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 游记温泉小镇的慢诗意
作者:人民网     来源:人民网     日期:2010-07-21    点击:132

第一站

从拉萨出发,目的地日喀则。

一路的疾驰,让我神清气爽,心也随着公路的起伏而起伏。当车行驶至海拔4900米的冈巴拉雪山,我的思绪被收了回来。远看冈巴拉雪山银装素裹,一边悬崖、一边山峦的山路让我间隙屏住呼吸。欣喜的是山顶的“羊卓雍湖”为我们压惊了。

作为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天鹅池”,碧蓝的湖水映照着雪峰,弯弯的湖岸延伸进山峦,一颗蓝蓝的大钻就这样被镶嵌在群山,我在想这又是哪一个神仙的“瑶池”?

其实远远细看,这是一个卧在群山间穿着蓝色绸缎的睡美人,与世无争、恬静自然;以蓝天为帐篷,以雪山为卧床,以冰川为守卫,以花草为卧枕,以白云为长发,就这样无忧无虑地睡着,梦着……我们的一行,也是轻手轻脚,生怕惊醒这阿娜多姿的睡美人。我相信朋友的说法:你有多少时光,她就有多少风情。

走出羊湖,跨越了4330米的斯密拉山口,前行不久就到了卡若拉冰川的冰舌下。据司机师傅说以前在公路边便可触摸得到,而如今冰川融化快,使西藏这座离公路最近的冰川却越来越远。

冰川雪层的消融,形成多姿多样的卡若拉冰塔林,而消融的冰雪就是冰川化为的泪珠,原来她在哭。这又让我把她跟美人联系了起来,没错,这就整个一个冰美人啊。

一空如洗的天空下是晶莹剔亮的身段,以巍峨壮观的身姿,伫立在白云飘渺的高原;任凭路人来来往往,她依然一副冰冷的容颜,冷到即便身上的灰尘,也懒得除去,经岁月的雕塑终成为大自然的艺术品。在这里我只想说,我们应该深思冰美人痛哭流泪的原因……

第二站

行至江孜县,第二天赶往白居寺。

作为藏传佛教典型的佛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塔寺相扣”的建筑物。跟着游客,走进了位于措饮大殿西侧的十万佛塔,寺里的喇嘛告诉我们,此塔正名是“菩提塔”,我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金字塔结构的塔身下大上小,下面塔身上面伞盖,顶部还有宝瓶跟宝珠。殿堂内是众佛众僧的芸芸众相,壁画十余万,佛像上千尊,“十万佛塔”不愧盛名。

匆匆走过了宗山抗英遗迹和帕拉庄园,便向日喀则进发。

第三站

将近下午开进了后藏的政教中心——日喀则。

晴朗遥远的天际,摇摇欲坠的夕阳,橙色的光芒侵染了远处的雪山、近处的郭舍。漫步在夕阳下,雪山、原野、湖泊、郭舍被夕阳的余晖所铺盖;仿佛佛光普照、大地生辉,而我好像专程往这里来思索人生的。

久违的感觉让我顾不上吃饭,我坚持在外面踱步先感受夕阳余晖的沐浴,以洗涤旅途的劳累、世俗的羁绊。

夕阳的余晖是满眼的橙色,一点也没有给我“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相反让我联想起金色的秋季、黄橙橙的果实。好玩的是我奔向街旁的小卖部,买了瓶橙汁,喝了一口,甜滋滋的深长而厚重;这让我感觉黄橙橙的橙汁是瓶美酒,在这浑然天成的颜色中我如痴如醉的饮着。这样的感觉是人生最美好的符号,此情此景让我认为人生就该是橙色的,灿灿的、甜甜的……

相信多年后,我依然记得日喀则的第一印象给我如此的感慨,也会庆幸在这片雄鹰凯旋的神奇土地,留下了我的足迹……

第二天一早,我们径直赶往日喀则的象征——扎什伦布寺。

依山而建,背附高山,从不远处我就看到了壮观的殿宇群落,金色的塔顶在阳光下灿灿发光,给人暖暖的感觉。修建用去黄金8928两,紫铜231450多斤的扎什伦布寺就这样直面摆在了眼前。

踏进正门,最大的措钦大殿呈现在眼前,宽大的经堂,班禅的宝座,让人马上安神下来。香炉、紫烟,贡台、油盏,在一片随和宁静中袅袅扑腾。径直走往后面的殿堂,如来殿居中,弥勒殿在西,度母殿在东。高大的如来金铜像,给人佛法无边的感觉;而西侧弥勒殿的强巴佛则更加高大,据说26.2米的佛像是全世界最大的铜佛坐像,琥珀、珊瑚、钻石、珠宝再加上四周墙壁上以红色为背景的上千个强巴佛金粉画像,使这里金碧辉煌、流光溢彩。还有其他很多的灵塔跟殿堂,都以橙色的基调呈现着佛光普度。

一个个朝拜的信徒,一双双虔诚的眼神,让我相信了佛就在身边。寺院建物、墙壁绘画、喇嘛的服饰及珠光宝气的法器,又给我是夕阳颜色的幻觉,从而让我彻底改变日喀则只有绿色的看法,原来橙色才是这里的主题。给人温馨,让人暖和,让冰冷的心温暖起来,让炽热的心又宁静下来,也许这就是寺院佛光对我的洗礼吧。

第四站

在扎什伦布寺通过佛光的洗礼,我们一行踏上了拉孜县。一路连绵起伏、寸草不生的高山,在一片祥和中演绎着它们的地老天荒。随着车子的颠簸,辗转拉孜县城,嫩绿的森林被越拉越近,小河延伸的远处是白雾腾腾,我知道我们已接近在中尼公路北侧2公里处的拉孜温泉。

车子停在一个村庄的路口,两个藏族的小朋友马上跑了过来,红扑扑的脸膛上是天真的笑容,那么自然,那么无邪,我按下快门,捕捉了这一少有的真诚。

村里的才仁带领我们赶往温泉,白腾腾的雾气,绿油油的田野,叮咚咚的小河清澈见底;感觉行走在如此诗境画意的小路,身心随着腾雾也缥缈起来。在才仁的安排下,很快我们泡进了一个大点的露天温泉。强大的浮力,让我有浮起的感觉,温热的泉水,渗透了全身,旅途的劳累、附带的灰尘,被清澈的温泉一洗而去。躺在边上,闭着眼睛,呼吸着大自然最纯净的空气,真想就这样悠哉游哉的泡着,全身的舒适和温泉的浮力让我想不轻飘都好难。才仁还说此温泉可治疗胃病、肾病、皮肤病、关节炎等杂症,我虽然没有治病的初衷,但知道这些后洗涤的身心更加轻飘。回去的路上,轻健的步伐,让我有种蹦蹦跳跳的冲动,同行的朋友开玩笑说我是老小孩……

第五站

回到拉孜县城后,简单地购物。泡温泉后的那种意犹未尽使我们决定赶往亚东。因为在亚东有“天下第二隐修地”的康布温泉,是名扬不丹、锡金的世界药王泉。

沿着康亚公路的一阵疾驰,辗转帕里镇后车子最终驶进了亚东康布乡康布村。徒步前往,路旁茂密的森林、艳丽的经幡一直延伸到雾气腾腾的温泉区。了解到有14个泉眼各自都有着好美丽的名字,而且都还有着不俗的故事,比如老鹰池:一只折翅的老鹰掉进温泉,竟然痊愈,冲天而起。

我们泡进了西边的一个池子,“咕嘟咕嘟”地泉水冒着一个个大泡,给人痒酥酥的舒适感,传说这是菩萨洗浴时手捻的佛珠断线在撒滚。

艳阳高照,微风徐徐,抬头看到白色的哈达和彩色的经旗,恣意的飘起又飘落,闭上眼睛,感受着这赛神仙的梦境。

从池子出来,回到经过的“多庆错”湖泊,其实自打一听到“多庆湖”这名字,我就想去,不知道它到底有多么“多情”?“多情错”诗词般名字,使我们赶快驱车前往。

将近傍晚,终于寻觅到了这片高原上少为人知的多情幻境。雪山环抱,葱郁相连,碧蓝的湖水跟天空一色,白色的沙滩跟云朵一色,略带红色的草地中是显得和蔼可亲的大片格桑花,峻峭山峰下的多情错显得宁静而又祥和,晚风吹来翻起了微微余波,却没有任何一点声响。

夜,寂静下来,多情错更加寂静,我的心醉在月亮星空下晚风徐徐的多情错了……日喀则之行在脑海放着电影,橙色的世界里我终于知道了这个藏语意为“最好的庄园”它到底有多好了……

责任编辑:人民网
上一篇:藏历四月:乜纳扎仓的“强巴林廓”   下一篇:三种方式游历白色那曲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