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石头记
作者:二虎     来源:西藏人文地理     日期:2010-07-30    点击:476
    传说

好说歹说让我们上了山,然而顺沟四望,除一些颜色偏绿的石头偶有分布外,想象中的绿玉满沟场面并没有出现


这块羚羊石曾是大峡谷人的一个话题 摄影/雪松

2万?丹增不作声。5万?丹增不作声。7万?丹增仍不作声。2009年深秋的一天,已进入旅游淡季的南迦巴瓦峰观景台游人稀落,派镇边防派出所所长贡秋斜趴在车窗上,懒散而又不经意似地和丹增侃着价钱。见丹增没反应,贡秋也不在意,淡淡一扭头,瞥了一眼正从云汽里露出头来的山峰,便发动警车径直离去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放在丹增面前的是一块外形极其普通的砾岩卵石,但是,在它不起眼的灰色石面上,却有着一幅由白色石纹构成的醒目的藏羚羊图案。丹增指着“羚羊”后蹄上那簇微微翘起的腿毛,有些不甘地说:天生的。大峡谷景区观景台看护人丹增的家就在附近宜淀村的路旁,他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向导,却不擅言辞。贡秋刚才不着边际的叫价显然让他有些气恼,所以他比划着两个指头补充说;少了20万不卖。最初人们都以为丹增捡到了宝贝,消息传得很广,人们不单对石头几十万的价值感兴趣,甚至对于石头上那副为藏族人所熟知的羚羊图案也觉得很神秘。然而,像任何传言都会淡化消失一样,有人指出丹增的石头是假的,和拉萨八廓街上随处可见的生肖石一样是人工制造的。这便是丹增这位大峡谷汉子所有烦恼的开始。而贡秋,不过是众多消遣性地向丹增询价的人中的一个。在大峡谷这个日接待能力过千人的景区里,比起另一个卖石头的人洛桑来说,丹增只能算是客串。

家在大峡谷入口处大渡卡村的洛桑本是四川甘孜州的藏族,早年曾游走四方,在大渡卡娶妻成家后,仍是保留着康巴人擅长经商的特点而卖起了石头。洛桑的石头通体呈绿色,玉化或硅化的程度较高,有的形似石蛋,有的又如屏风摆件,颇具卖相。然而更具杀伤力的是它们的出处和特性,在洛桑的描述中,这些石头都是从南迦巴瓦雪峰脚下的隐秘处费大力气开掘出来的,绝对是天然的。而且这些石头还被暧昧地冠上了绿松石原石的名份,身价自然不菲。和丹增一年多来抱着一块石头待售的情形不同,洛桑的石头颇受欢迎,曾创下过一月之内卖出4万元的佳绩。后来丹增私下告诉我说,那些石头根本不是来自南迦巴瓦峰,而是米林县南伊和金东等山沟里的,丹增还告诉我说:“等冬天枯水的时候,要开拖拉机去搞几车回来。”听丹增如此轻松而又信誓旦旦地描述,一幅布满绿色石头的山谷形象无可救药地驻留在了我的脑海中。我问丹增那羚羊石又是怎么回事,他说那块石头是别人托他卖的,且说好了底价,并讲好了有两成的提成。见他如此老实地交待,我把本已经放在嘴边的“假石头”三个字又一口吞了回去。其实,金东沟并不以石头出名,至少我知道关于这条山沟最早是因为列山古墓和藏区名纸”金东纸“而出名。

赫赫威名的列山古墓被当地人叫作魔鬼的屋子,一入金东沟口便能远远望见,一排一排的,不像陵墓,倒像是修在山坡上的工事。金东沟的第一印象和丹增描述中的满沟“绿松石原石”所应有的景象相去甚远,沟口一带的水色和石头都呈现出一派锈黄,估计是沟里有富含某种金属矿物所致。好在沟口桥边立着的一块牌子让我们稍有信心。那上面写着:“禁采奇石。” 经当地人的介绍和指引,原来盛产奇石的地方就在距离沟口不到一公里的秀村。听说我们是来看石头的,村民们都说上不去。原来这条沟已经被矿产公司承包下来开采铬铁矿了,闲杂人等除非是得到矿长或是乡支书的同意,一律不许把车开上去。好说歹说让我们上了山,然而顺沟四望,除了一些颜色偏绿的石头偶有分布外,想象中的绿玉满沟场面并没有出现。陪同我们寻石的当地人拉巴次仁觉得有些没颜面,他告诉我们:村民说前几日就有一辆东风拉着满满的石头出去了的。守矿的人对此不置可否,他倒是指点我们应该到秀沟沟口汇入金东沟的地方看看,兴许还能找到一些漂亮的小石头。

林芝波密县的达巴村是我们寻石之旅的第二站,在一本关于波密的宣传画册里有关于此地盛产“盘龙石”的图片介绍,不过到达达巴乡帕隆藏布江段实地考察后才知道,所谓的盘龙石就是江中的石头被水流和挟裹的石沙等长期冲刷而成,帕龙藏布江所流经的地方地质活跃,因地震或山崩垮塌而流进江中的巨石无数,其中确也不乏被大自然塑造得有些像“龙”形的石头,但那是拿不动的,更别说放置在家中或拿在手里把玩了。再说,要找这样的江石,在西藏似乎也太多了。带着明显的失望,我们一行三人的寻石小组不禁有些气馁。莫非,那些令人有些心痒的石头都只是传说?

传统

在青藏高原的历史上,石头和藏民族之间所建立的密切关系,从来是从石制工具再到石头崇拜

石头能够和几百几千几万的价钱之间画上等号,这是大峡谷人旧时从未意识到的新价值。在青藏高原的历史上,石头和藏民族之间所建立的密切关系,从来是从石制工具再到石头崇拜,进一步从生活现实、民俗文化以及宗教信仰等方面细分,石头和藏民族的关系可分为两大类:

第一层关系应该从日常生活实用的角度去划定。比如石质的工具和器具,大峡谷一带人家如今仍普遍使用的石臼、石锅属于工具的范畴。偏向于珠宝一类的化石如珊瑚、蜜蜡等是作为服饰装扮来使用的。另外,石墙石砖等是作为建筑材料。矿石等是作为工业资源,不过是较少被民间所接触和占有。高原人与石头的另一层关系和信仰有关。比较显著的是大石崇拜遗迹,这类遗迹多出现在藏北大草原,在地势空旷的山头制高点,河源开阔地,早期人类聚居地及其附近的墓葬地和祭祀地等处,有以立石、柱石为主要材料所构成的图案形遗址分布,其中十字形、圆圈形、点簇形和线形都有。这些具备早期草原民族原始信仰色彩的崇拜方式被称作大石崇拜。

白石崇拜是反映高原民族与石头关系的另一重要形式。白色象征纯洁、光明,石头有久远坚固的含义,所以不同的高原民族几乎都认为有神灵寄居在白石之中,而将白石垒砌在屋檐四角、堆放在窗台或是村界路口、山垭口等重要的地方,有构成针对魔鬼世界的防卫含义。

玛尼石是高原第三种被普遍认知的宗教符号。玛尼石的历史非常长,早至象雄时期的苯教就有。玛尼石应该是大石崇拜的一种延续,只是早期大石崇拜主要体现出自然崇拜时泛神灵信仰的特色,大石上的符号也倾向于写实,典型的代表就是蒙古及中亚大草原上的鹿石。而玛尼石则主要以经文和佛像为主,它是藏传佛教大众化时代的衍生物,之所以多出现在野外,也说明就算藏传佛教占据信仰的天穹,但早期原始宗教的特征在高原大地仍然存有它的痕迹。

第四种和高原民族宗教信仰相关的石头被称为“然炯”,意为“天生石”,这在寺院里较为常见。最通常的形式是石头上有一个脚印、手印、或天生的佛像,或是藏文文字。这类石头有的是单体出现,有的是洞窟石壁上的某一局部,虽然不胜其数且难以在天生和人为问作出判别,但这并不妨碍民众对它们的崇拜。在上述提及的四种石头里,“然炯石”有点像是内地收藏石玩家所玩的象形石和画面石,只不过然炯石的选石标准几乎都限定在了佛像、佛足佛手、藏文文字等方面。


浴女(属怒江石大类之彩石系)
属怒江石大类之彩石系类中的画面石,天然石纹所构成的画面形似浴女而得名。

玩家

如果你期待着这些石头能够像内地收藏石那般的疯狂,那般的价值百万千万,那就没有乐趣而只有钱趣。所以,没有市场或许是一件好事,它既能让这里玩家获得来自石头本身的美感和享受,又能对西藏的石头资源形成保护。

高原民族以往甚少注重到,在宗教用途和日常用途之外,将石头作为一种天然的艺术品去发掘去收藏把玩甚至交换交易。但是在今天,在汉民族文人文化的土壤中形成的所谓奇石、雅石、文人石等文化,以及由此而来的收藏石产业,已经逐渐地影响到石头资源丰富的西藏了吗?这里正在慢慢形成相应的收藏和交换的人群吗?

西藏不缺乏石头玩家,其中一个颇具影响力的资深玩家就是黑哥。黑哥玩石头有着天然的优势,自小自治区地质队长大的他子承父业也干地质,近三十年的野外考察经历也使他走遍了西藏的山山水水,同时也见识了西藏丰富而奇特的石头。听完记者讲述大峡谷石头传说并看过照片后,黑哥认为,那块所谓的羚羊石作假的可能性太大,而且他还告诉记者这种假石的制作方法,就是用劣质的染发水在描好图案的石头上腐蚀而来。黑哥继而指出;这种情况下单出现在石头里,藏刀、藏獒甚至唐卡、仿古玩都有。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有心人将产自各地的所谓奇珍异宝,由原来倾销至八廓街改为投向了乡村,期待着一些具有文物收购心理的人,在乡村这种相对放心的环境里头脑发热去超高价购卖。当然,实现销售后,当事人和受托人之间会接比例分成。大峡谷的丹增应该就是这样一个委托的卖主,但他有可能俨然不知内情,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在出售一件宝贝呢。而当记者问到近年来在内地被炒得火热的收藏石在西藏的情况时,黑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他补充到:这种空白的背后却是西藏收藏石资源的异常丰富。对于西藏石头的描述只能用简化版本。总体说来,西藏石头种类繁多,几乎全国收藏石中有名的石头都能在西藏找到相应的或替代的品种,比如藏北无人区就有不逊色于内蒙古的戈壁石、风砺石、玛瑙石,而类似于灵壁石,黄腊石等的替代品种藏北也有分布。雅鲁藏布江、怒江等大河川则孕育有形态非常齐全的雅江石和怒江石,它们无一不是涵盖“画面石、彩石、江石、造型石、意象石”等于一体的大石种。另外,西藏还有不少仅属于高原的独特石种,比如冰川石中的冰蚀石、火山融岩、结核石以及仁布软玉等。与种类繁多特点相对应的是西藏的收藏石存量丰富,青藏高原作为地球地质史上最年轻的高原,频繁的地质地理活动为石头生成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沉积盆地和湖盆、河谷及裂谷地带、高原风化和沙化区等等地形内,都储藏有丰富的石头资源,加上在内地蔓延得几乎疯狂的收藏石开掘现象至今还没有在西藏上演,所以这里不单石头存量可观,石头的品质也普遍优于内地。然而,西藏地域广阔交通不便,加上藏民族对于自然的敬畏和保护等意识的影响,也便得西藏收藏石的获取成本较高,这是想要获取西藏奇石所受到的重大限制。另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是,藏民族文化中对于石头收藏这一类雅趣并不太注重,玩石人群的基数很小,市场也无法形成。然而,对于一个真正的玩家来说,没有石头市场,就从自然中去取,完全靠自给自足,把石农、运输者、贩售者、收藏者、、鉴定者等等角色全部担当于一身,没有同好,就发展自己的同事、朋友,彼此之间通过赠送或互换来形成一个圈子。没有交易则可以把石头带回内地去,以石易石以满足自己对其他石头的收藏欲望。如今,以黑哥为纽带而形成的西藏一帮石友,基本上就在这种原始的状态下自娱自乐。“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玩石头是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期待着这些石头能够像内地收藏石那般的疯狂,那般的价值百万千万,那就没有乐趣而只有钱趣了。所以,没有市场或许是一件好事,它既能让这里玩家获得来自石头本身的美感和享受,又能对西藏的石头资源形成保护。”这是黑哥的总结。


古拉石(稀有品种)
石质坚而沉,石表铸纹密布,且造型各异,仅产于林芝南部河谷。

市场

拉萨以八廓街为中心的古玩市场中并非没有石头出售,如果你有心去寻找,名堂还很多。


走南闯北过的洛桑介绍起石头来有点“当仁不让”的驾驶 摄影/雪松

拉萨以八廓街为中心的古玩市场中并非没有石头出售,如果你有心去寻找,名堂还很多。八廓街差不多的摊铺中都会有些生肖石,但那几乎无人问津。最多的是化石,多在有门面的古玩店和旅游纪念品商店里,一般是来自日喀则定日县境内的菊石。西藏的化石比较有名,除定日外,全区境内尤其是藏北地方非常普遍,除广为人知的菊石外,有时还能寻到兽类头骨化石等,藏医中经常用到的一味材料一一龙石也属化石之列。西藏化石虽多,但都不怎么成形,品相较差。


冰川石(属冰川石大类之冰蚀石)

矿石是八廓街上另一个种类,但数量较少。有一些矿业或珠宝公司所经营的店铺里,有品相十分华贵的类水晶矿石等出售,不过,像黑哥等懂得西藏石头的人都认为,这些石头称不上是西藏石头,它们多来自格尔木等地,并且多经过人工加工,称不上天然了。除此之外,深受藏族喜爱的绿松石在这里也有很多的店铺售卖,他们多来自中国绿松石的最大原产地湖北郧县。如果有运气,还可以在一些地方遇上由朝圣者带到拉萨的石头,各种散玉、雷击石或比较少见的化石等。不过,这是一个针对游客的市场,它不是由真正的石头玩家们支撑起来的。  这种收藏现状引发的反应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以黑哥为代表的真正玩家们认为这样的环境可以让收藏更加纯粹,比如他自己,就从原来的注重石头的造型和图案,转而关注到了石头收藏的其他方面,比如石头的种类是否齐备,石质的好坏等,而一些模棱两可甚至牵强附会的所谓形和纹则成为了次要。黑哥甚至为自己的西藏收藏石制定了目标,他要集齐100个精品石,也就够了。黑哥也不觉得这100个石头有多难,他甚至说有些很好的石头你实际上早就得到了,但你没有发现其妙处。而没有发现其妙处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或许是你还不具备发现石头之美的敏锐度,又或许是有些石头最初获得时,与那会儿流行的天价石头并无相同之处,就被忽略了。总之,石头收藏和其他收藏是一样的,不要太当回事,尤其是别太把自己的藏品和它的市场价值联系起来,兴许你就能找到你喜欢的石头。

上一篇:用静物讲述勇士的故事   下一篇:西藏体育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