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原牧场上
作者:才秀嘉     来源:《西藏人文地理》杂志     日期:2010-07-28    点击:81
    朦朦胧胧中醒来,便闻到一股淡淡的羊粪味道,明亮的阳光透过小窗户照到屋内,看来,这又是一个好天气。但现在还不想起来,伸了个懒腰,重新缩在被子里闭上眼睛,耳边不时传来一声声羊的叫声。羊圈就在屋子外面,所以叫声听得很清楚。

“该起床放羊了!”洛桑走进屋子里直冲着我笑。

洛桑是我的朋友,住在牧场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他夏天多半时间在这里放牧。我穿好衣服走出小屋,呼吸着高原早晨的清新空气。这时,太阳刚过山顶,光线很柔和,远处半山腰上还有丝丝薄雾,随着太阳的升高,薄雾也慢慢消融在空气中。往下一望,羊群或站或卧,经过一个晚上,小羊羔们看来已经饿的不行了,跪在母羊身下,使劲地吃着母羊的奶,几个调皮的小山羊干脆跳到了羊圈的矮墙上,不时蹦来蹦去。洛桑“嘘、嘘”地叫了两声,羊群都站了起来,它们早已熟悉了这声音,是它们开饭的信号。洛桑打开羊圈的铁门,羊群缓缓走出羊圈。

“今天要把羊群赶到哪里去啊?”我问洛桑。他说赶到最高的那座山上。于是我们俩就跟在羊群后面,羊群边吃着草边往山上走。洛桑说,他每天太阳一出来就得起床,打扫羊圈,把羊群一夜留下的羊粪全部扫干净,并把羊粪晒在草地上,晒干以后可以当生火的燃料。这是他和周围几户人家每天早晨都要做的功课,谁要是比别人起的晚点,会被人笑话说是懒汉。我说,我们不用跟着羊群吗?他说只要把羊群赶到山下就不用管了,它们会一直这样边吃边走地往上爬,等到午饭后再把它们往山下的方向一赶,它们又会慢慢吃着草下山。有时候,羊群会自己回到山下,在自家的羊圈周围停下来吃草休息,这是它们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我们躺在草地上,仰望着蓝天,万里无云,阵阵微风吹来,夹杂着泥土和青草的芳香。洛桑说,其实放羊的生活很简单也很悠闲。白天把羊群往山上一赶,傍晚把羊群赶回羊圈,这期间就可以在草地上睡觉,有时候会有其他人过来聊天、下棋、唱歌。快到正午时,高原上的阳光更显出它的特色了,照得人浑身火辣辣的,无处躲藏,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躲进屋子里。洛桑说,我们吃饭去吧!回到小屋,他给我炒起了菜,这些菜是他从家里带来的。他说以前要到牧场,多半是走路,偶尔有个马啊驴啊的可以骑骑,那是很幸运的事情。但是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摩托车了,有了这种交通工具,回家拿些生活用品就很方便,如果山势平缓,还可以骑摩托车放羊。我边听他说边帮他生火,用的燃料正是他以前晒干的羊粪。

吃完饭,等阳光稍微柔和一点时,我们来到小屋后面的一座土包上晒太阳,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叫尼玛的人,他也是洛桑的朋友,是来找他聊天的,身上还背着个乐器。洛桑说,这个乐器叫“布衡”,是一种六弦琴,他们放羊的都会弹而且是边弹边唱,因为他们放羊的时候时间很充裕,大家就在一起唱歌。说到这里,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唱了起来,歌声在广阔的草原上回荡。

傍晚时分,大地变成了淡黄色,而羊群也回到了羊圈的周围,一个个吃得鼓鼓的,远远望去,霞光下的羊成了一团团金色的珍珠,布满整个山谷。这时,洛桑邻居家的烟囱已经开始冒烟了,霞光也慢慢消失在山头上,整个山谷很快被黑夜笼罩了。

“今天的班我们就上到这里吧!”洛桑开玩笑地说。他走到羊圈门口,让我把羊群慢慢往羊圈赶,而他就在门口数数,不一会儿羊全部进去了。“一只也不差。”他很满意地说。我赞叹他数羊的速度,他说:“我这个还不行,还有比我快很多的呢,有些特别有经验的老人,甚至数都不用数,目测一下就知道羊的总数”。他说每天这样数羊是很重要的,因为羊很多,只有这样才能确定总数有没有变化。

在这高原牧场上中,也生活着狼,狼吃羊是千古不变的规律。白天因为有人,狼还不敢接近羊群,而在夜晚,有些狼会趁人睡着的时候跳入羊圈,等早上发现的时候,狼早已吃饱了逃之夭夭了。人们对此除了提高警觉以外,没有任何办法。

夜晚,一切都寂静下来了,洛桑早已躺下睡着了,皎洁的月光透过小窗照进来,略带点幽凉。我躺着,透过小窗望着满天的星星,珍珠般一闪一闪的,偶尔还有流星划过天际,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屋外的羊群也都没有了动静,只偶尔传来几声小羊羔们不知疲倦的叫声。看着星星,听着羊的叫声,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责任编辑:才秀嘉
上一篇:藏区靓丽的风景线:色尔坝藏寨   下一篇:在西藏博物馆看古老的陶器文化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