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芝新错在轮回新生之地
作者:梁梅     来源:西藏商报     日期:2010-06-27    点击:102

峡谷尽头的新错。
峡谷尽头的新错

当古老的特提斯海在青藏高原的隆起中逐渐消退的时候,它把大海的灵魂化作充满灵气的湖泊散落于青藏高原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至今仍在世界屋脊熠熠生辉。藏族人民至今视湖为女神居住的神圣之地,虔诚地徒步转湖,以此与神灵沟通。你肯定听过这些名字:天湖纳木错、天堂入口巴松错、天鹅之湖羊卓雍错、可知前世今生的拉姆拉错……但你可曾听说过“新错”,那个象征轮回之地的湖泊呢?

与洛池一起入夜

无意中的邂逅,无意中的关注,让我们走上了通往新错的道路。春天复苏的尼洋河风光不再让我们目光停留,巴松错湖岸上飘扬的经幡也挽留不住我们前往新错的步伐。在两个赶着牦牛的小姑娘的同行下,我们走在峡谷中的山道上,河水在山道下边的谷底奔流,水轮转经筒在河水的带动下,永不停息地转动着,那流水带动轮叶的声音应和着潺潺的流水声,仿若经堂中绕梁许久的诵经声。而那河水的源头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所在。

洛池,这个充满水的身影的地名,让我们充满了遐想。从地图上看,这是一个坐落于巴松错和新错之间的贡布族村落,发源于新错的河水静静地在村边淌过,而后穿过峡谷流入巴松错。

我们抵达洛池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河面上点缀着村落温馨的灯光,泛着山中静静的夜色。我们用蹩脚的藏语和干活归来的村民打着招呼,穿过村庄。在村边的一块小坡地上堆着一堆木头,无序中为我们围出一块搭帐篷的空地,挡风挡雨,还有用于生火取暖的木屑。我们还未钻进帐篷就飘起了雪,尽管未能烧火取暖,却让我们兴奋异常。聆听着雪花抚摸帐篷的温柔,在洛池村边露营的我们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出帐篷的那种彻底回归的感觉让我迷失了许久:我们的帐篷就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木头静静地躺在雪被下,好像还在梦中。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匹放养的马安静地啃着草皮,鼻孔里不断冒出的热气化开了草地上的薄雪,露出一点新绿。清晨赶牦牛的村民,远远看到我们就热情地打起招呼,于是,我们又迎来了暖暖的酥油茶和至香的藏香猪肉。阳光透过云层温暖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洛池就这样迎来了新的一天,我们也继续前行,向着期待中的新错。

新错之梦境

用脚丈量那沿河延伸的山路,手抚摸那直奔过来和我们亲近的牛犊,用脑袋迎接那忽然而至的硕大冰雹,我们从洛池走过两座铁桥,20多公里路后,到达沈洞——一个有着若干木桥、木屋,牛马比人多得多的地方。前来看望自家牦牛的洛池村民告诉我们,新错已经不远了。

从沈洞铁桥再往前约5公里,是一片原始森林,忽然又起的风雪赶着我们走上林间的小路。20分钟后,不远处飘扬的经幡告诉我们——新错近在咫尺。

一阵快步之后,眼前的一抹蓝让我眩晕。一片原始森林的静谧之后竟然藏着如此秘境,用深藏于闺中的女子来形容已显乏力。那湛蓝的湖泊,宛如一位娴静的绝色仙子,安静、神秘、美丽、圣洁,躺在蓝天白云雪峰之间,静静地沐浴着阳光,悠闲、自在、大方、端庄、秀美。终于再次明白为何西藏人民要将湖说成是女神居住的地方,如此秘境似乎只有女神才有资格居住。而我如此粗俗凡人能够到此,恐怕是前世修来此福。

湖水的尽头,是雪白的冰川,长长的冰舌几近延伸入水。在蓝白之间的那一临界,仿若可以听见那冰川化水瞬间的“叮咚”之声。这样的化水之声,孕育了潺潺流水,孕育了水草和山林,更孕育了水边的村庄,也才有了巴松错的那一汪的波澜。而新错以女神的姿态,静静地承接着这些冰川所化的水。

在湖水流出的一端,孕育了一大片的高山草甸,这会儿已经泛绿,仿佛可以看到夏天时这儿草地肥美、牛羊成群的画面。草甸的尽头有几间小木屋,现在虽然只有湖泊流水作伴,但夏天的时候,那屋里却是牧民们最忙碌的地方,他们在那里迎接马牛羊的新生命,并保证一出生就喂以最鲜美的奶水,这草甸是马牛羊产羔的摇篮。

仿若有动物在湖两边的森林里,用它们机灵的目光看着我们,在湖边的沙地上有他们来喝水时留下的清晰脚印。我们在湖边尽情玩耍,仿佛返回到了幼年时那长满野花和蜜蜂嗡嗡的海边小村落。在湖边的石头上坐着,阳光温暖着我的记忆,湖水的波纹在我脸上闪烁,那些一去不再复返的时光,那些遥远的孩童记忆,那些父母给予的爱抚仿若重现。

这是个新生的地方,是个生命轮回的地方。新错承接着生命之水,孕育着河流草场、孕育着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的生命。当我们徒步至此,也要开始一段崭新的行程,我们的生命和灵魂也得到了重生。巴松错是天堂的入口,那么在其之上的新错呢?——应该是轮回新生的秘境吧。这或许就是新错之“新”的寓意所在。

许多人都说西藏是个精神或是情感的中转站,多少人赴藏重寻失去的自我,重拾那段过往的岁月。而新错之轮回、之新生,给了在西藏漂流许久的我一个新的灵魂,那不再是对过往的重拾,而是凤凰涅 般的重生。

也许许多年之后,我们还记得新错湖边小木屋里那温暖跳跃的火苗;记得阳光透过雪峰在湖面上打下的一串粼粼波光;记得在小木屋门口顶着风雪守候我们一夜的牦牛……那是新生之火,那是轮回之光,那是新错给予的相互厮守的承诺。

新错边的木桥。
新错边的木桥

峡谷中的美景。
峡谷中的美景

上一篇:昌都伊日温泉:你是谁的天堂   下一篇:玛尼堆——不动的经文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