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西行 走进旷古天风
作者:饶春艳     来源:西藏商报     日期:2010-06-24    点击:77

冈仁波齐山脚下的小镇,一餐馆老板大清早扫雪,迎接游客的到来。

“不到阿里不知西藏有多大。”出发前,一位在阿里呆了10多年的机关干部在电话里对我说。但他补充了一句,“飞机通航后,就不一样了。” 世界屋脊之屋脊——阿里,会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在去阿里的途中,我才发现,它之所以迷人,除了神山圣水,还因交通不便。隐秘在阿里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喀喇昆仑山脉群山之间的苍茫,以及高原戈壁自然绘就的旷古、深远,甚至是洒脱,吸引着一拨又一拨朝圣者和游客。

从拉萨到阿里有两条道,北线1760公里,南线1190公里,我们选择了南线。21日早晨8时30分出发,尽管走的都是国道219线,但路况悬殊太大。21日夜晚到达第一站——日喀则地区萨嘎县加加镇时,饥饿感全被颠没了。感到欣慰的是,沿途看到了不少加班加点铺设柏油路的工人。

萨嘎县加加镇地方不大,却是“五脏六腑”俱全。刚进入小镇,一路问过去,宾馆、招待所都已经客满,而街面的各类饭馆也都挤满了准备用餐的宾客。萨嘎雅杰家庭旅馆的老板洛桑提醒我们赶紧订房,我们去的当天来了一个400多人的外宾团,已经将小镇房间挤满,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间。看了看,5人一间房,类似通铺,还不便宜。

洛桑很是得意自己的生意,他说,旺季一天最少赚1000多元,不愁游客。他还善意提醒我们,第二天如果怕堵车就得早点走,因为会有175辆车组成的旅游车队经过此地。6月22日早晨6时,半梦半醒中听到窗外人声鼎沸,顿时睡意全无,赶紧上路。而刚出小镇,看到了三三两两搭在野地里的帐篷,看来房间确实紧张。

国道219线多处都在改建,随处可见的便道,使我们此番行程实际距离远远超出了书上介绍的数字。而除了壮美的风景,还有便是我对“绝尘而去”四字理解的加深,尘土被车辆翻起,能见度极低,有时不得不暂时停车。所以,有经验的司机绝不轻易抽烟,因为不敢开窗。

出加加镇不久,发现萨嘎县拉藏乡境内正在修建跨河桥,旁边为车辆开出的便道被河水冲垮,一辆可怜的皮卡车被陷河中动弹不得。难怪,更多车辆愿意选择北线,虽然路同样坎坷,但不用担心水毁路堵的问题。当地一位大胆的牧民,连鞋都没脱就跳进冰冷的河水中,探试水的深浅,然后非常神勇地将自己的摩托车扛过了河。

此后的道路,依旧在高原戈壁和荒滩间穿行,却像走进了野生动物游乐园。随处可见的藏原羚、黑颈鹤、旱獭、野狐狸、藏狼等,还有尘土中无法辨清的轻盈身影,似乎不太怕车,有点不屑一顾。

22日傍晚时分,进入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后,我们结束了土路的颠簸,终于看到了宽阔的柏油马路,那种心情,像是在沙漠中极限行走即将虚脱,突然看到一片绿洲,就是那样的感觉。22日晚上10时,我们夜宿神山冈仁波齐脚下,此时,天色刚刚变黑,时差极为明显。当地没有电,一家一台柴油机,到了晚上12时准时停电,宾馆老板特地为我们多发了5分钟电,据说,成本并不低。

昨日早晨出发赶往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狮泉河镇,普兰的大雪天让长跑这条线的师傅很习惯,尽管我们已经看不清前方的道路。宽阔的马路延伸到了狮泉河镇,即将到达目的地时,突然看到了昆莎机场,白色的外观,坐落在阿里地区噶尔县昆莎乡高原戈壁中,此时如处子一般安静。

你好,阿里!这一声默念使我的困顿刹那消散。

责任编辑:饶春艳
上一篇:西藏:推出进藏旅游新线路 缓解游客高原反应   下一篇:藏传佛教各教派在新的历史时期获得继承和发展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