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湖蓝
作者:正义网-检察日报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日期:2010-08-04    点击:94
    西藏之行归来,那片,便在我心中如同扎了根一般,再也挥之不去了。

从拉萨去日喀则,为了欣赏沿途风光,我们选择了山路。中巴车在盘旋的山路上缓缓地爬行,一会儿左摇,一会儿右晃,本来就备受高原反应折磨的我,更加不堪忍受,头痛、眩晕、恶心,我微微闭着眼,头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慢慢向后移动的风景,山下是碧绿的树木,山腰是黄绿相间的草和灌木,时而可见牛和羊在悠闲地散步,山势绵延起伏,较高的山头上偶尔有白雪闪烁。身体好一些的同事,有说有笑,一会儿惊呼,一会儿赞叹,我只懒懒地倚着靠背,与头痛抗争。

翻过一座山口,突然眼前一亮,一片奇异的色彩映入眼帘。那是什么?我一下直起身子,把脸贴在车窗上向外看。远远的一片明亮的蓝色,说不清是什么,一会儿有,一会儿无,我追踪着她,忘记了头痛。终于翻过山口,来到一小片开阔地,车一停下,我就强忍着头痛走下车,来到山边,往下一望,我惊喜地叫了一声:湖蓝,真的是湖蓝。我的心“怦怦”地跳起来,虽已过不惑之年,却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突然看到了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样,难以抑制地兴奋、激动。啊,这就是湖蓝,我一直以为大自然中不存在的湖蓝,她竟真的存在。记得小学时上美术课,水彩中有一种颜色叫湖蓝,我特别喜欢,可就是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我问老师,老师说湖蓝当然是湖水的颜色。我很奇怪,湖水不是绿的吗?从来没见过蓝色的湖,大自然中真有湖蓝色吗?老师说应该有吧,可能在很远的神秘的地方。

时隔三十多年,我终于看到了湖蓝,大自然中真真切切的湖蓝。我深情地凝望着她,心中充满了喜悦与爱恋。她静静地平躺着,像一个熟睡的婴儿,安详而宁静,嘴角露着甜甜的微笑;她轻轻地张望着,像少女明亮的眼眸,清澈而纯净,眼神中透着迷人的风韵;她柔柔地闪着光,像一块蓝色的翡翠,晶莹而通透,温润里含着丝丝的清凉。她的色彩浅浅的、亮亮的,不同于天蓝,仿佛在天蓝中滴入了一滴草绿,她又不同于草绿,好像在草绿中又融入了几分浅蓝。她异常的亮丽而怡人,让你越看越爱看,越看越移不开眼睛,挪不动脚步。恨自己没有朱自清的妙笔,写不出她迷人的神韵;怨自己没有画家的天赋,画不出她姣美的容颜。

这个湖就是西藏著名的羊卓雍错,位于拉萨西南部,在甘巴拉与卡惹拉山之间,海拔四千四百多米,她水面的形状,宛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天鹅,羊卓雍错就是藏语“天鹅之湖”的意思。中巴车顺着山路缓缓下行,那片怡人的湖蓝便在山间忽隐忽现,仿佛一个顽皮的蓝眼睛的孩子在跟你捉迷藏,时而躲进山后,时而又露出蓝色的双眸冲你眨眨眼。

来到离湖面较近的一段路,正好到了中午,同事们喊着:“到湖边吃午饭吧,多美的景色啊。”山路上的盘旋,使我复又陷入高原反应的折磨,虽然没有一点食欲,但我还是强撑着起身,因为我要到湖边去,要亲手摸一摸那迷人的湖蓝。脚步蹒跚地来到湖边,一阵凉风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我迎风站立,清凉的风吹着额头,吹走了一路的昏沉,感觉清爽而惬意。湖水非常非常纯净,近处的湖水根本没有颜色,清澈透明,湖底的细沙、石子、贝壳都看得清清楚楚。由无色到浅蓝到浓浓的湖蓝,湖水渐远颜色渐深,就是在最深处,她依然明亮清纯,没有一丝的昏暗。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内地的湖是绿的,而西藏的湖是蓝的,那是因为她太纯净了,没有任何杂质,这才是真正的湖的颜色。我弯下腰,把手伸进湖水,呀,好凉!我连忙缩回手,像摸着冰块一般,一丝凉意顺着指尖直透进心底。导游说,这湖水是雪山上融化的雪水,只有一两度。我不敢掬她入口,只用指尖沾了水拍在额头上,顿时感觉头上的紧箍松了好多,头痛头晕消失了大半。赶走了身体的不适,我更加痴迷地凝望着那片湖蓝。

突然想起朱自清的散文《绿》,文中称梅雨潭的绿是“醉人的绿”,朱老用神奇的妙笔把梅雨潭的绿描绘得出神入化,曾让我一直醉心于绿色,然而,眼前的湖蓝却让我背叛了绿,她不仅令人沉醉,更令人痴迷。

西藏之行归来,那片迷人的湖蓝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牵住了我的魂,让我不停地回味、思念、神往……

责任编辑:正义网-检察日报
上一篇:自驾山南行 寻找雪域的那些“第一”   下一篇:咔嚓、咔嚓——西藏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