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民居建筑刍议
作者:中国藏学     来源:中国藏学     日期:2010-07-23    点击:92
    根据不同的地势、自然环境、植被种类和生产劳动方式,西藏高原西北地区多为牧区,广大的东南地区多为农区和半农半牧区,东部地区基本为林区。千百年来,以藏族为主体的高原各民族,以农区、牧区、林区的分布方式进行生产生活,因此,这三个区域的建筑也就形成差异,各具特色,本文主要从这三个区域入手,对西藏民居建筑进行简要介绍。 

西藏自治区土地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东西最长相距2000公里,南北最宽处相距1000公里,地域辽阔,自然面貌独特,生态环境复杂多姿。西藏高原西北地势高,气候寒冷,多为纯牧区;东南地势偏低,气候温和,雨量大,适宜于种植农作物,多为农区和半农半牧区;雅鲁藏布江下游和东部三江流域一带是广阔茂密的原始森林,这些地方便形成了林区。几千年来,以藏族为主体的高原各民族以农区、牧区、林区和城镇的分布方式进行生产生活。因此,根据自然环境、植被种类、从事生产劳动的不同,这三个区域的建筑也就形成差异,各具特色。西藏农林牧区民居建筑作为藏族传统建筑的主体,从形制、布局、结构、材料、装饰等各个方面都具备了藏族传统建筑的鲜明特征,故本文主要从这三个区域进行介绍。

西藏高原西北部地区牧民居室是以帐篷为主。虽然牧区可以见到一些土木建筑,但它不是这个地区的主流建筑。西藏传统放牧是逐水草而居,草场往往划分为冬季牧场和夏季牧场等。一年当中几经迁徙,因此牧民的居室选择帐篷是十分合理的,自然,帐篷成了牧区居室建筑的主体。牧区帐篷从质地材料上来讲可以分成两大类,一是毛质黑帐篷,一是布质白帐篷。在冬长夏短的牧区,牧民们大部分时间居住在毛质帐篷中。这种帐篷是用耗牛身上毛根最粗的那部分毛剪下来捻成线编织而成,这种帐篷一律是黑色,在帐篷外观上不加任何装饰。一顶毛质帐篷一般可容纳六七个人。它的特点是厚重、防风防寒,尤其防雨防晒性能特别强,而且耐磨耐熏、经久耐用。毛质帐篷的编织材料和技术完全由牧民自己解决。它的诸多优点使它深深扎根于牧民生活中,成为牧民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牧区居室生活中除了毛质黑帐篷外还有棉布质的白帐篷,这种帐篷里面凉爽,面外美观,携带方便,剪裁缝制也方便。棉布材料幅宽长度大,制作起来可大可小,大的可以做成容纳几十人的帐篷,小的可以做成容纳一人的三角形小帐篷。棉布质帐篷外观往往大加装饰,首先把白色布质帐篷的边沿全部用蓝布条压住,然后在那些白底蓝框中用各种颜色的布料剪裁拼贴成祥云、花卉、动物等图案,把帐篷装点成一个精美的彩色拼贴艺术品。夏季的牧场水草肥美,牛羊肥壮,草原像一块大绿毯铺向天边,赛马会便在这个季节举行,这时一顶顶彩色的帐篷搭在绿茸茸的草原上,宛如仙境一般。彩色的帐篷给相对单调、闭塞的牧区生活增添了美丽的色彩和梦想,从而也折射出藏北牧民在环境恶劣、生产劳动繁重的状态下,乐观、开朗的天性。除了帐篷以外,在藏北牧区我们还能看到一些规模不大的土木建筑,这些建筑是近些年来政府为了改善牧区的教育和医疗条件而提倡牧民定居的思想指导下形成的。由于自然环境、气候等诸多因素,牧区建材资源严重医乏,加上缺乏砌筑技术的传统,交通条件也相对较差,牧区定居点建筑材料多为黄土坯,个别地方用草皮,很少见到纯石材的建筑。建筑结构普遍是平房,门窗偏小,屋内木构件基本不做雕饰。总的来讲,牧区定居点土木建筑普遍结构简单,建筑材料品位不高,内外装饰更趋朴实简洁。

从事种植生产,生活在西藏河谷地带的农民,他们的建筑与藏北牧区建筑虽然同属西藏传统建筑体系,但两者之间还是有较大区别,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西藏农民的生活、生产比起牧民相对稳定,不像牧民那样一年当中数次搬迁。居住地势又比牧区低比林区更为平坦、开阔,因此农民居住比牧民更加集中,这样农村建筑容易形成规模。除此以外,农区比起牧区建材资源丰富,砌筑技术又有传统,交通运输相对方便,对房屋的使用功能也相对要求高,这些因素促使西藏农区建筑发展比在牧区和林区更加迅速。拉萨河河谷、年楚河河谷、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地区是西藏农区建筑集中的地方,从这些建筑的造型、结构、材料以至装饰都充分体现了藏族传统建筑的风格,它们是藏族民居传统建筑的主流。

西藏农区建筑大部分是二层楼带大院或者平房带大院的格局,而且一家一座院子,多户人家住在一座院子里的住房形式很少见。这与农民的生活生产方式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农民大多数家庭有家禽家畜,有各式各样的劳动工具,有饲料燃料和贮存的粮食,这些东西都需要有良好的空间保存,住房带大院的农区建筑形式便适应了这样一个需求。另外,西藏农区建筑绝大多数是土木结构,拉萨河河谷地区,特别是靠近城市的那些农区,石材建筑多,这是因为拉萨四周的城郊花冈岩石材资源丰富。年楚河谷地区和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地区多半是土坯建筑,这些地方地基用石材,墙体用黄土坯。经济实力强一些的家庭建筑一楼用石材,二楼用黄土坯。在三江流域木材资源丰富的农区也有木质建筑。西藏建筑共同的特点是平顶,不管是寺院建筑、世俗建筑还是城镇建筑,农村尤为突出。除了平顶特征外,墙体都很厚,墙面不同程度地向上收分,房顶土层也很厚,加上房子要求坐北朝南,具备了冬暖夏凉的优点。

除此以外,屋檐、门窗、外墙粉刷,墙顶处理,这些建筑外观形式也是体现民族建筑特征的重要方面。传统建筑墙顶处理既简单又实用且美观。墙体砌筑到顶以后,上面整齐地、有间隔地排列一行长约20到30厘米的方形木条,其一头从墙体往外延伸约5厘米左右。在方形木条上整齐地、挨个儿地排列一层长方形青石片,这两道工序完成后,上面压一层粘性很强的黄泥巴,用木板工具拍打成三角形,增加它的坚硬度,泥土晒干了墙体顶部就算处理好了。墙顶采取这些措施以后,可以很好地发挥防水作用。夏天雨水落在三角形的墙顶上很自然地滑落到青石片上,雨水顺着青石片直接滴到地面,这样保护了墙顶不被雨水浸泡,墙面不被雨水冲刷。

藏族传统建筑门窗装饰很特别。门檐、窗檐用排列整齐的双层排列方木从墙面上突出而成,上面挂上彩色短皱帘;门嵋、窗嵋进行彩绘;门框、窗框两侧用宽约15厘米左右的黑条装饰,这样既和玻璃窗、门窗的色彩行成鲜明反差,又吸收了太阳的光芒,增加了室内的温度。门框木构件上雕饰莲花、经书叠落形图案,门板上画有日、月和41字符图案,这种门窗装饰使得藏族传统民居建筑表现出独特的审美情趣。

农区建筑墙体表面处理也是有讲究的。土坯砌筑的墙体表面要敷上一层黄土泥巴作保护,用双手指尖在墙面上画出弧形图案,那图案犹如水面上泛起的涟漪,使墙面显得粗糙、凹凸不平。这种逆反于正常审美心理的处理方式获得了意外的美感效果—古拙、童真、自然。不过劳作者最初的构想不是出于追求美的想法,而是为了墙体表面黄土不易被雨水冲刷。雨水顺着弧形槽沟流下去,改变了它本来的流向,这样雨水冲刷墙面的力度减小,取得了保护墙面黄土的效果。

每年藏历10至11月中旬,农区和城镇要选择一个吉日对墙体进行粉刷,粉刷的颜色主要是白色,另外还有姜黄色、暗红色、黑红花色等。姜黄色的墙面多见于神台、神座;暗红色的墙面多用于寺庙、贵族宅院、政府机关的建筑,还有一些活佛府邸建筑的女儿墙,这是区别于民居建筑的特殊待遇,在等级分明的旧西藏这种待遇民居建筑不可享有。至于黑红条状交替的花色墙体多见于西藏日喀则的有些地方,这是萨迎教派影响大的地区出现的一种现象。除了萨迎寺周围民居建筑以外,青海藏区和四川藏区凡信奉萨迎教派的村庄也以黑红花色粉刷墙体。

西藏农区建筑外观上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楼顶墙角上的经蟠插座。在藏族传统建筑楼顶墙角位置上砌筑高出墙顶水平面长约50厘米、宽约60厘米的土坯座子,它的用途是插经杆,但是从视觉效果上看,它把建筑墙顶原有的平面直线改变成两头高、中间平的凹形,当五彩经蟠插在这些座子上的时候,一种特殊的视觉效果油然出现,对整体建筑起到了点缀作用。假使藏族传统建筑没有墙角的这些经蟠座,楼顶便成为单调的水平直线,失去特色。纵观西藏传统的农区和部分城镇民居建筑,楼顶墙角的经蟠插座是少不了的,而且家家做得很讲究。

西藏传统建筑的室内结构通用木柱子顶大梁、大梁顶椽子木的方式展开室内空间。室内空间高度取决于木柱子的长短,而宽度则取决于大梁和椽子木的长度,即木构件的长度决定室内空间的大小。因此论及住房大小的时候,藏族人习惯上用一柱、两柱来表示。所谓一柱指的是四堵墙中只有一根柱子的房间,一般约15平方米左右。两柱就是四堵墙中两根柱子并排的房间。在西藏古建筑中有四柱八梁殿之说,这是殿堂内部空间用四根柱子顶八根大梁来展开空间而得此名,这往往见于宫殿、寺庙建筑,在民居建筑中是绝对见不到的。从这种房间大小计算方式中看得出柱子、大梁、椽子木在传统建筑结构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因此,藏族民间谚语中常把房中柱子比作家中父亲。半个多世纪以前,在西藏传统建筑中没有柱子、大梁是不可想象的,大到布达拉宫建筑,小到民居建筑都不例外。

西藏传统的林区建筑分布在森林覆盖率较大的西藏林芝地区和藏东地区,这些地区山高谷深,河流湍急,平川、谷地十分少见,村寨大部分坐落在山脚、河边的小块平坝上,这样的地势决定了村寨户数不多,村子规模不大,适合于形成大规模村落建筑的条件在林区很少具备。这是林区建筑的一个特点。

另外,海拔相对较低,雨量较为充沛,年平均温度较高的西藏林区比起高山草原地带和河谷地带更适宜于生长树木,它为林区建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木质材料。因此,林区建筑多为土木结构,也有单一的木质结构。这些民居往往建筑外墙为石砌,内部结构基本是木质,屋内除梁、柱、地板以外,连隔墙也用木材。藏族传统建筑最大的特色是平顶,而林区多为斜顶,还有少量歇山顶。这与林区雨量大的自然环境有直接关系。楼顶防水材料用薄板木材,将长条板子整齐地倾斜排列在楼顶上,用石块压住,作为建筑封顶,这种技术处理虽然有些简单,但经济实惠,适用于林区。一户一栋楼是林区民居的基本形式,两层为多见,底层饲养牲畜或作储藏间,二层住人。值得注意的是,林区建筑外墙墙壁很少有粉刷的习惯,对楼外大院也没有农区那么讲究。院子墙体不高,而且砌石形状自然,基本用原材,不做人为的加工,院墙外的大门也不进行雕饰。林区建筑门窗设计比农区、城镇小,而且制作较为简单。外墙砌筑形式采取方形、长方形,凸形、凹形很少见,这样造成的整体感觉是自然、单一和略显封闭。包括最近几年新修的林芝阿沛新村建筑,尽管材料加工、砌石技术、装修等都有很大提高,但林区建筑固有的特征还是保持不变。另外,林区还有碉楼建筑群,基本上高约十六七米,均为石头砌筑,里面墙壁上有时也见木质材料用过的痕迹,碉楼形状多为圆形,只有一个大门,墙壁上有嚓望孔。碉楼的用途多为古代保护民居和村寨的防御工事,因此不在此文谈论。

西藏的城镇,大多是围绕寺庙发展而成的。城镇的建筑布局,以寺庙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延伸,渐渐扩大,这种方式以拉萨最为典型。拉萨古城是围绕着八廓街中心的大昭寺而发展起来的。市民的住宅多为石砌楼房,它的高度在过去是不许超过大昭寺,楼房的总体外形近似现代建筑,富于立体感,均是平顶,既有浓烈的民族特色,又华美平和。城镇的另一种类型是以宗山为主体而发展起来的。作为旧西藏地方政府辖下的办事机构—宗山,它往往高高地占据山头,山脚下的民居便簇拥和围绕着它而修建,寺庙往往建于山腰或城镇的一隅。这种最典型的实例就是日喀则和江孜古城。

我们前面谈到,在西藏传统建筑中没有柱子和大梁是无法想象的。但是到了20世纪四五十年代,拉萨城内出现了零星的没有柱子、大梁、椽子木的藏式建筑。当时部分大贵族家庭把八廓街上的私人宅院卖掉,在城郊林园内新建起了小型的别墅式藏式建筑。这些建筑是接受了印度北部山区英国避暑建筑的设计构想,结合西藏传统建筑设计而建造成的,它们的出现在西藏城镇建筑史上翻开了新的一页。当时,从印度进口钢材、水泥、玻璃、铁皮、铁钉等建筑材料,用牲畜驮运到拉萨,然后按照印度山区别墅的格调修建小巧玲珑并配有园林的民居。这些建筑外观保持了藏族传统建筑的特色—雕梁画壁,内部结构却大加改进,去掉了柱子、大梁,用钢架大梁承重,内部空间得到拓宽。窗户板加宽加大,并从原来的木板改成玻璃,采光、采暖、密封都得到很大改进,这种建筑形式很快成为拉萨城市建筑的时尚。这种建筑设计思想和建筑材料应用的代表作就是完成于1956年的罗布林卡新宫—达丹民久颇章宫。这座宫殿建筑在外观形式上采取西藏传统建筑风格,大力弘扬西藏寺院建筑华美的外装饰优势,但形制上避免传统宫殿建筑恢宏封闭的气势,强调小巧玲珑的私人别墅韵味,内部格局上讲究功能齐全、方便实用、装饰素雅;主体建筑独立成形,四周绿树环抱,绿草铺地。这种设计思想已经与西藏传统建筑设计思想拉开了距离,是欧式建筑理念融入西藏传统建筑,产生西藏近代建设风格的萌芽。别墅型藏式建筑作品在当时来讲是藏族建筑领域中的前卫作品。尽管也遭到非议,但是它所具备的那些诸多优点使得更多的人持以赞赏态度。但由于当时钢材、水泥等重要建材需要翻山越岭人背畜驮,运输成本高,建筑造价太大,这种建筑形式发展缓慢,只能少数人享用,无法成为拉萨城市建筑的主流。

如今,拉萨城市面积由过去的3平方公里发展到今天的50多平方公里。道路、通讯、供电、排水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完善。仅就拉萨市130公顷老城区改造工程来讲,20多年时间里,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无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都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拉萨老城区内维修、改建后的藏式建筑像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洁净、宽敞的街道两旁,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居民住房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外观上既保持了藏族传统的民居建筑风格,内部结构又适应了现代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要求。这些建筑设计理念既受到20世纪50年代西藏别墅型藏式建筑的启迪,又接受了内地建筑的优点,更加完善和大众化,它已成为城镇民居建筑的主流,在20世纪后期民族化、大众化现代藏式建筑设计理念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也为未来这一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责任编辑:中国藏学
上一篇:徒步桑耶寺至甘丹寺 灵魂回归之旅   下一篇:藏入深闺中的藏式瓦当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