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模型——藏东南之旅
作者:yuyue     来源:乐途网博客     日期:2010-07-16    点击:385
    2010年4月我们第五次踏上西藏这片神圣的土地,只为完成我们西藏旅行拼图中最为重要的一块——藏东南之旅。

有人说:上帝在创造地球时,一定是在这里先造出了一个模型。因为,这小小的一隅几乎包含了我们这个星球上最美的一切:举凡冰川、大山、江河、湖泊、瀑布、森林,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典范。此次藏东南之行,我们真正了解了这段话的含义:大自然对于这片土地恩宠备至,它集雪山、冰川、峡谷、瀑布于一体,缀山花、林海、草甸、田畴于一身,它把从极地雪原到热带雨林的超级美景揽括在一起。它的美,不是“西藏的江南”所能表述,它的山山水水,也非“东方瑞士”这样的称号所能够企及,只有走过地球上的角角落落,才能感悟它的独一无二。

直刺苍穹的矛 — 南迦巴瓦主峰(7782米)
直刺苍穹的矛——南迦巴瓦主峰(7782米)

雪山

雪山在青藏高原并不鲜见,我们曾经看到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也曾拜谒过西藏第一神山——冈仁波齐。能够近距离地感触南迦巴瓦雪山是我们此行的重要篇章,这不仅仅是她位列中国最美名山之首和太多的故事、传说,是她从不轻易示人的神秘和“云中天堂”的美誉吸引着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从林芝八一镇出发车行130多公里,我们来到了米林县的派镇。至此开始到雅鲁藏布江峡谷、南迦巴瓦观景台、直白村的20公里路程不允许外来车辆入内,需要换乘当地中巴车(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并购买270元的门票后才能进入。

中午时分派镇的天气非常晴朗,我们匆匆赶到观景台希望能尽快看到南迦巴瓦这座神秘的山峰。“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尽管派镇到观景台只有区区十几公里,浓重的云雾却像一个帷幔将南迦巴瓦雪山紧紧地遮挡。我们所在的观景台到南迦巴瓦主峰的直线距离只有5公里,除了迷雾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山的轮廓。来此之前我们曾经看了大量的资料,知道南迦巴瓦的尊容从不轻易示人,需要有一颗虔诚的心,有缘才能相见。据当地人讲,每天下午3点时分比较容易见到南迦巴瓦雪山。时间还早,我们面对主峰方向静静地坐下来等待着那一时刻。

云中天堂 — 航拍南迦巴瓦
云中天堂——航拍南迦巴瓦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原来的浓雾被撕开了一个缺口,雪山终于露出了小小的一块,我们的心情也随之激动起来,我们口颂“六字真言”,暗自祈祷马上刮来一阵风将浓雾完全吹开。不知道是我们的心还不够虔诚,还是口颂的“六字真言”发音不够标准,刚刚露出的一部分雪山又被云雾遮挡起来。更加考验我们神经的是,云还没有散开又下起了大雨。一阵风又一阵雨,云雾散开又聚合,我们的心情一阵激动、一阵紧张,随着云雾的开合起伏不定。从中午1点到傍晚6点的五个小时里我们就一直这样坚守在观景台,除了中间山体部分露出更多一点之外,始终没有见到主峰的轮廓。就这样放弃真的不甘心,我们是那么虔诚,千里迢迢就为一睹她的容貌,我们决定夜宿直白村,等待次日的好运。也许是一个征兆,我们的司机被特批,在晚上6点之后驾车进入禁区(估计旅游旺季不会有此待遇),减免了我们从观景台到直白村9公里的徒步行程。

峡谷中的天气非常奇妙,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夜里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听着房顶上劈劈啪啪的雨声渐渐进入了梦乡。也许是昼思夜想的原因,我做了一个梦:清晨我费力地抬起胳膊拉开房间的窗帘,南迦巴瓦雪山清清楚楚地出现在眼前,白雪皑皑的主峰是那么清晰,真的像“直刺天空的长矛”映衬在蓝天之中。闹钟响了,原来只是南柯一梦。不知道是梦想会成真,还是我们昨天的祈祷开始灵验,早晨的天气非常好。当我们匆匆地赶到观景台,南迦巴瓦雪山就在眼前!尽管她的身影在晨雾笼罩下若隐若现,主峰的顶端始终隐藏在云雾之中,但我们已经能看到沙幔之后她的身姿,已经能感受到她带给我们的无比激动和愉悦,我们已经不虚此行。

也许是我们与南迦巴瓦雪山的缘分未尽,同一天在林芝到鲁朗的色季拉山口上,我们又一次见到了她。这次南迦巴瓦雪山是那么清晰,那么完整,留给我们那么长的时间仔细地欣赏,相比那些多次来到这里都没有见到她真容的人们,我们太幸运了。后来,我们在离开林芝的飞机上又航拍到了“云中天堂”般的南迦巴瓦雪山,这就是我们和她的缘分!

此后的几天我们又见到了许多雪山,它们依旧是那么纯净,依旧是那么壮美,但都没有像看到南迦巴瓦雪山那样让我们惊叹和震撼。

冰川

冰川这个名词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纯净,可以净化人的心灵,冻结心中所有不纯的杂念。我们曾经看过四川海螺沟的冰川,也曾经近距离触摸过青海玉珠峰的冰川。此次藏东南之旅,米堆冰川是我们要阅读的另一篇章。

米堆冰川
米堆冰川

从波密扎木镇出发沿318国道一路东行,大约行驶100公里左右就来到了米堆冰川景区的入口处,门票50元/人。从米堆冰川景区入口处到观景亭需要步行30分钟,穿过一个村庄爬上一个山坡即可看到完整的冰川。由于,我们来得太早路上没有任何人,也看不到任何指示标志,再加上几天前刚刚下了一场大雪掩盖了路面,在一个岔路处我们选择了错误的方向。踏着近一尺多厚的积雪,在丛林之中我们艰难的前行。时间过去了1个多小时,我们仍然没有见到冰川的踪影,诺大的林海雪原之中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溪流哗哗的水声,就是偶尔树枝被雪压断的噼啪声,周围一切是那么的寂静,这种寂静让人感到一些恐惧和无助,我们决定马上原路退回。还好来时的脚印仍然留在积雪上,我们小心辨认来时的痕迹生怕再误入歧途。

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近两小时,苍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到达了冰川脚下。米堆冰川由两条冰瀑布汇流而成,冰瀑布之间分布着一片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如同一幅自然之手创造出的泼墨山水。冰川高处可见晶莹闪烁的冰盆绝壁,动人心魄;而低处的冰川末端一直延伸到丛林之中,如入仙境。米堆冰川又被称作桃花源里的冰雪,她的美不仅仅在于自身的冰洁如玉、姿态万千,而是她与周围蓝天、雪山、森林、河流、民居、田地的完美融合。她是田园交响乐中的一个乐章,更是人与自然完美融合的典范。我们多想也能融入其中,可惜我们并不属于这里。别了米堆冰川,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壮美,永远记住这幅无与伦比的田园画卷。

其实在藏东南地区还有许多冰川,像易贡乡的卡钦冰川,然乌湖上游的来古冰川等等。我们原计划要多看一些冰川,甚至已经无限接近了她们,只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相见。我们曾经来到易贡乡,但是从那里到冰川脚下还需要徒步十几个小时,我们的时程无法实现。最为可惜的是,我们距离来古冰川只有半小时的车程,由于大雪阻挡也只能原路折返。藏东南地区的冰川如此众多,它们源于雪山,又孕育了这里的江河湖泊。

江河湖泊

江河湖泊在西藏分布众多,亚洲几条大河都发源或流经这里,而西藏的湖泊总面积占到全国湖泊总面积的30%。在藏区人们称江为“藏布”;河为“曲”;湖泊为“错”,我们一直认为雅鲁藏布江的称谓有问题,准确叫法是雅鲁藏布。我们曾经到过黄河、长江和雅鲁藏布的最上游,也亲身感触过西藏三大圣湖的壮美(纳木错、羊卓雍错、玛旁雍错),所以这次江河湖泊并不是我们此行的重点。然而,就是这些不是重点的重点却一路伴随着我们同行。

从拉萨出来,拉萨河就一路伴随我们的左右,时而在公路的右侧,时而又换到左侧。也许是司空见惯的缘故,我们并没有认真欣赏她的美丽和周围的景致。中午时分,我们翻过了拉萨和林芝地区的界山 — 米拉山。几乎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公路旁的河水变得更加清澈碧绿,是尼洋河悄悄地流到了我们身边。尼洋河之美,美在它的水色,翡翠般碧绿的河水和飞溅起的洁白浪花交融在一起,令人赏心悦目。

雅鲁藏布小拐弯
雅鲁藏布小拐弯

西藏的江河各有不同,除了河水的颜色有所差异外,不同之处是她们串连起了不一样的美景、不一样的故事。拉萨河、尼洋河、鲁朗河、拉月曲、易贡藏布、波都藏布、帕隆藏布都曾经伴随着我们,当我们的车在公路上行驶,我们的心却一直行驶在这条条江河之上。就是这条条江河,无论她们得流向,无论她们遇到何种阻挡,她们最终都流到了一条大江,这就是藏族人最为骄傲的雅鲁藏布。尽管我们此行并没有计划徒步穿越雅鲁藏布马蹄形大拐弯,也未曾计划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纵深地带。虽然,我们曾经置身于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入口处,也曾亲眼看到雅鲁藏布的小拐弯,当我们来到排龙时还是有些踌躇不前。从排龙到能看到雅鲁藏布马蹄形大拐弯和大峡谷最精彩部分的路程只有25公里,由于山高路险即便有向导和背夫带路也需要两天往返,这是我们无法安排此行的原因。我们只能停下车来遥望雅鲁藏布的方向,让我们的心飞过高山、跨过天险,去感受雅鲁藏布大峡谷的风、去体验雅鲁藏布大拐弯的壮景。

巴松错、易贡错、然乌湖(不清楚人们为什么不叫然乌错)恰巧将我们此次藏东南之旅串连起来。

巴松错的杜鹃
巴松错的杜鹃

4月24日我们来到巴松错正值旅游季节即将开始,一些商户正在做开张前的准备,连接湖心岛的浮桥也刚刚开始架设,除了工作人员外,整个湖岸只有我们两个人。这让我们可以静下心来仔细欣赏雪山、湖水、森林、山花交相呼应的美景,尽情呼吸这里纯净无比的空气。雪山、蓝天、白云护卫这一池碧绿的湖水,茂密的森林、含苞初放的杜鹃装饰着湖岸,如此完美的湖光山色除了藏东南地区,在西藏其它地区也是难得一见。

易贡风光
易贡风光

易贡错位置相对偏僻,又不是旅行团的常规路线,去那里的人非常少。易贡错地区海拔低、气温高,我们第一次在西藏看到的蕨类植物就是在这里。易贡错边有个易贡茶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在青藏高原还有这成片的茶园。蓝天、白云、雪山、田畴、茶场再加上远离公路的喧嚣,使得易贡错别有一番景色 — 宁静、安详、悠然自得。

然乌湖由两个部分组成,即东面的然乌湖和西北面的安目错,来古冰川就在然乌湖的上游。几天前下了一场大雪,即封住了通往察隅的公路,也中止了我们去来古冰川的计划。白雪皑皑下的然乌湖,让人很难分出那里是冰雪那里是湖面,而枯水季节看到的安目错水面又小的可怜。我们觉得然乌湖的最大特点就是,你很难分辨从那里开始是湖面,从那里开始是河流。然乌湖到安目错之间为沼泽和季节性水道,其间并没有明显的分界。安目错向西又不知道从那里开始变成了一条江,即额公藏布和帕隆藏布。我们认为,所谓的然乌湖应当是这一大片水域的统称。

在短短的几天中,我们所看到的湖泊有着完全不同的景色和特质。我们不知道那个是最能代表西藏的湖泊,那个是我们至今见到的最美湖泊。但有一点非常清楚,自然、纯净、圣洁是西藏所有湖泊的共同特质。离开西藏回到喧嚣的城市,希望我们心中永远能拥有这一池自然、纯净、圣洁的湖水。

森林和田园

森林和田园是我们这次藏东南之旅看到最多的风景,与我们09年西藏阿里之行最大的反差就是,满眼的绿色和适宜居住的气候。进入林芝地区后沿途嫩绿的藏柳、茂密的灌木、五颜六色的藏式民居已经非常养眼了。但是当我们来到鲁朗,又深入波密岗乡云杉林自然保护区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原始森林,什么是最美的田园风光。

鲁朗风光
鲁朗风光

鲁朗藏语意为“龙王谷”,也是“叫人不想家”的地方。从八一镇沿318国道东行80公里左右就进入鲁朗镇境内,两侧青山由低往高分别由灌木丛和茂密的云杉、松树组成了鲁朗林海独特的风景线。雪后的林海银装素裹,在阳光照射下树冠上的积雪开始融化,树上悬挂的冰凌也开始消融,一个个晶莹的水珠顺着冰凌滴落下来。从色季拉山口下来不远正在修建一个观景台(估计以后肯定会收费),这里是观看鲁朗林海和南迦巴瓦雪山最佳处。遥望天边,蔚蓝的天空下面南迦巴瓦雪山横空出世,如同长矛一般的主峰直刺苍穹。俯瞰群山,茂密的云杉层层叠叠将山体紧紧地包裹。有人说,森林是我们这个星球最美丽的外衣。此话毫不夸张,正是有了这些森林,才造就出如此湛蓝的天空、如此俊美的雪山。

鲁朗镇很小,318国道贯穿全镇。在绵延起伏的山丘上覆盖着一层嫩绿的草甸,草甸之上零星散落着拙朴的木制藏式民居,在木篱笆圈起的草场上牛羊悠然自得地咀嚼着可口的青草。这是一幅多么完美的田园画卷啊,我们的一切赞美之词在这里都显得那么苍白,我们只能傻傻地重复着一句话 — “太美了!”。其实,类似鲁朗田园风光的画面在藏东南地区随处可见,一路行来,这一幅幅山水画卷从未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如同在画廊中穿行。然而,整个画廊中的精品是我们到了波密岗乡云杉林保护区后才发现的。

岗乡保护区风光
岗乡保护区风光

波密岗乡林芝云杉林曾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十大森林之一,位于波密县扎木镇西22公里处,需要从318国道下路后再步行6公里。由于,原来的吊桥年久失修,只有手扶拖拉机才能过去。为了早点赶到八一镇取机票,我们没有时间进入原始森林之中,也就无法亲身感受 “树干亭亭玉立,树冠蔽日遮天,地上落叶和苔藓如同地毯般的松软,置身其中犹如仙境一般”。其实就在附近,318国道两侧我们已经能看到成片的云杉林,它们将群山装扮的郁郁葱葱。我们决定还是抓紧时间尽可能地接近森林边缘,哪怕近距离看看也好。

跨过公路旁一个由风马旗装裹的木制吊桥,绕过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寺院,眼前豁然一亮,我们不禁同时惊叹,这里简直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菱角分明的雪山,云杉林覆盖的青山,一片片绿色青稞和顶端嫩黄色的青稞穗,精美的藏式民居散落其中。蓝天白云绿草红房,此景只应天上有,不知何时到人间。

我们沿着一条小路前行,路边一群黑色的藏香猪悠闲地吃草,还有一群小猪崽围着妈妈挣着吃奶。不远处两头花牛横卧在小路中央不肯离开,无奈我们只能让道给这两个“牛警察”,这里可是它们的地盘。走过一个用整根树干铺就的小桥,一汪静水呈现在面前,绿色的浮萍点缀着白色的小花,多像印象派大师莫奈的油画啊。走走停停,我们不时地向身边的藏族老乡微笑致意,我们多么羡慕他们的生活,宁静安详、自给自足、与世无争。蓝天、雪山、森林、绿草、小溪,上帝太眷顾这块土地,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都留给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看不够的风光,拍不完的美景,无法离开又不得不离开,我们知道在西藏最美的风景不是定格在照片上,而是铭刻在每个人的心中,希望此情此景永驻我们的心中。 

岗乡云杉林
岗乡云杉林

 

上一篇:藏药与藏香   下一篇:西藏的高足碗与碗套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