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洋河 我的美丽与忧伤
作者:21CN     来源:21CN     日期:2010-07-24    点击:101
    与藏北苍凉、高远,透着生命力量的原始刚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林芝的苍翠丰饶、生机勃勃与秀美多姿,而浇灌这一方如江南山水般妩媚土地的,就是一路百折千回、高唱低吟、变幻不止的尼洋河。

翻过米拉山口,感觉中一直不能亲近的西藏离我们愈来愈贴近。站在藏北的草原和山峰上,西藏永远是辽远而冷峻的,它是你永远不可走近的天界,而林芝的山川却表现出了我们在南方江浙惯见的形态:高大的乔木和茂盛的植被覆盖着路边的崇山峻岭,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时而奔腾喧嚣、时而舒缓平静地穿行在层峦叠嶂之中,山色因葱郁而润泽,水流借涓滴而丰满——这都是我们熟悉的景致,只是因为这一切出现之时,在我们还沉湎于藏北赤裸的强劲之中,才会让我们如此惊讶于在这样的海拔高度上还有这样的美丽,仿佛一个冷面男人突然表现出万般柔情一样让人吃惊!


尼洋河引起我们的注意还是因为它的百变多姿,从米拉山口一侧出来时,仅是一束涓涓溪流,散乱地在山谷中铺张开,漫不经心地流过砂石、浅滩,谁也不会多看它一眼,不知在什么时候就突然汇聚成颇有规模的一股激流,狭窄的河道和石砾让它焦躁不已地喧叫起来,泛着踢腾起来的白浪,像卤莽的少年朝前直冲,扑向约束它的路基和山谷,转过一个急弯,一块巨石赫然地横亘在河道中央,本来就不宽敞的通途被这样的阻碍,河水的暴躁就愈加激烈,湍急的水流直冲巨石,摔出巨大的轰鸣声,仿佛河水在怒吼。而巨石呢,在翻腾着激荡着的水流冲击下,岿然显示着他“中流砥柱”的气度,在搏击中展露出深沉力量的水与石,互不示弱,宣泄着自然的伟力,令观看的人们荡气回肠。轰鸣着冲过一段逼仄的河道,尼洋河在一个布满石头的平稳弯道上嬉戏起来,“哗哗”地拨弄着雪白的浪头,显摆着自己的活泼,跳跃着,玩耍着向前走,一直到累了,就偃旗息鼓,摆出一副沉静不语的深沉模样,在宽广的河面上“秀”它的内敛文静,柔缓地放慢了脚步,如同出了闺房的女眷,惹得人忍不住赞叹它如许的明澈,如许的仪态万方。待转到一处宽阔平川时,它又变成了一个洋洋洒洒的公子哥儿,汪洋恣肆,像在散步,像在漫不经心地闲逛,不疾不徐,随意而悠然,奢侈地把河道一分为二,腾出河床中间的地方,让那里长满草木,自己好心情地兜一个弯,再合起来继续向前奔跑。绕过一座座青山,流过一个个村落,在流淌中越来越开阔,越来越像一个成熟的青年,清澈透明的流水泛着碧玉般的柔光,让人疑似谁融化了松绿石倾倒了一河,少了喧哗,多了内涵,滋润着沿途丰美富饶的高原江南的秀丽。

暮色渐渐地浓重起来,尼洋河在雾霭中也安静了下来。我们相视低语:尼洋河也要睡了吧?它也要进梦乡呢。于是我们也不再大声说笑,怕惊醒了刚刚酣睡的尼洋河,直奔八一镇。

  

这中间,我们还去了美丽的巴松错。深藏在山峦之间,巴松错宛如一块青岫镶嵌在深绿的苍翠之间,周围的山峰与浓雾包裹着娇巧玲珑的它,天生丽质的小小湖泊散发着迷人的宁静气息——当然,它的宁静和纳木错的宁静迥然不同。纳木错是一派圣洁,属于高天。而这里是属于人间的秀色。在西藏,该有许多这样的美丽去处吧?

第二天,我们返回拉萨。陪伴了我们一天的尼洋河又与我们结伴而行。中途。我们坐在一个索桥上,眺望远山,体味着那一直向前永不回头的执着,遥想它从雪山上汇聚无数涓涓细流,朝着雅鲁藏布江,朝着印度洋,为着属于它独有的命运而日夜兼程,我们对它的喜爱,对它的赞叹,投向它的热切目光,能够被它知晓么?即使它有知,它又何曾停下过自己的脚步呢?

米拉山口下,尼洋河向更悠远的山谷延伸,告别了我无限依恋、久久收不回来的泪水闪烁的目光……  

  

因为是去那样的一个地方,因为那样一个地方的澄净单纯,这次的旅行,便美若梦幻。梦幻般快乐,梦幻般伤感;梦幻般幸福,梦幻般疼楚——那些日日夜夜,我的心一直在天上飞翔……

我们曾在玛吉阿米的露台上,看着千奇百怪的各式留言,讨论着虚无缥缈的话题,那一刻的心灵是如此自在而恬淡;在冈拉梅朵临街的窗口,我们阅读着阳光照耀下的拉萨和来来往往的藏胞的脸庞和表情;在吉日旅馆,我们在飘飞的纸条上感受旅人的自由自在和眉飞色舞的快乐;在背阴的街边猜度朝阳的街市的温暖;在八角街上闲逛,看转经的人匆匆而过,看叩等身长头的虔诚,看缤纷的傍晚沉静的大昭寺外面世俗的热闹——一切是那么快乐而富有兴味。

从林芝返回拉萨的后半程,突然想起从上海带来的几十枝铅笔还在包里,应该找个小学校去送给孩子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学校门前,我们停了下来,我拿着铅笔走过去努力微笑着,生怕他们会因为陌生而一哄而散——像我们惯见的那样——但是他们仅仅是好奇地看着我,我拿出铅笔送到临近的一个孩子面前,他接住了,唧唧咕咕地说着什么,其他的孩子一下子都围了过来,酥油茶的味儿包裹着我,每一张黑红的小脸上都绽放着单纯的笑容,每一只脏呼呼的小手,坦白着他们要的愿望,我看着他们的眼睛,不停地说,都有,都有。心里却直打鼓,担心铅笔不够。孩子们像雀跃的鸟儿一样热闹,拿到铅笔的怯怯地在一边无声地笑,没拿到的像生怕会漏掉他似的,眼神里流露焦灼,小手快要伸到我的眼前,他们心灵的表情通过眼神的喜悦和焦急流淌出来。忙乱一通后,铅笔还剩下几枝,孩子们满足地渐渐平息了嘈杂,快乐而纯净的叽叽喳喳,他们无忌的热切让我无法不满怀亲爱,他们天然的不设防与单纯的天真让我的喜悦油然而生。同行的伙伴都说,若是在上海,恐怕没有小孩会这样无所顾忌地接受陌生人偶发的馈赠吧?我们早已教会了他们怀疑和猜忌:为什么要送东西给我们?你想干什么?——可是西藏还有一些心灵没有布满阴霾。

我很感激那一群接受我、给我快乐的孩子。

  

在纳木错过生日,是我最感快乐的事。在那与天相连的背景下,在那传递着生命内涵意义的圣湖之滨,我心里怀着巨大的幸福感,在这样的一天我来到了世界,在这样的一天我感谢生命赋予我的启示,在这样的一天我把我的人生意味挥霍到了极致:以生命面对自然,以赤裸的本真面对渺远的天地,那时的我是苍天圣湖的女儿,所以我一定要亲近那冰凉刺骨的绿水,我要以肌肤之亲来说出我无限的爱!没有多少人会以这样的形式来祝福自己的生命吧?

我幸运,我拥有这样的过程。看山、看水、看圆月、看飞扬的彩虹,我看到了我想看的一切美丽!西藏的阳光是安详透亮的,洒落在万物之上,闪现着它仁厚的光泽,在那样的日照之中感受灼热或温暖,我接受的是最少被尘埃浸染扭曲的光线,我挚爱那份纯净,如同那里的蓝天,那里人们的眼睛和笑容,那是我今生愿意深陷其中宁愿万劫不复的美丽渊薮!

责任编辑:21CN
上一篇:日喀则召开旅游工作专题会议   下一篇:进藏游客须注意的藏民族风俗习惯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