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羌塘藏羚羊
作者:刘通     来源: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日期:2010-06-29    点击:172


藏原羚并不很怕人,经常可以在离路边几十米的距离内见到它们。见到飞驰的汽车,
它们就会跳跃着跑开,露出心形的白色屁股,这是一个警告同伴的信号。刘通/ 摄

 

藏北冬天的清晨,我们的越野车在蛇形的小路上行驶,播放器中播放着悠扬的歌曲,眼前是广阔的高原,天边黑色的山峦上面是金红色的云,头顶钴蓝的天空中还镶嵌着星星。路边不时跑过三五成群的藏原羚,跑出不远,它们就停下,扭头看过来,像是正在等我们。作为WCS中国项目的成员,这是我们羌塘南部冬季生物多样性调查的开始。

雄壮的身体,厚实光洁的绒毛,乌黑的脸和四肢,直插蓝天的双角,那就是繁殖季节的雄性藏羚羊!它低下头,双角冲前,发狂一样的奔跑起来。这头公羊正值它生命中的鼎盛时期,沸腾的荷尔蒙使它不顾一切的炫耀着。它突然停下,激动地抬起尾巴,露出白色的毛,头向前伸直,随着响彻山谷的吼声,口中喷出一股白色的热气!鼻子两侧的囊能帮助它发出异常洪亮而低沉的吼叫。

起初,其它几头公羊在低头假装吃草,其实它们根本没有心思吃任何东西,它们已经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积累了足够的能量用来挥霍,做出这样的动作只是在掩饰心中的激动!这时,其它公羊也疯跑起来,口鼻中急促喷出的热气看起来就像是一列列火车。4500米的海拔和凛冽的寒风使它们更加奔放。这一切都是为了显示强健的体魄,因为用剑一样的双角搏斗是极危险的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它们是不会拼死一搏的。与此同时,母羊们正在注视着这一切,它们正在挑选心目中最强健的公羊。公羊则极力想要留住经过的一小群母羊,然而只要它们有一丝不情愿,公羊是毫无办法的。毕竟,母藏羚羊一旦受孕,就要在接下来的一年中花费巨大的精力来孕育和抚养小羊,而在一生中这样的机会只有5-6次。


在冬季交配季节之前,即使在附近没有母羊的情况下雄性藏羚羊也会不停的相互追逐,
毕竟尽早知道自己邻居的实力不是件坏事。 赵怀东/摄

 

现在正是11月底,藏羚羊们正在为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作准备,WCS中国项目的三名工作者正在不远处注视着它们。周围响彻着公羊的吼叫声和蹄子拼命踏地的奔跑声。这是位于西藏那曲地区申扎县马跃乡的色林错南部边缘,一千多头藏羚羊散落在草原上,这里的羊并不太怕人,抑或它们无暇顾及到我们,因为这短暂的一个月对它们来说太重要了。这是一个令人激动地季节,目及之处都是活跃的藏羚羊,这让人有种穿越时空,回到了20世纪以前的感觉。但是,从前西方探险家纪录的1.5万头或更多个体形成的大型群已经在过去几十年间消失了,这使我们不能对它们曾有过的数量和行为模式进行研究、保护和管理,这一机会的丧失令人扼腕。

要调查岩羊和它们的主要捕食者——雪豹的分布状况就需要出点力了,我们必须进入它们的栖息地——荒凉的石山和陡峭的岩壁。雪豹在行走中,会在山路上、悬崖底部、溪流汇合处、突出的巨石旁以及其它明显的地方留下特别的刮痕。这些刮痕和足迹、粪便可以粗略的反映雪豹的相对数量。我在沿着一个悬崖底部寻找这些踪迹的时候,看到上方有一个自然形成的石洞,这是一个寻找雪豹踪迹的好地方,因为雪豹或其它野生动物可能在此躲避恶劣的天气。果然,在洞中我找到了一块比较新鲜的雪豹粪便,其中岩羊的毛团清晰可辨,这些接近白色的毛呈细小的波浪形,而且中空,比较脆,能轻易折断。另外还有鼠兔的骨头和一些我无法分辨的骨头碎片。

更高处一个巨大的鸟巢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爬上去想仔细看一下。这是一个高山兀鹫的巢,看起来就像是用垃圾做的,它们把所能找到的东西都堆在一起,羊角、牛粪、哈达一应俱全。离巢三米左右的一块石头已经被它们的粪便染成了白色,那里应该是它们平时休息的地方。天空中盘旋着两只巨大的高山兀鹫,想必它们就是这个巢的主人,它们的视力极佳,现在肯定正警觉地打量着我呢。高山兀鹫家族在羌塘兴旺发达,它们的存在起到了高原清道夫的作用。


在岩石嶙峋的山上灵巧行走的岩羊。

我沿着悬崖继续向上爬,在海拔4940米的地方,我从山脊的一侧探出头来,一群岩羊突然出现在二十米远的地方,因为风太大,它们并没有听见有人从山的另一边爬上来了。接着它们中间出现了一阵骚动,向后退了十几米,站在那里看过来。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看到他们在阳光下赭石色的眼睛,这14只岩羊中有两头长着巨角的公羊,6只母羊,其它都是一至两岁的小羊。公羊巨大的角显示着它们常年良好的营养状况,光滑的双角微微向上后即向外伸展,角上端向后弯曲,然后角尖向上卷曲。通过双筒望远镜可以数清楚大角上的“年轮”,两头公羊分别为五岁半和六岁半,正值壮年。尽管岩羊在这一地区并不罕见,但是能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并与它们相处一段时间还是令我兴奋。岩羊拥有低矮结实的身体和强壮的四肢,这使得它们能够在岩石嶙峋的地带行走。雄性岩羊体格强壮而且俊美,靓丽的毛呈灰棕色到暗灰蓝色,因此英语中称它们为Blue Sheep,身侧一条黑色的条纹明显区分了身体背侧和白色的腹部。我的存在使它们有些紧张,它们走走停停,两头强壮的公羊始终保持在队伍的最后。也许是因为在这种岩石地形上比较有安全感,它们并没有快速跑开。就这样平行走了一段后,我们不得不说再见了,越野车还在数公里外的山脚下等着呢。


雄性藏羚羊。

羌塘保护区是仅次于格陵兰国家公园的世界第二大保护区,面积几乎等同于德国。在地球上存在着一些独一无二的地区,它们必须保持着原始的状态,不受人类的干扰,而且作为一个国家的自然文化遗产,保持原状,不作任何妥协。北部的羌塘就是这样的一片土地。

交配后的雌藏羚羊能否得到足够的营养从而顺利的怀上小羊?飞扬跋扈的雄藏羚羊会不会因为消耗了过多的能量而无法熬过这个冬天?十二月份里雄性岩羊激烈的打斗场面是怎样的?……羌塘的魅力就在于她的野性和残酷,使人刚刚离开就计划着再一次回到那里。

上一篇:转经八廓街   下一篇:年木乡的千年核桃树

评论留言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注意:(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可以匿名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