西藏旅游几乎人人都去的景点,我们游玩的过程有别于其它人。

首先是没有走常规的路线。昨天上午从日喀则出发,沿三一八国道向东到大竹卡后,折向北拐入三○四省道,翻越雪古拉山口(世界公路最高处)抵达羊八井,全程一百七十公里都是土路。尽管车后尘土飞扬,眼前的风光却与前几日不同。越往北,越显高原的苍凉和原始而顽强的生命气息,与林芝的秀美多姿、日喀则的苍翠丰饶形成鲜明对照。其次我们选择在纳木错过夜。一般游客都是从拉萨出发,早出晚归一日游,因为时间仓促,实际在湖边只能逗留个把小时。白天的纳木错也很漂亮,但是黄昏与清晨却是美到了极致,更何况总面积为一千九百多平方公里的“天湖”,一个小时能看到什么呢?然而,在纳木错过夜是需要胆量的,虽然这里的海拔不及珠峰大本营,但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据说过夜的话高原反应“无人幸免”。去年一帮朋友来这里,早上起来有一位老兄竟然精神失常了。听起来十分可怕,为此,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

进入景区后的越野车继续疾驰,驶过那根拉山口,穿越广阔丰饶的草原,那一个多小时里,纳木错就像个妩媚的淘气的小姑娘总在不远的前方跳跃着闪烁着,撩拨着你的兴致。

我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才能真切地表达走到纳木错身边那一刻的感受。是幻象?是梦境?

是震撼?是晕眩?天地之间,除了远处的雪山,只有一望无垠的湖水,浩浩荡荡,悄无声息,从纯洁的白到宁静的蓝,再没有一丝杂色。

登上扎西半岛的山顶,俯瞰纳木错可以看到不同的湖光山色。湖的南边是连绵的唐古拉山雪峰,在阴霾笼罩之下,山是迷蒙的,湖水呈现出灰蓝色;东北方向晴空如洗,起伏的雪山在蓝天上勾勒出俊美的轮廓线,湖水则像大海一般深邃幽蓝;正西方的远山被落日的光芒遮挡着看不真切,水面不时地变幻着耀眼的光彩。我独自坐在山坡上,久久凝望着纳木错,解读它的无言浩荡,体味它的纯净超然。

沿湖边漫步回宿营地已经八点多了,余晖把我们和玛尼堆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交错迭印在地上。营地的灯火星星点点,各家客栈发电机的轰鸣声此起彼伏直到深夜。不觉中我们在天湖的怀抱里安然度过此行最危险的一夜。也许,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山和水能给人以最深刻的领悟──把什么都化解成单色、纯色,譬如蓝,譬如白,事情才不会如你想的那么烦和乱,结果也不会如你想的那么复杂。清晨的纳木错比傍晚多了几分喧哗。日出前的满天朝霞将湖边的白塔、玛尼堆上的牦牛角渲染得格外亮丽。纳木错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生息:女人背着水桶到湖边取水,信徒络绎不绝来到白塔旁,过夜的游客或在水边或上山坡等待辉煌的那一刻,连吠了一夜的野狗也安静地聚在一起翘首东望。

日出就在这样的期待中登场了,绯红的云彩舒展在天边,让出一条明晃晃的金光大道横贯纳木错东西,嶙峋的山体被照得全身通透,棕头鸥鸣叫着盘旋着,飞离久久伫立的崖顶。

我们一路追逐着阳光,向东驶去。

上了一○九国道,我们又一路向北。去拜谒藏北八塔,默读当年格萨尔王征战留下的悲壮故事;驰骋于辽阔的羌塘草原,空旷而无人烟的天地间弥漫着我们的惊喜,在纳木错平静下来的心顿时又撒起野来。(摘自香港大公报)

上一篇:加强“非遗”保护 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提请审议   下一篇:拉萨首次举办传统风筝展 将邀赴藏游客一起体验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