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姓名变化折射西藏社会进步与变迁
作者:德吉 李建敏     来源:《中国西藏》     日期:2010-07-30    点击:66
    不同于藏族姓名中常见的“次旦德吉”(长寿幸福),30岁的卓嘎给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取名“慈丹德吉”,以避免和别的孩子重名。

“尽管念法相同,藏语中‘长寿’的意思也没有改变,但在汉字的写法上却不容易和重名的人搞错。”卓嘎说。

“另外,从汉语角度来考虑,慈有仁慈的意思,丹有牡丹花的意思。我希望女儿以后善良又美丽。”她说。

随着西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如今藏族人的名字也开始变得丰富多彩。由于没有姓氏带来的重名现象越来越让藏族民众感到困扰,并想方设法彰显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创新性地给下一代取一些新奇的名字。

在某新闻单位工作的拉巴次仁给儿子取名叫索朗尼安。在藏语中,索朗是有福气、幸运的意思,尼安则是数字25的意思。

拉巴次仁说:“我儿子是25号出生的,而当时在医院的床位号也是25,我觉得这个数字很吉祥,也很希望这个数字能给儿子带来幸运,所以给他取名叫索朗尼安。中央电视台有个娱乐节目《幸运52》在全国很火,我儿子就是幸运25,希望他将来更火。”他笑着说。

给儿子起这个名字拉巴次仁颇费心思,他分别从藏语、汉语、英语三种语言的角度做了精心的考虑。

他说:“索朗尼安从汉语的角度解释,可以说成索朗祝你一生平安!很吉利!而从英文角度考虑,儿子的名字可以减缩成索尼,和著名品牌sony同音,而据我所知,sony一词最早来自英文的sunny一词,意思是可爱的、阳光般的。所以我儿子的英文名就叫sunny,我希望他成长为一个可爱的、阳光般的孩子。”

长期以来,由于藏族姓名中语言与地域变化相对缓慢,因而具有一定的稳定性。过去父母大都带孩子到寺庙请喇嘛取名字,这些名字的宗教意味就特别浓,如“多吉”——金刚,“丹增”——主宰、掌执佛教的人。有的父母因为贫穷,请不起喇嘛取名,则干脆以孩子降生日当名字,如“达瓦”——星期一,“米玛”——星期二。

最让藏族青年边巴次仁头疼的就是重名带来的烦恼。边巴次仁出生在星期六,藏语中,边巴是星期六的意思,次仁是长寿的意思。他说,在西藏,有太多叫 “边巴次仁”的藏族人。

“我上小学时,班上就有四个叫边巴次仁的,老师只好按年龄大小在我们名字前加上一、二、三、四予以区分。当时我年龄最小,我是四边巴。”他说。

据西藏自治区教育厅官员介绍,每年到了中考和高考,重名现象给他们造成许多麻烦,他们最害怕的是给考生寄错录取通知书。

以出生日取名不但重名多,而且没有个性,因而现在很少再有以出生日取名的了。过去由于经济和卫生条件限制,农村里出生的孩子容易夭折,有的父母以为是鬼神在与之作对,往往会给孩子取一个很贱的名字,如吉嘉(狗屎)、帕嘉(猪屎)、吉珠(狗仔)等。现在,随着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农村婴儿死亡率已很低,这类贱名也很少听见了。

社会学专家说,造成藏族人重名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广大普通藏族民众没有属于自己的姓氏来区分他们的名字。在旧西藏,只有占西藏总人口5%的达官贵人和高僧活佛才有姓氏,而95%的藏族民众是只有名字没有姓氏的。

西藏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所长巴桑旺堆说,西藏和平解放前,藏族的姓氏具有一定特权性质,像阿沛、拉鲁等既是姓氏,又是庄园的名称,而像帕巴拉、策墨林等则是活佛的封号。这些特殊的名字有策墨林·单增赤列、拉鲁·次旺多吉等。

随着西藏和平解放和封建领主的消失,藏族人实现了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的平等,代表特权的贵族姓氏也开始淡出藏族人的视线,而姓氏也不再是西藏贵族的“专利”。

世代务农、现为西藏社会学者的格桑为了表明自己和其他叫“格桑”的人的区别,他在发表论文时经常用“堆龙·格桑”,前面是他出生地的名称,他以此作为自己的姓氏。

西藏社科院民俗专家格桑益西说:“藏族人姓名的变化折射出的是西藏社会的进步和变迁。

责任编辑:德吉 李建敏
上一篇:桥梁垮塌 川藏公路再受重创   下一篇:用静物讲述勇士的故事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