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滑翔:上帝借你一百零一双翅膀
作者:小昭 小蓓     来源:西藏旅游杂志     日期:2010-08-01    点击:74
    我从山坡上冲下来,只能看见眼前飞扬起来的尘土和隐约在脚下的路,可我不能停。冲过了山坡,就是一块平滑的巨大岩石,眼前忽然明朗起来,借助冲力,我快速向前奔去,朝着悬崖的方向奔去,我能看到远处的蓝天,来回波动的弧形的风,以及更高地方的秃鹫和大鸟。

当我跑到悬崖的边缘,加快速度,双脚往崖边一跳!

我飞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站在西藏的这块土地上和秃鹫一起飞翔……

第一次,羽翼未丰,只能在甘丹寺看别人飞翔

第一次飞行的场地定在格鲁派名寺甘丹寺下,这里距离拉萨45公里,起飞场海拔4230米。从起飞场上可看到宽广的降落场,相对高度430米。据说这是中国乃至世界海拔最高且“设施成熟”(所谓成熟,就是地势平坦、空旷,没有障碍物)的滑翔场地。我刚到这里,还不敢轻易尝试,所以就在一旁以学习的态度细细观摩。

一起来的小伙王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滑翔伞运动员,他去过西藏的很多地方,因为对滑翔的痴迷,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每到山口,他就会停下来,看看地形,感受感受风向,并且会观察哪个地方比较适合飞、哪个地方适合降。

“这里的地势平坦,视野开阔,比较适合起飞。”看完降落场后观察风向,“东北风,风速正好!”王生铺好伞,穿好伞包,开始起跑了。呼地!王生的伞打开,飞上了天空,他借助气流上升、盘旋、滑行。从甘丹寺飞越拉萨河,再飞回甘丹寺,来来回回好几次。他的成功起飞鼓舞了在场的很多人,好朋友刘夯、大石、山羊纷纷也飞起来。瞬时,几朵绚烂夺目的“花朵”开在半空中,与沧桑的高原大地形成强烈的反差,这幅场景所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伞友们都飞出去了,我们这些留守人士马不停蹄地奔向降落场去迎接他们。伞友们安全降落在场上,住在降落场附近的藏族同胞早已为伞友们准备好了香喷喷的酥油茶。好奇的藏族孩子围着这些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中飞翔的勇士,一会儿摸摸伞,一会儿摸摸头盔。仿佛心中也憧憬着那片蓝天。

接下来的日子,伞友们又飞了几次。我屁颠屁颠地跟在他们身后,为他们收伞,看他们飞伞。有空的时候,大家会教我抖抖伞,我也就顺便摸摸伞,找找飞伞的感觉,从中领悟到一些要点,领会飞伞的诀窍。慢慢地,动作开始规范了,抖起伞来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实现飞翔的梦想指日可待。

第一百次,放飞在西藏的清风里

在平原地区飞滑翔伞已经有一定的难度了,到了高原其实困难更多。首先就是因为海拔高,空气变得非常稀薄,使得滑翔伞在同样的前进速度下所获得的升力大为降低;其次高原风的风向和风力变化非常快,经常是阵风来去很突然;另外高原地形相对较复杂,选择起飞、降落场地都有一定难度。所有这些都给滑翔伞的飞行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我决定今天试飞。过了9点半,我终于有点坐不住了。风吹过我的脸,我内心渴望飞行的冲动促使着我去整理我的伞包,准备去做我的尝试。正好几个山友也想去看看飞伞,于是我们就一起向着山上爬去。

等伞绳全部整理完,我就戴上头盔,穿戴好飞行座袋,并连接好操纵带,检查完毕后就背对着山下,做好了起飞的准备。

可风就是不怎么大,我乘着小阵风试着拉了几次伞,稍微适应了一下高原风,但已经感觉到风有点难掌握了。等待中,我感觉又来风了,连忙右手带起操纵带,伞衣顺势充气,我迅速将伞头拉至头顶处,当时感觉伞的充气状态还算可以,虽然风向有些偏西了,但我还是决定一试。于是我快速转身,将方向操纵带完全放开,对着山下偏西的方向就开始加速跑。由于风向较偏,而且最后时段,风力突然减小,伞头无法正常充气并保持形状,一下冲过了头。第一次起飞失败。

再次背起没有副伞的伞包,站在山头,不去思考,不去感觉,一切都好像不存在了,耳中只听到对讲机嘶嘶的声音。“起飞!”

“走,向右跑!”

我按照着同伴的指令去做。睁开眼的一瞬间,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天上!仿佛梦中一般,我真的在天上了!除了觉得心一阵阵地发紧,并没有什么其他不适的感觉。在天上看人、看景,好像全是马赛克,一格一格的。山下的朋友在叫着什么,听不清楚,他们的手势,也看不清楚。

飞起来了!成功了!当我回过神的时候,依旧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这种感觉与看别人滑翔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仿佛怒放在高空中,舒展出华美的姿态。

责任编辑:小昭 小蓓
上一篇:武警官兵全力抢通川藏公路   下一篇:虔诚信仰的长城:巴格玛尼墙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